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班子述职报告

2019年04月17日 15:22

字号 :T|T

    (2)探讨文本反映的人生价值和时代精神

    经济刺激手段之外,河北省文史馆馆员王习三认为,教师还应多熏陶一些传统文化,除去浮躁、提高师德。“从小父亲教我八德:‘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做到这八德才算是合格的人。”

    提倡什么,就说明缺什么。我们中国人的口头语中常有“我对你说句实话”,“不瞒你说”等等,用于表现知己,亲密,不见外,在这种文化熏染下,说假话也就没有什么羞耻感。写|真话诉真情,这个目标不仅在80年代难做到,现在要学生“我手写我心”,仍然要看教育者有没有这个勇气。我觉得这个教学目标之所以至今难以实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教育者自身的专业素养,包括我在内的很多老师,我们在评价一篇作文时,更多依靠的还是自身的思想情感和专业素养,教师对假话深恶痛绝,学生是不会坚持说假话的。提倡写|真话、诉真情,关键是要提倡做真人,如果这个人是个假人,他写出来的东西怎么能打动人呢?还有一点我想指出,就是“诉真情、说真话”的艺术很重要,因为这是作文,不是说大白话。如何引导学生真实地表达自我,很大取决于老师的教学素养。

    假如说真的有什么办法和招数,我以为最好的还是从传统的语文教学中去寻找出路。“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书读百遍,其义自见”,都不是考虑教师怎样去营造情境,怎样指导讲授从而让学生怎样体验到位的;它们强调的是学生“自主”、“个体”的阅读和思考,强调在阅读全过程中学习者逐渐地领会和感受,从而有所领悟而豁然开朗。在这样的过程中,学生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经历异常重要。

    以我所在的广东为例,广东是全国新课改示范区,但是高考方案是隔三差五就换,让人应接不暇。今年还是3+综+X,到我那年就改成3+综,并将学业水平测试成绩列为高考录取标准之一。这样一来,看似优化的高考方案实际上又增加了学业上的负担。而另一个课改区江苏十年五次高考改革,目前的是语数英+学业水平测试+综合模式,这种改革看似不错,因为高考只考三科,但是这真正实现了减负或者素质教育吗?大学录取时参考的成绩依旧是应试成绩。

    诚然,《关于严格执行变更民族成分有关规定的通知》发布于2009年4月,何川洋的民族身份是早在几年之前就被身为当地招办主任和组织部副部长的父母由汉族改成了土家族的,时至今日把责任都归咎于年轻的何川洋似乎并不合适。但公平是高考的最大底线,有《关于严格执行变更民族成分有关规定的通知》发布之前就可以通过身份作假来获得家分资格的规定吗?既然没有,既然一切造假行为都是不允许的,那么北大取消何川洋的录取资格,又有何不可?

    但是至少有95%以上只是一个职业而已,或者做老师,或者做任何一样东西,既然做一个职业,就跟一种神圣的东西脱钩了,只不过大学是义务教育之后经过三年的高中预科之后的另外一个学习,或者是工作之前的学习,就是就业前的培训,这有什么神圣化的呢?现在大学生毕业前就是满街的乱跑找工作。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更让李强所困惑的是,对教育,社会各界总是各说各话,但作为教育直接相关人的学生,却是在持续不断的讨论中缺席,只能默默接受着各种试验和结果。

