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的作文

2019年05月06日 14:30

字号 :T|T

    3、音乐故事:《月光曲》、《二泉映月》、《梁山伯与祝英台》一首首经典名曲背后都有一个个精彩动人的故事,我们可以挖掘音乐背后的奇闻异事,也可以根据音乐,展开联想,合理讲述一个相关的动人情景,甚至围绕着音乐而发生的故事。如冯振志根据歌曲《隐形的翅膀》,自编自导了一部故事片《隐形的翅膀》,获得优秀少儿电影奖和优秀儿童片女主角奖。在教学中,教师假如善于发现那些经典的、学生喜欢的歌曲,让学生去搜索这些歌曲背后的感人故事,或深层解读歌曲,想象或联想吻合歌词意蕴的故事,那么一个个感人而新颖的题材就流诸笔端。

     被毛泽东同志尊称为“伟大的人民教育家”,被宋庆龄先生称颂为“万世师表”的陶行之,他毕其一生的贡献便在于“乡村教育”。

    谁说学习不是快乐的?我的初中生活就充满乐趣:会宁德育之旅、北京励志之旅、“名著跳蚤市场”、海边实践……这些活动充实着我的学习生活。

    情感与理想。情感,这里当然指对教育和语文教育的情感。我们是不是对自己所教的语文学科有着发自内心的热爱?我曾亲耳听有语文老师在我面前抱怨:“我上辈子杀了猪,这辈子来教书!上辈子杀了人,这辈子教语文!”他还说,教书,又不是教数理化,如果教数理化那多好呀,可以当家教赚钱,而教这倒霉的语文,谁请你做家教呀?

    一晃二十年过去,我已为人妻,为人母,父母已在时光的催迫下进入了暮年。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与父母很多次的分离是在火车站。我在车上,他们在车下,一次次看我远去。犹记得最近的几次分别……

    张天翼中学时曾为“礼拜六”刊物写过滑稽、侦探类小说,初步培养了喜剧才能。张天翼这一笔名是于1925年发表散文《黑的颤动》时开始使用的。1929年,他在鲁迅、郁达夫主编的《奔流》刊物上发表短篇《三天半的梦》,自此加入新文学阵营,开始他以揭露为宗旨的小说生涯。他的作品多以幽默轻松的笔触展示中国社会中下层的悲剧状态,被鲁迅视为是新文学以来“最好的作家”和“最优秀的左翼作家”。他创作多产,此后十年间完成短篇小说近百篇。

    对于语文周报,我看重你质量,却不迷信你的招牌。

    “凤滩、茨滩不为凶,下面还有绕鸡笼;绕鸡笼也容易下,青浪滩浪如屋大。爷爷,你渡船也能下凤滩、茨滩、青浪滩吗?”

    (18)世界上第一部由国家编定颁布的药典——《唐本草》。

    3、李宇春《锦绣》歌词:芙蓉城三月雨纷纷,四月绣花针,红烛枕五月花叶深,六月杏花村。杏花跟桃花一样,都是先开花后长叶子,早春时候花就开了,时间一般在三四月间。杜牧的《清明》道: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不知道词作者用了什么样的转基因技术,硬让“雨纷纷”与“杏花村”同一时光的景致差了三个月!

    什么情况下人们会选择喝醉?

    应试教育成夺命魔鬼,使沉重的高考又染上悲剧色彩,这是教育的悲哀,青少年学生的悲哀,也是社会悲哀。令人担忧,高度亢奋的应试教育并非个别学校,与西峡县第一高中相同模式的高强度全封闭示范性高中,河南南阳就有8所,形成“八校联考机制”,每月公布考试排名,互相比拼成绩。面对这种“万般皆下品,唯有分数高”的空前压力,学生的日子该是苦不堪言。而这种现象又非南阳一地,放眼全国可谓比比皆是,尤其重点高中的学生在应试教育鞭子的抽打下承受着难以言状的压力与苦痛。

    【练习】

    在我十几年管理住校生的日子里,你们是最重情谊的。那一天,连我自己都忘记了我的生日,同学们竟然还记得。不停地有人过来祝我“生日快乐”。简简单单地一句祝福,让我刹时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感动。同学们,在这里,德哥谢谢你们。(德哥)

