2010上海中考

2019年04月08日 13:46

字号 :T|T

    面对今年多数高考作文题,我感觉自己就像那只可怜的兔子。我最想表达的感受是:在这个奉行丛林法则的社会里,我真的不需要因此学游泳,更不需要每次都跑过大灰狼,多数时间我跑过其它兔子就足够了。

   2009年的高考有点特殊:全球性的经济危机还没见底,甲型流感仍在蔓延。除了这个大背景,高考的人数今年总体上下降了40万。这一群90后的孩子(绝大部分)在今天开始了他们人生的首次大考。这是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尤其对于出身底层的孩子来讲。这么多年来,有众多人通过高考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自己家庭的命运甚至家族的命运。高考扮演了一个促进阶层流动的无可替代的角色。

    (东北话考试过不了四级,有可能听不懂什么意思呢?)

    教育领域积弊丛生,归结其原由,一是政治化,二是行政化,三是工具化。

    发挥引领作用”

    当今时代科学技术迅猛发展,生产高度发达,这固然为人类带来了高度的物质财富,极大地改善了人们的生产条件和生活质量。但是也带来了环境的破坏、资源的浪费,特别是使一部分人滋长享乐主义、个人欲望无限膨胀、道德水准下降。因此,有识之士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就呼吁人文精神的回归。英国在上世纪80年代初就首先推出STS课程,即科学、技术与社会课程,把它作为公民的必修课。要教育中学生了解科学的本质、科学和技术的关系、技术和社会发展的关系,避免技术至上主义对社会的危害。大学通识教育一直被世界著名大学所关注,如麻省理工学院这样的工程院校,通识教育占了很大的比重。大学都在强调大学生要拓宽文理知识,以提高大学生的人文素质。

    周济上任的6年间,正是教育进入新世纪、应对新挑战的时期。“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成为他工作的“压力”和“动力”。

    选拔、使用、为师:官吏思想教育的路径。封建官吏的特殊身份和角色背景,决定了对其进行思想教育的路径具有自身的特点。首先是在选拔过程中进行思想教育。中国古代社会的官吏选拔,占主导地位的有两种方式:一是察举制,一是科举制。察举制是通过他人举荐选拔官吏的一种制度,科举制则是通过考试选拔官吏的一种制度。无论是察举还是科举,都有个选拔标准,这个标准充分体现着统治者的意志、愿望和要求。其中不仅有能力上的要求,还有品行上的要求,而品行上最根本的要求是忠于统治者。比如汉代察举中的举孝廉就是典型的例子。孝廉是孝子和廉吏的简称,汉代统治者认为孝是“‘百行之冠,众善之始’,廉是为官之根本,民之表率。”官吏行孝在家族,可以推及在朝廷忠于君主,而廉洁既可以减少行政成本,又可以净化风气。统治者的意志、愿望、要求同样体现在科举考试的内容之中,诸如《孝经》、《论语》、《礼记》等。对官吏选拔中的教育,体现为两个过程,一是学习过程中的教育,无论是察举还是科举都要求认知德行标准,这就是一个教育过程;一是选拔过程中的教育,无论推举还是考试,当事者都要深刻领会德行标准,因而要深入接受教育。其次是在使用过程中进行思想教育。这同样分为两个方面:一是考课的标准,一是实际的奖惩。为了更好地发挥官吏的作用,必须对他们履行职责的情况进行课考。而考课标准则发挥着双重作用,一是实际考课的依据,一是对官吏进行教育的内容。考课标准就包含着德行要求,它对官吏发挥着现实的教育作用。实际考课则发挥着更为现实的思想教育作用:能够按照德行标准做事的人受到奖赏,反之则受到贬降或解职。第三是“为师”过程的思想教育。中国古代社会有“以吏为师”的传统,这有双重意蕴:其一是让官吏为民众当老师,其二是让官吏为民众做表率。“以吏为师,秦制也”。汉代要求官员以身示范为民众做表率。官吏面对民众无论是为师还是表率,都需要进行自我陶冶,这也即我们今天所说的教育者先受教育。

    希望用传统文学修缮人格的鲍鹏山,很快成了上海图书馆的“名角”。他时而幽默,时而辛辣,情动之处禁不住手舞足蹈,但凡“遇”小人,又常常是一针见血,直指人性。渐渐地,诸子百家跳脱文化的束缚,成了一种雅俗共赏、老少皆喜的精神食粮。更有甚者,上海师大的学生在讲座过后,主动要求投于鲍门下,报读他的研究生。

