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级下册语文期末

2019年04月25日 12:39

字号 :T|T

    配合国学诵读,希望小学还在今年开展了传统剪纸、国画学习鉴赏等课程。黎懿告诉记者,让小学生多接触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有利于让学生在成长早期增强民族自豪感,更加热爱祖国、热爱今天的幸福和谐生活,从而增强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解。

    “学霸笔记”为何如此受欢迎?其实,“学霸笔记”的受宠,不是因为笔记本身,更多是因为“学霸”二字,许多人热衷于购买“学霸笔记”关键就在于这是“学霸”们的杰作。光明教育刊发《“高考状元笔记”热炒之风当休矣》中说:“家长选择购买‘学霸笔记’是图心理安慰,总怕孩子错过什么,是为孩子求学多寻求一道保险系数。而家长和学生的急于求成和盲目跟风,也会热炒‘学霸笔记’,使得大家纷纷购买。”

    首先是国家功利主义的路线。是政治挂帅,强调的是“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劳动生产相结合。”培养的是“德智体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的劳动者”。

    应试作文有两个基本特点,一是主题先行,即重点看文章的观点正不正确,而不是鼓励学生自由、多元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二是作文格式化、套路化,即由于作文阅卷时间短,要让作文至少不得低分,就需要作文满足一些基本要素,让阅卷者看到一些“要素”,诸如引经据典、亲情故事、华丽辞藻。正是由于这两大特点,老师在进行作文教育与训练时,要求学生背记范文,宿构、套题,这是最为稳妥的作文应试方案,没有人在乎材料的真实性。不然,如果在作文考试中,观点标新立异,写法突破陈规,很可能吃力不讨好得低分,这就得不偿失了。

    再次

    南京一所小学,一位教师将全班学生分为若干小组,一名学生没有完成作业,全组学生都被罚一起抄课文。

    如今的峨山中学,家长喜欢,社会满意,应该说早已“起死回生”,但更重要的是,孙碧英为探索农村初中教育的办学之路,提供了一个活生生的现实样本。

    切实保障广大教师的表彰奖励权。这几年,国家日益重视落实教师的政治待遇,完善特级教师制度,评审正高级教师,奖励教学名师,等等。同时,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提出了“国家对作出突出贡献的教师和教育工作者设立荣誉称号”的要求,但国家至今没有建立完善的教师表彰奖励制度。为了在全社会进一步弘扬尊师重教的社会风尚,有必要出台国家教师表彰奖励办法,建立国家教师表彰奖励制度,同时支持社会组织和个人出资奖励教师。

    7、合理期待:儿女非圣贤孰能完美教师在学校会经常和优秀的孩子打交道,有时就会有意无意去赞美优秀的孩子。如果回到家,把优秀的孩子和自己的孩子对照,大多数孩子是不接受的。

    有意思的是,互联网已改变很多人的生活方式,但是,相当多的家庭并不希望孩子接触网络、上网,禁止孩子上网的家庭不在少数。这也与我国的升学教育模式有关,在这一模式之下,无论是学校,还是家庭,对学习之外的生活教育、人格教育、心理教育、生存教育等并不关注,家长不愿意花时间多与孩子一起上网,引导学生养成良好的上网习惯,利用互联网工具学习。由于对学生的上网学习习惯培养不够,我国学生的网瘾情况极为严重,调查显示,有20%的大学生有网瘾问题。

   昨天,市教委正式出台中小学学科改进意见,今后,小学阶段将禁止统考、统测。根据发布的《北京市中小学语文学科教学改进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今后,北京中小学将在教学中增加古诗词、汉字书法、楹联以及红色经典等内容的学习,传承优秀传统文化。中、高考语文试卷中增大古诗文、现代文阅读量,增加优秀传统文化内容考查。《意见》将于11月27日实施。

    “三模三电”项目一度饱受争议。2010年,浙江有643位考生凭借“三模三电”比赛获得高考加10分的待遇,其中绍兴第一中学因为这个项目加分的学生最集中,有46人,许多官员子女因此加分。公众对比赛中的猫腻与项目的意义提出了质疑。

    今年自主招生将比往年更严格。《通知》要求,从今年起,高校自主招生考核挪到高考后进行,高考前,不得以任何形式开展与自主招生挂钩的考核活动,而且要严格控制自主招生规模,自主招生计划不得占用试点高校已公布的分省招生计划。

    家长们认为,绝对不允许老师体罚学生的原因之一在于:有一部分老师素质不那么高,如果允许体罚,那部分老师无法掌握边界,就会伤害到手无寸铁的孩子。这个隐含的指责让老师们不服。