    语文课程改革正在全国广泛推开,新的评价方式的施行也需要我们对过去进行总结与反思。《教育部关于积极推进中小学评价与考试制度改革的通知》指出:“中小学评价与考试制度改革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和教师的教学水平,为学校实施素质教育提供保障。充分发挥评价的促进发展的功能,使评价的过程成为促进教学发展和提高的过程。”“要根据考试的目的、性质、内容和对象,选择相应的考试方法,要充分利用考试促进每个学生的进步。”教学内容要依据课程目标而定,而考评的内容要根据课程目标和教学内容而定,考评的方式要以促进学生的发展为标准。由此看来,高考语文命题就应该从“以能力立意”转变到以“语文素养”立意。“全面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是语文新课程的基本理念,语文素养包括字、词、句、篇的积累,语感、思维品质、语文学习方法和习惯、识字、写字、阅读、写作和口语交际的能力、文化品位、审美情趣、知识视野、情感态度、思想观念等内容。语文素养的提法涵盖了以上种种内容,既强化了语文的基本能力,又不局限于语文基本能力,还涉及做人的基本要素。较之过去语文能力的提法更具有包容性,更能体现工具性与人文性统一的语文学科性质的科学定位,体现新课程以学生的知情意能健全和谐发展为本的精神。高考命题既要有利于高校选拔人才,又要有利于引领中学的素质教育。新的课程标准体现了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基本精神,是素质教育在学科教学中的具体化。按照“以语文素养”立意的指导思想,考点的确定、命题材料的选择、题型的设计都不能只考虑能力的因素,因此要用课程标准来统摄教与考。可是,语文课程标准强调的是全面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而语文考试大纲强调的却是“以能力立意”,这就大大地消解了新课程的思想内涵,使当前的语文教学陷于尴尬的两难境地。无怪乎当前语文教师在这两者之间无所适从。目前,不少学校对于课程改革,不同程度地存在徘徊、观望、等待的心态,不敢放手投入课程改革,打消这种心态的有效办法之一就是切实将语文高考命题统一到语文新课程的标准上来,决不能让考纲的要求与课改的要求相悖,要使语文教育从根本上走出以考定教的怪圈。

    【纲要】切实缩小校际差距,着力解决择校问题。加快薄弱学校改造,着力提高师资水平。实行县(区)域内教师和校长交流制度。义务教育阶段不得设置重点学校和重点班   

  酝酿多年的《通用规范汉字表》终于对外公示。

    时值寒冬,又一项温暖民生的国家教育政策正在稳步推进——从今年秋季开学起,公办中等职业学校全日制在校学生中的农村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和涉农专业学生将逐步免除学费。这是继全国城乡中小学生全部免除义务教育阶段学杂费后,又一项覆盖广泛、受益面广的民生政策。

    从过去几十年来语文教材选用内容的变化中不难看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语文教材背离了 “语文”的真正含义,成为为意识形态服务的工具,因此,教材所选用的内容过于单一,站在语言、文学以及教育、教学的专业角度来考察,并不适宜选入课本。

    师德作为考核首要内容

    在新中国成立至1978年的近30年时间里,中小学语文教学一直在政治漩涡中起伏沉浮。折腾来、折腾去的结果如何呢?吕叔湘先生一言以蔽之:“少、慢、差、废”。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经历过“十年浩劫”的一代语文教师,他们倍加珍惜新时期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整体氛围,倍加珍惜自由而开放的学术风气,自觉地以“语文工具论”思想拨开语文教育政治化的云翳。十余年间,中小学语文课堂教学改革可谓千帆竞发,浪涌波推。特定的时势造就了新时期以来第一代语文名师。其中,产生深远影响的中学语文名师有于漪、钱梦龙、欧阳黛娜、洪镇涛、宁鸿彬、章熊、潘凤湘、张孝纯、黎见明、程日亮,等等。在众多名师中,若论课堂教学艺术,于漪、钱梦龙堪称划时代的重要人物。在小学语文教学园地,则出现了霍懋征、李吉林、斯霞、丁有宽、贾志敏、支玉恒、于永正等一批名师。

    “躲猫猫”和“钓鱼”,则分别产生自云南省晋宁县看守所囚犯死亡事件和上海打击黑车的“钓鱼执法”事件。“躲猫猫”也从一个儿童游戏衍变为一个喻义“隐瞒事实,或逃避监督,或暗箱操作”的新词。而“钓鱼”则指违反法律精神,别有用心地诱人上钩。