    应该说,在高考的名义下,在一切为考生着想的口号下,社会经历了一次非常态的考验。为了“绿色护考”,禁止试区附近施工;为安全所计,考点附近马路封路;即使不得不通过考点的车辆,也被禁止鸣号。有的家长甚至还要求试区捕捉麻雀,还自愿担当协管员,拦截过往车辆,生怕这些响声造成干扰。乍一想,这些措施颇有道理,毕竟对考生而言,一生一次高考非同小可。然而,细细琢磨,不免生出疑问:在平时,难道我们不该“绿色环保”?难道平日里噪声就该“无所顾忌”?从某种角度说,高考期间所采取的措施,应当是社会常态,而不应成为高考时对考生的特殊优待。而将高考视作“社会考”,在某种程度上,正是反映了社会对这场考试范畴的“扩大化”。

    现在把我们的意见摘要如下,归纳起来是“一二三四五”, 很希望其要点能在《规划纲要》的最后版本中有所体现。

    同济大学国际文化交流学院院长蔡建国表示,只有让老师安下心来,不必为自己研究经费四处奔波,教育才会有序发展。

    蒋昕捷是在妈妈的电话中得知自己的作文得了满分,他说,当时很难形容自己的心情,因为用古白话书写高考作文,能否得到阅卷老师的认同,心里也没个底,但他坚持认为,写这样的故事用古白话更恰当,表现历史人物更生动,当然自己运用起来也更自如。刚拿到题目时,他觉得这次作文题目入手比较容易,但要写好很难,当做到现代文阅读时,文章中恰好提到了赤兔马,他一下子像见到了老朋友,随之吕布和关羽的形象也浮现在脑海中,他联想到这两个人物都与“诚信”相关,可以用到作文上,但如果单纯做成人物评论,作文就缺乏感染力。接着他想到赤兔马早年跟从吕布,后来又追随关羽,关于“诚信”的话题,它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于是就编撰出赤兔之死的故事。整个写作花了50分钟的时间。

    不少中学语文老师对记者说,从上海的语文高考甚至中考命题看,一般很少在试卷里出现应用类文体考题;即使偶尔出现,也是以小题目的形式穿插在现代文阅读理解中“走过场”。显而易见,应用读写能力的考查在考试总分中所占比例过小,是导致老师讲应用文“蜻蜓点水”的根本原因。难怪,对今年难倒广东省13万考生的那道图表应用题,有部分语文老师盛赞题目出得好,考出了学生水平,也考出了教学问题。

    朱清时(笑):去年,我在会上还呼吁取消重点学校、重点班,《纲要》也提到了。另外,《纲要》提到教师的工资不得低于公务员,这也是去年我努力呼吁的。去年我们为之奋斗的事,现在都有了结果。国家在进步,教育也在进步,特别是高校去行政化,这一步迈得很大,半年前我提出来的时候,都不敢梦想现在就会有结果。

    4.鉴赏评价 D

    这是绿叶对根的情意

    不过,需要指正一点的是,由于网站组织者、抗议者都是高中生,在中国,高中教育暂时不属于义务教育阶段,而是基础教育阶段。所以与义务教育的法律法规均与高中教育不沾边。但关于高中阶段补课是否合理,根据年初新华调查的说法来看,“广东省教育厅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教育部门对补课的态度也是明确反对的,然而迫于高考的指挥棒、社会的需求,完全禁止学校补课似乎不现实,但是收费性补课是绝对不允许的。”(《三令五申禁不住广东中学年关补课忙》,新华网广州1月24日)可见,原则上而言,教育部门是反对高中阶段补课的,尤其是学校组织的有偿集体补课。

    其三:先生也想趁未糊涂之时,声明身边随侍左右之人,尽管和和睦睦。但有一句丑话在先需说清楚,无论时间是长是短,人员是男是女。他(她)们只代表他(她)们自己,是好是坏他(她)们自己背着。不能假传圣旨指鹿为马,更不能顺坡下驴张冠李戴,免得身后闹出个笑话。其实先生多年早已金刚护身超脱饮食男女,俗界谈资已不在计较之内。

    4. 微生物的生长 微生物群体的生长规律 影响微生物生长的环境因素

    三是天然的就业优势。职业教育以就业为核心,广泛开展校企合作、工学结合,很多学校遵循“一年学基础、一年学专业、一年顶岗实习”的培养模式,十分注重学生的动手能力。此外,职业教育专业设置紧跟市场,学生毕业后进可升学,退能就业,选择灵活。