    学生喜欢读的书,与学生同步读。

    考试不仅仅是考查学生对知识的掌握情况,也在检验学生学习方法的优劣和与应试能力的强弱。学生在考试中往往集中暴露粗心、做题方法不对、不会审题、检查不细等方面的不足,弥补这些不足对后面的学习至关重要。学生要端正考试的态度,不能只关注分数,重要的是找到适合自己的高效学习法,养成良好的思维习惯,逐步培养自己的应试能力。要把考试当成检验自己各方面能力的一次机遇。比如,学生平时学习不够踏实认真,容易浮躁,考试时看到自己会做的题目就沾沾自喜,容易掉以轻心,最终失分。这个问题反映出学生学习习惯与态度不好,要想有针对性地解决,需要在平时注意培养良好的习惯。

    上海向明中学的黄曾新老师,一位研究性学习的指导老师。在他指导下,该校学生几乎拿遍了全国各类青少年创新大赛的最高奖项。近三年来,200多名学生获专利近400项,他被誉为学生科技创新活动的“神奇教练”。

    记人的散文,不同于人物传记,更不同于人物的年谱、年表。记人物的种种经历,或取或舍,或繁或简,或记叙,或描绘,或发议论,或抒情感,有较大自由。鲁迅此文正是如此写法,也因此才写得起伏跌宕,摇曳多姿。

    老师,您用人类最崇高的感情--爱,播种春天,播种理想,播种力量……

    这段文字说,这次大地震“震碎了许多奢华的念想”,又说那种深沉的爱压得你的心从“虚无的半空中坠落到尘埃”,这正是一种生命意识觉醒的真实表露。因此,似乎可以这样说,四川大地震带给我们的是前所未有的大灾难,当然,它也以残酷的方式把“生命意识”深深地镌刻在了我们的心头。

  对于西峡一高的做法,郑州市某省级示范性高中的李校长向记者坦言:应试教育的板子,不能只打在学校的身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学校是被政府和教育部门逼出来的,也是应试教育的受害者。”

   浣溪沙王国维

    定期练笔。每周让学生写1篇不少于600字的随笔,附写50字自评、打分;上交老师速批,挑选优秀习作课堂展示——习作者朗读,师生点评,多褒扬少批评。学生欢迎习作展示课。许多学生写作积极性提高了。

    23.人类生活非常繁复,人与人之间不能够单把所接触的东西、所知道的东西互相告诉了就完事,还得把所发现、所理解的道理互相传授、互相印证,使彼此的知识更加丰富起来。因此,写文章不能只写记叙文,还得写说明文。

    父母给孩子礼物,要考虑孩子的承受力(生理、心理、知识等方面),如果承受不了,那礼物显然不宜送。对于父母,这里就存在着两难:木雕的价值贵重到不能送人,而这一点孩子一时又认识不到,就是说,礼物的价值超过了孩子的承受力,事情发展的后果,责任在父母;相反,木雕的价值并没有贵重到不能送他人的地步而父母强逼着孩子向朋友索回,行为也违常理。

    其三低幼化。长期以来,写作教学按照什么年龄就写什么的要求,于是乎从小猫小狗写到我的老师我的同桌,从我的教室写到我的学校,以至于某年高考作文题竟是“妈妈只洗了一只鞋”。低幼化的文题,束缚了学生的想象力与创造力。浅水之中,岂能有蛟龙产生?美国三至六年级的学生已经能写作《我心目中的美国》(三年级)、《我怎么看人类文化》、《中国的昨天和今天》(四年级)、《你认为谁对“二次大战”负有责任》、《你认为今天避免战争的最好办法是什么》(六年级)。以上六个题目多是引导学生关注现实与历史。澳大利亚小学六年级的学生竟能写《关于国家管理的研究报告》这样的作文了。孩子们的思考也许稚拙些,可命题者却为他们开启了一扇关注历史、关注现实的大门。