    淘汰制教育只是“丢卒保车”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两句家喻户晓的名言,是明末清初的爱国主义思想家、著名学者顾炎武提出来的。顾炎武自幼勤学。他6岁启蒙,10岁开始读史书、文学名著。11岁那年,他的祖父要求他读完《资治通鉴》,并告诫说:“现在有的人图省事,只浏览一下《纲目》之类的书便以为万事皆了了,我认为这是不足取的。”这番话使顾炎武领悟到,读书做学问是件老老实实的事,必须认真忠实地对待它。顾炎武勤奋治学,采取了“自督读书”的措施:首先,他给自己规定每天必须读完的卷数;其次,他限定自己每天读完后把所读的书抄写一遍。他读完《资治通鉴》后,一部书就变成了两部书;再次,要求自己每读一本书都要做笔记,写下心得体会。他的一部分读书笔记,后来汇成了著名的《日知录》一书;最后,他在每年春秋两季,都要温习前半年读过的书籍,边默诵,边请人朗读,发现差异,立刻查对。他规定每天这样温课200页,温习不完,决不休息。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教改规划纲要起草组成员袁振国解释,在纲要中,会为产生教育家创造外部氛围条件。能够使长期从事教育的优秀人员脱颖而出,成为有思想有办学具体做法的教育家,把学校办出特色。其次要给教育家权力和时间,“目前校长三年五年一换,他怎么成为教育家。”校长不应该是公务员管理的模式。

    作者:余人月

    张洪的班上有很多放弃高考的同学已开始找寻出路,有的学厨师,有的学维修,他则想去参加技术培训,成为一名网络工程师。“我知道大学是美丽的,坐在校园的草坪上读书,是我对校园憧憬最美丽的片断。”但经济不景气和大学毕业生的就业压力,让他不得不重新做出选择。

    用字差错

    (4)了解同素异形体的概念。

    提高文学修养需要环境推动

   (2)所任课时6学时,实习教分=(1周总学时-6-所任课时/2)×0.6

    根据以上分析,根据新考纲的新要求,在2010年的高考作文备考中,我们必须把握命题特点,大量积累写作素材,训练各种文体,优化备考方略。特提出以下备考建议:

    一课时。

    第一是好学。作为语文教师要有文史哲的底子,必须要有文化的积淀。知识不等于文化,知识是一种本领,文化是一种素质。知识是文化的一小部分,是文化的基础。我们过去的一些大学的、中学的教师文化积淀很深,他们没有什么教学参考书,拿起一个教本来,就可以左右逢源。他们的文化底子好,学生再怎么问,他们也不怕。我们现在上课就怕学生问,一问就不知道怎么办,回答不上来。

    可是,让我们看看,现在我们是怎么教育孩子的?

    我当校长以前是搞科学研究的,1998年当校长的时候意气风发,那个时候我们就感到了中国教育不行,当时就想着教育改革。

   今年在高招录取中允许增加分值的项目分为教育部和河北省招生委员会确定的项目两部分,增加的分值在教育部规定的范围内由省招生委员会确定。”这是记者从昨日召开的2010年河北省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会上了解到的。

  

    。《书沈通明事》以简洁的叙事为主,用精当的议论收尾。作者汪琬,清初三大散文家之一,其文风,一般论者认为受欧阳修影响,其文章“简洁有气,似柳子厚”,选文是其代表作之一。第5题判断:三实一虚,属(托付)、引却(后退)、魁垒(高大)均正确,错误设置在D项“率倜傥非常之人”的“率”为“率领”,实同“六国互丧,率赂秦耶?”之“率”(都,全)。第7题“彭子篯注意到沈通明在邓州的异常行为,前去察看,但两人一见如故,相处很好,于是彭子篯免除了他的罪责,将他释放”中后半部分的分析明显不合文意。第8题翻译增至10分,第 (1)句“购仰妻子急,踪迹至通明家”,重点落实在“购”(悬赏缉捕)、“妻子”(妻子儿女)和“踪迹”(追踪行迹)上;第(2)句“方罢巡抚家居,独闻而异之”主要点在“家居”(在家居住)、“异之”(认为他是奇特的);第 (3)句“然而卒无补于明之亡也,何与?”分别落在“然而”(虽然这样,那么)、“卒”(最后)和“与”(通“欤”)上。文言文材料面孔似乎陌生,但实际阅读难度并未增大,与前两年持平。