    既因自己的政治抱负未能实现而感到遗憾,又为自己心地纯洁而问心无愧,可以说其崇高的政治志向至死不变。

    汉字通过记录汉语所承载的历史文化信息十分厚重,是古代文化的核心部分、主体部分,没有汉字,继承传统文化就会成为一句空话。

    3月2日教育部举行的发布会上,教育部学生司司长王建国表示,高考制度要坚持,但必须改革。他表示,千校一张卷子是不行的。王建国提出两个基本原则:一是高考制度要坚持,因为高考是国家保障社会公平的一项重要制度;二是高考的内容和形式必须要改革,中国要逐步建立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的招生考试的新机制。

    6.懊恼瞬间——克莱默换道失误丢金牌

    接到记者电话时,著名的“抗非典英雄”、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长钟南山院士正在赶往广东东莞的路上。半个多小时的采访中,虽然他谦虚地称自己“隔行如隔山,没有深入研究过中国教师待遇这个问题”,但其实这正是我们期待着的“旁观者清”,从非教育领域为教育问题开“药方”。事实上,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两会上的“活跃人士”,钟南山对教育的问题,一直有自己的思考。

    ①高级中等教育阶段参加省级体育竞赛获单项前六名或集体项目前三名的主力队员且在报考当年经省专项测试认定合格的考生增加20分;

    这个事北大办对了!办得好!

    记者了解到,中等偏上的二等作文历来被视为作文平均得分的“参照物”,上限的提高也有望拉动今年作文平均成绩。“今天我批改了200多份作文,发现考生的得分要比去年偏高,和其他老师也进行过交流,发现多数作文分数都集中在40到43分之间,而且上50分的考生就占到一大片,而且我还发现了接近满分作文的佳作,但并没有打满分。”张老师说,首日大规模作文阅卷,老师们都普遍谨慎,但还是出现了众多高分作文,可据他所知,满分作文还未出现。

    为此,每每望着春运期间人满为患的机场、车站和排成长龙的购票队伍,我都会为年文化在中国人身上这种刻骨铭心而感动。春运的人潮所洋溢的不正是年文化的精神核心--合家团聚吗?还有哪一种文化能够一年一度调动起如此动情的千军万马?能够凸显故乡和家庭如此强大的亲和力?

    每个学期末,学生要对老师进行教学评价。龚民对每个老师的评价都非常谨慎,每作一个负面评价后,他会主动问老师会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完全不像一个只有11岁的小孩,班上同学也不把他当小孩看。”

    “见义勇为”永远是一个时代命题。

    经济刺激手段之外,河北省文史馆馆员王习三认为,教师还应多熏陶一些传统文化,除去浮躁、提高师德。“从小父亲教我八德:‘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做到这八德才算是合格的人。”

    还有信什么呢,信评价标准。教师上课就是怕评价,评价就好像是孙悟空脑袋上的紧箍咒。我参加过一些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的论文答辩,有时我看那论文中评价一节课有三十几个指标。三十几个指标,多少项目?一级指标,二级指标,教师微笑几次,学生微笑几次……我想这叫什么课?我也听过一些评课教师的高见,如:这节课如果让我来上会怎么怎么上,我想这大概不叫评课,这是评课人自己的亮相、自己的诉说。任何一种手段都不是万能的钥匙,所以在这些方面我们自己要有清醒的头脑。

    另一方面,以贾平凹、韩少功、阿城、王安忆为首的寻根派也试图在传统与西方之间寻找当代文学之根,但很快,1990年突然发轫的“新写实”主义将显赫的先锋派、寻根派们逼入尴尬境地――通过较为轻浅的文字,关注日常生活的鸡毛蒜皮,“新写实”把那些被先锋派极端的形式、晦涩的语言、抽象的观念搞懵的读者重新拽回鲜活的故事现场,也用讨巧的城市题材把寻根派们故作高深的乡土文化轻松消解,于是,先锋们立即转身向古老的历史和故事求救,苏童的《妻妾成群》、余华的《活着》、《许三观卖血记》……及至《兄弟》,即无形式、更缺内涵,尤其缺乏对当下时代精神深刻洞见的先锋派已成昨日黄花,整个当代文学亦显得浮躁、凌乱、疲敝不堪。

    为了给老师讲清楚茂名如何实行绩效工资,校长打了个比方:

    在各种振聋发聩的诘问中,3年来的中国文学似乎“好转”,一个特殊现象是,鲁迅文学奖、矛盾文学奖持续在读者中间掀起热浪,获奖作品因此走红。但北大教授、文学评论家张颐武无奈地说,“正因为文学的日益边缘,才使大奖成为人们关注文学的理由。这正是中国当代文学的可悲之处。”