    史书作者在其他方面也有类似的技术处理手法,例如对人物称谓之处理,《三国志》的《武帝纪》实际上是曹操传,因为曹操死后,曹丕称魏文帝,曹操才被追赠为“太祖武帝”。于是《武帝纪》从一开始就称曹操为“太祖”了。在“赤壁之战”尚未开始之前就用“赤壁”为地名称谓,情况有一点相似,我们可以从此处得到不少启发。

    三、描写手法的运用增添了文章的色彩

    公布官员财产,呼声可追溯到1988年。1994年,全国人大常委会甚至已将财产申报法正式列入立法规划。与此并存的现实是:官员贪污受贿金额越来越大、犯罪年龄越来越轻、范围分布越来越广。

    在这里,“渡船”是苗族文化特殊性的象征,“碾房”是“来自外部另一方面的巨大势能”——汉族文化和西方文化的普遍性的象征。

    炽热的目光编织着无声的语言;

  吊针越打,母亲的脸越浮肿,浮肿的原因很多,那些无源头的积液试图穿过皮肤,根本就不考虑排泄的器官和程序。母亲终是站起来了,想想躺在床上,大小便失禁的情形,母亲总有觉得对家人的歉意。时间是一副良药,漫长的痛苦过后,会有一个空白区,似乎这时的痛被风抽走。病稍好,她喊着要起床。她保证不再去串门了,村头也懒得再去。对门山上的二姐也进城打工了。二姐五十五岁,居然跑到了广东,发誓说不要工厂负责她的安全,才得以安排在作业的流水线上,负责一个部件的组装。那双在农业的身上摸索了半生的手,居然拿不住一个小小的部件,一次次失误之后,还是被厂方辞退。二姐不服气,又找了家厂,结果才上了半个月班,就全身浮肿。二姐是托着病体回到家的,驾驶员每过一段时间都叫她醒醒,怕在车上死去。二姐的事情让母亲伤透了心,一听到出去打工,她就知道不是件好事,以至我外孙女职高毕业想出去打工,也被母亲阻拦。

    愿借天槎琼宇去,跨越时空,银汉深深处。接回牛郎和织女,团圆美满人间住。

    总之,这节课我认识到学生并不是真的怕写作文,作文课原来也可以如此美丽。

  语文基础知识教学,在现初中阶段占有相当的比重,量大、面宽,学生较难把握,教师教学顾虑重重。使得趣味性、思想性常常割裂,时间一长(特别是到复习时)极易使学生厌烦、倒胃口,这个问题处理不好不但会影响教师的教学效果,而且会对教师的声誉造成影响,甚至使得学生对语文科的学习产生厌恶感或恐惧感。在长期的教学实践中,我本人对此深有感触,也曾多次遇挫不挠的实践,终于取得一点成绩,同时也收到了较好的效果,现根据自己的课堂教学实践发表自己的一点看法,与读者共勉。

    深化分类评聘,持续培植创新动力。将教师岗位分为常规和特设两类。通过构建人才快速发展通道,以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任务为导向,以优势薪酬为激励,大力引进和培育若干高水平团队、国家级人才和教学名师。建立以工作业绩为导向、以合同管理为依据的人员准入与退出双向选择机制。以代表性成果评价为导向,完善教师职称评价标准和评审程序,科学设置人才评价周期,畅通人才评价渠道,坚持国内外学术同行评议,探索引入第三方评价,建立健全优秀人才脱颖而出的选培机制。

    于是,也就有了你内心世界于这月光朗照下的呈现:“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自然季节的更替,花的开落,都由它去吧,剩下的唯有一个“留”字了,留住那秋夜,留住那月亮,留住那清泉,留住那松竹,更留住那满盈着禅意的莲花……

    他认为,人就是情感动物,好起来会把自己的器官、鲜血甚至生命,都献出来;但要是坏起来,可以说无恶不作,给社会、给人类带来的只有灾难。善,就是爱并促进生命,爱的情感是建设性的,情感美好了,才能成为一个好人;恶,就是践踏和漠视生命,恨是不良的情感,极具破坏力。善良收获善良,仇恨只能换来仇恨。