    2015全国卷高考作文引争议,大义灭亲还是尊重亲情?近年来的高考作文题目已经越来越僵化封闭,趋向空泛平庸,但安徽卷的这个题目却别有新意,也很公平,因为这个题目大家都没有接触过,以前也不可能写过,也就很难出现作文套用的现象。

    细节八:专业志愿的要求

    去年北大、清华在自主招生简章中均做出规定,自主选拔录取计划控制在其本科招生计划总数的5%以内。而今年,为了贯彻落实《意见》精神,清华将自主招生计划限定为“约400人”,北京大学虽未明确自主招生计划人数,却在简章中强调“宁缺毋滥”。

    教育的问题出在哪里?教育的核心问题不是出在我们的术、不是出在我们学生的能力、不是出在改革、不是出在技术层面——我们的教育缺乏的是灵魂的东西!我可以说这么一句话,中国的教育技术层面已经走得太快了,“灵魂”跟不上了。

    (记者廖靖文、王鹤、何瑞琪、刘幸)

    战友的牺牲、亲人的牵挂让木拉提更加坚定。他说,我们的这个工作背后,是美好的一个未来。因为我们就爱我们的祖国,爱我们的新疆。

    刘长铭:其实高考上大学只是其中一方面,学校也好,家长也好,我们应该把孩子的发展孩子的成长放在他一生发展的大背景下来看待,当然每个阶段都很重要,但认为这个阶段就决定了一辈子,没有那么严重。因为孩子将来走向社会会受很多因素影响,他也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至于学什么、考试成绩多少,这个并不重要。家庭教育学校教育最重要解决的一个问题就是,培养学生的一种态度一种情感。

   如何实现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就地参加入学考试,一直是教育改革关注的重点。昨天(20日),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副司长杜柯伟在国新办发布会上透露,截止到今年,全国会有30个省(区、市)解决随迁子女在当地参加高考的问题。另外,去年已有26个省份解决了随迁子女在当地参加中考的问题。

    教育厅副厅长回应

    在恢复高考的最初几年,外语在很多省市并未列入总分,而是作为录取重要参考。

    去年12月26日,我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讲话时说:站立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土地上,吸吮着中华民族漫长奋斗积累的文化养分,拥有13亿中国人民聚合的磅礴之力,我们走自己的路,具有无比广阔的舞台,具有无比深厚的历史底蕴,具有无比强大的前进定力。中国人民应该有这个信心,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有这个信心。我们要虚心学习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但我们不能数典忘祖,不能照抄照搬别国的发展模式,也绝不会接受任何外国颐指气使的说教。

    这在每个学段的比例应当是不太一样的。过去小学阶段古诗文很少,按照课标要求,修订时应当适当增加。低年级也可以有些古诗,但要求不能太高,也就是接触一点,读读背背,似懂非懂不要紧,感受一点汉语之美,有兴趣就好,并不把文言文阅读能力作为教学目标。小学部分课标建议一到六年级背诵古诗75篇,可以部分编到教材中,也可以要求课外背诵。古诗文平均每学期也就六、七篇,分量并不重。到初中,开始学习文言文,并逐步增加比重。课标提出初中背诵古诗文60篇,平均每学期也就10篇左右。不一定全都要编到课文中,也可以作为课外背诵。就课文的篇数安排而言,大约初中的古诗文占到五分之一左右,比如一学期30课,古诗文就是6课左右,可以一年级5课,二年级6课,三年级7课,按年级逐级递增。如果每册5-6个单元,那么每单元大概也就安排一课。高中的比重可以更大一些,占到四分之一甚至更多。我认为这样大致就可以了,中小学语文教科书主体还是现代文,文言文不宜再层层增加。

    因此,我们的教育必须反思,是不是在教育学生时顾此失彼,使得学生所受的教育在表面的浮躁与喧嚣中掩盖了可能存在的长期弊端。可以说,要实现“教是为了不教”的教育,让学生自由而不放纵,且无论在哪,都拥有由内而外、表里如一的素养,学校必须回归“教书育人”这一原点,不能仅追求表面上轰轰烈烈的办学功绩,而且要强化实实在在的文化塑造和素质养成。在学生管理上,不能仅靠强制,更要靠细腻又人性化的教导和文化熏陶,做到以生为本,扎扎实实育人。