    但语文教育说到底不同于政治教育和品德教育,它首先是教学生学语言和文字。“如果把人生教育的所有内容都加到语文课中,不公平”,王雪说。

    中国教师报:经过这三年的努力,您认为您是否解决了这些问题?

    二是河南周口、开封等地城市区属学校教师反映,区属学校与市属学校同在一城,做同样的工作,面对同样的消费环境,却由于财政归属不同,区属学校教师绩效工资低于市属学校,不公平。如周口市川汇区区属学校教师反映,他们的绩效工资人均只有416元,而周口市属学校的平均数是1400元。在川汇区一所小学教数学的刘老师说:“这个差距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国运兴衰,系于教育”。只有“像尊重上帝那样尊重教师(以色列谚语)”,共同营造尊师的社会大环境,才能真正走出当前我国教育面临的尴尬处境!

    置身于课堂之中,感受着轻松愉悦的氛围,体悟着各种思维的精妙,我不禁感叹:“课改真好!”。

    手里的试卷上滴满了我伤心的泪水,血红的分数再一次刺痛了我的双眼。曾经的付出在这一刻分文不值,曾经的豪言在这一刻化为乌有。是的,我又碰到了你,我的老对头:挫折。你几次三番地让我的信心消失,又三番几次地把我打入谷底。你以为我会就此放弃,永不拼搏吗?不!伤痕累累的我即使再苦也会挥动尚未折断的翅膀,继续向我的梦想靠近。我擦干了泪水,投身于书本之中,我变换了学习方法,踊跃地找老师讨论……是的,我成功了,这一次我成功地打败了你——挫折,并且学会了勇敢地面对你,我想这是我成长的利器,我不会将它丢掉。

    (2)理解常见文言虚词在文中的意义和用法

    3.反复诵读,品味文气

  “新中国成立6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30年来,基础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取得了很大成就,但面临的难点和热点问题也很多,需要化解的矛盾还不少,这些问题群众关心,社会关注。要抓住学习实践活动契机,多听群众意见,多想解决问题的办法,多办实事好事,扎扎实实改进我们的工作。”日前,中职学校和中小学学习实践活动指导小组组长、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说。

    60年文学成就,已成为共和国历史中光辉灿烂的一页,已成为中国文学界丰富的精神宝库。

    卢志文:需要。模式就是结构。学过化学的人都知道“结构决定性质,性质决定功用”的道理。

    对于“是向上延长,还是向下延长”这一选择题,很多意见倾向于向上延长,理由是可以提高劳动者接受知识教育的年限,而且,发展高中教育的显示度强。但事实上,在我国基础教育领域,目前最薄弱的环节,不是高中教育,而是学前教育。根据2008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学前教育的毛入园率只有45%左右,而我国高中阶段毛入学率已达74%。在农村地区,由于幼儿园匮乏,加之幼儿园收费不低,不少家庭根本不送孩子接受学前教育,由此错过孩子良好行为习惯养成的最好时机,教育的不均衡发展,从学前教育就已形成。

  教育部在今年年度工作要点中表示,今年要促进全国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比例4%目标的实现。2006年,全国人大审议通过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纲要》,其中规定,“逐步使财政性教育经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达到4%”。今年是实施十一五规划的最后一年,也是实现这一具有法律约束力目标的最后一年。(《新京报》2月21日)

    我心里很不好受,我们在培养下一代时,传递的是怎样的一种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