    一、德育课程开设的缘起

    而考试时琐碎的知识考察可以把人逼疯。大学教授甚至是博导做起高考题也纷纷折戟沉沙,徒唤奈何。过多伪能力的客观题把本来应该是气韵生动,首尾完整的文章和文学作品直接成大量细碎的语言知识的考察,文章是被成功拆开了,可是该怎么组装回去呢?该怎么去创造新的文章呢?对不起,老师只教你怎么拆,至于怎么装,那不关我的事?我不是已经把规则给你讲了吗?比如,一个句子,最好要主谓宾齐全,句型可以变化,但是要符合规则,文学家的作品是特例,你们最好别学。写议论文的时候,注意论点鲜明,题目不是已经把论点讲的够清楚了吗?论据要支持论点,不能支持的你可以视而不见嘛,至于现实,现实就是考试这样写才不会被扣分,才能保证得高分,这才是最大的现实。学生在大量语言规则的规范下,失去了自己的生动的话语;在作文新八股的指导下,忘记了议论文的写作顺序是以材料为先,从材料中提取观点才是正道,他们不需要思考,因为观点已经定了,你要做的只是证明题。真正的如我的老师潘新和所说的言语能力因为符合用进退废的生物准则而逐步退化乃至于渐渐消失。于是不懂言语不懂文学的学子进入大学进入社会,有相当一部分又回到我们教育系统继续向下一代灌输八股和标准题的作法。如此恶性循环,怎能不让人痛心。

    没有鱼死网破式的壮烈,却留下了用生命抗争的长思!

    爱自己,首先身体上要爱自己,劳逸结合加强体育锻炼,把身体养得结结实实的,才有精神在课堂上拼搏;饮食上爱自己,坚持在学校的食堂吃饭,食堂的工作人员体检合格才被录用,绝对不会有任何传染病,吃他们做的饭菜你大可以放心,管好自己的嘴巴,别为了解馋买一些不该买的不卫生的小吃,吃上做到合理搭配;学习上爱自己,课堂上遵守纪律,不搞小动作,不迟到不早退等条规一一遵守,不违背做一个学生应尽的义务,不要因为自己的松散遭到老师的批评,受到同学的厌恶,课上认真听讲,按时完成作业,把老师传授的知识学到手,这才是一个学生真正的爱自己。

    3、可通过“换字”比较的方式推敲、揣摩关键字词,品味诗人“炼字”的妙处,特别要抓准 “诗眼”。如赵师秀《约客》中“闲敲棋子落灯花”的“闲”字。

    正如雷夫所言,绝大多数的儿童都有学习阅读的能力,关键看家长和老师怎么引导。下面我想根据雷夫在书中的观点谈一点儿自己的感受。

    教育手记

    按照教学进度,星期一我教的是《愚公移山》。根据个人的自学经历,我始终认为“教学”的要义在于“教会学生学习”,因此教师必须致力于培养学生的自主意识和自学能力,使学生学到一辈子有用的东西,我按照这个想法对课堂进行了变革。

    文学史家早就指出“(史记)笔下那些栩栩如生的故事不可能完全是真实的,为了追求生动逼真的艺术效果,追求对读者的感染力,他运用了很多传说性材料,也必然在细节方面进行虚构”。这在《鸿门宴》也有较为突出的反映:

    4、所谓好文章,也不过是材料选得精当一点儿,话说得确切一点而周密一点儿罢了。如果为了要写出好文章,而去求经验和意思的精当,语言的确切周密,那当然是本末倒置。但是在实际上,一个人要在社会里有意义的生活,本来必须要求经验和意思的精当,语言的确切周密。那并不是为了写文章,为的是生活。凡是经过这样修养的人,往往会觉得有许多文章要写,而写出来的往往是好文章。

    一、背书加总结,我文综的法宝

    在高三的一年中,我曾经经历了两个月的最困难时期,可以说是我整个高中最混乱、最艰难的一段日子。一直以来,我习惯于慢节奏、高质量的学习方式,在一件事情的完成水平上对自己有相当严格的要求。而进入高三之后,我身边的同学大多数采用了比较快节奏的学习方式。因此完成同样的学习任务,别人只需要30分钟,我可能需要50分钟甚至更多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