    世人好出大言,旧称“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话让有脑袋的人吃不消,让成千上万的人认你为“父”,你就成笑料。“一日为师,终生为友”?也不可能,谁能记住那么多人的高姓大名?学生年纪小,不要教他们这些陈腐之言,要培养一点儿现代意识。七八年前,我在《文汇报》上写了一篇《师生之间不存在什么“恩”》,我的意思不复杂:要建立新型师生关系,社会对教师职业和师生关系要有正确认识;社会认为老师“有恩”于学生,无非是认为过多地付出,做了世上多数人不愿做、无力做的事;国民教育由国家投入,以启蒙昧,利在民族,教师受雇于国家,服务社会,谈不上“施恩”于人,何至于要让人“报恩”?文章发表后招致严厉批评,有人认为我竟至于糊涂到不知“师恩难忘”,有文章则宽容地放我一码,说“考虑到作者是老教师”,否则将不知会“报”我一点什么了。编辑很开心,说,好啊,争起来了,这下热闹了,你再写、再写!可我感到累,本来就忙得事情做不清,还要和强行报恩的人缠在一块争辩教育常识,更累。

    在信息技术学校,曾经有这样一个故事。一名毕业生应聘荷兰银行,过五关斩六将终于走到了最后,结果卡在了学历上不符合公司要求。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她拿出了自己获得的英联邦认可的职业资格证书,正是这份证书帮助她应聘成功。这是发生在上海职校的一则真实故事。“在加强专业设置和课程建设的同时,上海职业学校建设还要有国际视野,服务上海国际化大都市的特征。我们培养的是职业教育的‘高大上’,将来学生来要为世界500强工作。”有关人士介绍说。

    最近几年“喜大普奔”、“不明觉厉”等新怪的网络词,编写组并没有纳入辞典。宋子然认为,纳入辞典的词语必须得遵守起码的汉语构词法。“我们允许年轻人创新,但辞典应该考虑汉语纯洁性,用词应得到社会普遍承认,并且有助于社会交流而非障碍。如果哪天这些新怪词突破了小圈子而广泛流行,再纳入其中也不迟。”

    “现在的家长[微博]都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设立统一的标准,可以为大量没有条件的家庭提供一个相同的起跑线。”葛剑雄认为,另一方面,义务教育也要设立最高标准,不能拿纳税人的钱花在少数人身上,做到义务教育的公平。

    增7篇背诵古诗文

    “我从小学习中提琴,梦想就是能从事和音乐有关的工作,为这个父母没少花钱。刚开始在少年宫学,后来在山大音乐学院找老师学习,当时一节课 300元,还有高考前的小三门培训的费用,从学琴到上大学,最少花费5万以上。”

    [袁贵仁]:

    从今年初开始,希望小学利用每周一早上的升旗仪式,组织全校学生按照核心价值观的主题齐诵国学经典。升旗仪式成为难得一见的宏大场面:5000余名学生整齐划一地在学校操场列队齐诵国学名篇,那一刻,振聋发聩的古文诵读声甚至让人有了穿越时空的错觉。

    按照我国现行的教师法,“自由教师”的管理本来不是什么问题,因为该法适用于“在各级各类学校和其他教育机构中专门从事教育教学工作的教师”。不论是做个体户,还是在线授课,都可以视为在教育机构中从事教育教学工作。因此,应该按教师法执行严格的准入门槛。但在现实中,“自由教师”的准入门槛却比体制内的学校低得多得多,有的则根本就没有门槛。原因在于,目前对“自由教师”、在线教育的监管还处于灰色地带。要规范“自由教师”的发展,需要明确“自由教师”的注册、管理制度,同时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通过教育消费者的选择,把不合格的“自由教师”淘汰出局。 

    创新是有出发点的,一提创新就想到乔布斯,但想想乔布斯发明什么了,实际上他在技术环节上没有太多的创新,他创新的是一种生活时尚,一种生活方式。马云创新什么了?也是一种生活的时尚。我们现在不要忽视这些,创新一种生活方式,对社会会产生多么大的影响。但是今天我们有多少孩子脱离了生活,怎么能够在生活中创新?

    求索:招聘的权力归教育部门

    如果即将实行的高考方案,就是目前传闻的方案,这必定重蹈覆辙。这一方案与江苏2008版高考方案唯一不同之处是英语一年多次考,但只不过是取最好一次分数计入总分参与投档。就如朱永新先生所说,为考出英语满分,学生的学习压力不会减轻。

    对于法律条文都是如此,就更别提政府部门的通知了,这不过是对法律条文的重申而已。只发通知,不管通知执行效果,曾经是一些地方教育行政部门运作的常态,严重伤害政府部门的公信力。于是,面对这样的通知,大家有时都不怎么当回事,只是将其作为“法规秀”而已。

    武汉市某小学罗姓校长同样表示,自己并非全盘否定课外补习,但家长要清楚,课外补习不能代替日常的课堂学习,课外补习可以看作是营养品,没有也许不行,但过犹不及。而校外培训机构的最直接动机是赢利,这也导致出现一些非法行为,“教育部门应当重视对校外培训机构的管理,不然会对教育事业带来不利影响”。