    再次,降30分录取并不能保证北大录取到真正的人材。北大此举无非是想改变一考定终生的弊端,让那些能力强,平时成绩好的学生,避免高考发挥失常而与北大失之交臂。实践中北大的理想主义,必将被中学校长的现实主义击破。对于一些名牌重点中学来说,那些成绩拔尖的学生,考取北大与清华本就不成问题。学校为了争得更多的北大录取名额,这部分学生学校一般不会推荐,而推荐的重点是那些处于北大、清华录取线边缘的学生。如此,北大录取真正人材的愿望只能是一厢情愿。

    凌晨两点,朱永新还在回记者短信:“关于温总理教改意见,我有一些思考。”

    一是材料选取寓言故事,为考生续写、新编故事预留想象空间,让学生在“精骛八极,心游万仞”的想象里完成高考作文。如,2009年全国Ⅰ卷“兔子学游泳” 材料,就有许多学生,根据试题提供的情景编写与之相关的故事,或以小兔子的身份给“妈妈”写信等。二是材料启发考生联想相关生活、故事等。

    王元华:我们的语文教学从小学到大学,就没有把有理有据这个观念立起来,这是最根本的问题。我们要让学生自己给出“有理有据”的答案,然后和同学做比较做选择,哪个更好,哪里更好。

    《新华词典》言简意赅地把“语文”注为“语言和文字”,也指“语言和文章”或“语言和文学”。总而言之,学生们学习语文,是培养表达、阅读、写作等方面的能力,同时,也是在培养人文精神、对爱与美的感知能力。中国高等教育学会语文教育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徐林祥在谈及语文教材的内容选择时表示,语文教材的改革是一个前行的过程,“ 这‘前行’,表现在语文教材文本选择方面,就是教材的编者对教材文本选择已达成共识,即‘文质兼美、适合教学’。 ”

    坚持以人为本,要以教师为本,更要以学生为本。一方面,教育肩负着向受教育者传播“人是根本”理念的使命,使他们在被尊重、被关心、被信任中学会尊重人、关心人、相信人;另一方面,教育与管理都应目中有人,心中有情,充分体现对被教育者的尊重和关注,着眼于他们的健康成长。以学生为本,首先要真正关心爱护学生。要把师爱作为师德的灵魂,把教与学的过程变成师生的心灵交汇、情感交融、情神共振的过程,拓宽爱的视野,提高爱的境界,升华爱的艺术。同时,要以孩子的眼光来看世界,丰富文化活动,构建精神家园,提升校园生活质量,使他们向往校园、眷念校园。其次,要真正尊重学生的生命主体意识,领导和教师不能仅仅视其为工作对象,而是当作生命旅途中的伙伴,携手成长的朋友。要把校园还给学生,让校园扬溢诗情画意;把班级还给学生,让班级充满成长气息;把课堂还给学生,让课堂涌动生机活力。更重要的,是要让学生发挥教育的主体作用,在参与经历中感受体验。再次,要真正实现学生的全面发展。要以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为抓手,丰富资源,改革内容,拓宽途径,着力把学生培养成现具世界眼光,又具现代意识,更具民族根基的中国人,为今后的人生奠定思想道德和人格的基础。要以课程改革为契机,在常规管理、课程内容、教育环境、教学过程等方面整体统筹,加大改革力度,实现自主发展、全面发展、创新发展。要以转变观念为前提,进行深入的教育思想大讨论。建立学习化校园,进行“头脑风暴”,实现观念更新,真正让每一颗星星都耀眼闪亮,让每一个孩子都健康成长。

    10:30,总结会议准时开始,柯汉琳院长通报了整张试卷主观题的各项数据,其中重点分析了作文部分。

    三、教学时数

    让学生明白语文真是可以自己把握的,不是老师说了算的,只要是你能有理有据地表述出来就可以。有学生说,我学了这么多年语文,都是老师说了算,考试之后讲解试题,我都是按照老师的答案一字不落地抄下来。

    还有人认为,这些文章太成熟,但是失去了小学生应有的童贞。

    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莫过于踩着别人的脚印走。这种因循守旧的人,就像老是围着碾子打转转一样,永远不能走别人所没有走过的路,创造别人所没有创造的东西。正因为这样,作为作家,我一直把这样的格言奉为创作原则:既不重复别人,也不重复自己。我要努力写出“人人眼中有,个个笔下无”的作品。只有敢于创一代之新,才能跨入成功之门。

    我捐款还捐了个爹……

    上世纪80年代,许多有远见的语文教师意识到作文教学效率低下是不重视“写作过程”的结果,如果重视“过程训练”,必能快速提高学生写作能力,于是出现了许多重视过程的作文教学方法,其中具代表性的有以下几种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