    而要达到最佳的教育效果,三令五申式的口头说教实不足取。要让水上安全知识真正入了孩子们的心,还得采取有针对性的、灵活多样的教育方法,例如通过现实案例、直观图像、交流演练等方式,为孩子们上一堂生动有趣的安全教育课。值得注意的是,据媒体报道,目前我国一些地区的孩子每天仍需乘坐渡船上下学,这也增加了水上安全的风险,因此,学校不妨多和当地教育部门、海事部门合作,开展水上交通安全知识讲座,发放水上安全知识宣传册。

    后来,我问:“很显然,你的激情在戏剧和表演。你在国内上大学、读研究生怎么没有申请艺术学院呢?”

    在笔者看来,在国家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方案出台前夕,媒体和民间共议这一话题很有意义。但是,讨论前最好先厘清其中的三重关系。

    在推进教育改革过程中,专业机构的科学评价十分重要。客观而言,我国现在正在推进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和学校管理制度改革,如何对大学办学进行科学、客观评价,面临很大的挑战。排行榜制作机构应坚持独立性、专业性,对大学的办学进行符合教育规律的评价,而不是一味迎合功利的诉求,拿一些功利的概念进行炒作,这会影响专业评价机构的健康发育,也会干扰教育改革。

    总之,专制主义就是通过的高考这个指挥棒,训练你迎合出题人的意见,揣摩出题人的意图,只要你听我的,怎么做都可以。

    人们对见义勇为问题的认知是理性的,但现实往往是十分复杂的,置于猝不及防的危难情境,有的成年人敢于挺身而出,也有成年人选择退避三舍;大多数未成年人可能惊慌失措,也可能有少数未成年人出于“模糊的本能”,选择像成年人那样见义勇为,8岁女童李微微应当就属于这种情况。成年人实施了见义勇为行为,政府审批机构要依法予以认定,这是以国家的名义,对见义勇为行为予以承认和奖励;未成年人实施了见义勇为行为,如果国家反而不能依法予以认定,这不能不说是对未成年人的严重不公平,对像李微微那样做出了巨大牺牲的见义勇为者,这更是一种残忍的二次伤害。

   今年4月,清华大学根据合同中“就职9年未评职称的老师必须离职”规定,决定不再续聘外文系讲师方艳华后,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毕业生、共计50多封4万余字的请愿书,希望将这位“因全身心投入课堂教学导致科研成果不足”的老师留在教学岗位。目前,方艳华已与校方达成一致,转岗为职员。

    沈琦从小就没受过金钱的苦,喜欢买东西,喜欢买漂亮的东西,这个习惯一直保持着。虽然她收入不高,还要养孩子,但是,她没办法控制自己,她学不会量入为出,她总是没钱。儿子学习需要电脑,她就给母亲打电话,说,以后我有钱了,会还给你的。她要去旅游,想买个数码相机,她也给母亲打电话。她不会克制自己,自己想要什么就一定要去买。她的这个生活影响了她的儿子,有一天,儿子对她说,我需要数码相机积累素材,你给我买个新相机吧。沈琦要把家里旧的相机给儿子,儿子说,这个不好用,我要一个我自己的,你给我买一个用普通五号电池的,母子俩就真的去买了。儿子要考大学了,一心要上传媒大学,只报这一个志愿。儿子的老师非常担心,说,你报这个太冒险了,你再选一个吧,你想学的专业很多学校都有,不一定非要上传媒大学。儿子理都不理,于是儿子毫无悬念的落榜了。相同的情景持续了三年,别人的苦口婆心对儿子就是耳旁风。每年的专业艺术课的考试,让沈琦花费了巨大的精力和财力。但是,母子俩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从不会用各种成本指标来衡量事情是否应该做,只要想,就去做,哪怕这是一个根本没有希望的事情。

    对未成年人见义勇为不提倡、不宣传、不鼓励,避免引发未成年人盲目模仿,这是近年来我们在未成年人见义勇为问题上的重大观念转变。中小学生守则、行为规范中不再有“见义勇为”的提法,当年为救集体的羊群而遭冻伤截肢的草原英雄小姐妹、为扑救山火而牺牲的少年英雄赖宁等,都逐渐淡出中小学课本,不再被树立为未成年人学习的榜样。这种观念转变和教育方式的变化,符合未成年人权益保障的需要,也是人性化教育和文明教育的必然要求。但是,不鼓励未成年人见义勇为,不提倡未成年人学习见义勇为,并不意味着对已经发生的未成年人见义勇为行为不能依法认定,两者不能混为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