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

2019年04月17日 15:22

字号 :T|T

    主持人:因材施教四个字看似简单,做起来却相当不易。怎样理解因材施教,才更科学?

    中国的改革开放,使中国必然面临全球竞争,我们的人才必然要适合国际竞争,那么我们的孩子和外国孩子相比究竟怎么样呢?

    江泽民同志的重要指示,表明了党对改革开放以来中小学教材的重视和关心。改革开放以来,人民教育出版社于1981年至1997年,先后又编写并出版了第六套、第七套、第八套和第九套中小学教材。

    高分作文是怎么培训出来的

    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家长意识到,要多花些时间陪伴孩子。但在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俞敏洪看来,光给时间还不够,“家长给孩子时间要给出质量,不是在家里陪着就行了!”

    “最好的办法是你拿本书翻翻,只要书不拿倒了就行。”俞敏洪解释说,看书是为了给孩子营造一种学习的气场和氛围。在孩子眼里,父母看电视、看报纸杂志都是在做不正经的事儿。俞敏洪在家用电脑发邮件时,孩子经常会跑来看看爸爸是不是真的在工作,因为他们的意识中认为打开电脑除了找好玩的东西就是打游戏,所以他们不认为这是一种严肃的状态。

    有一次作文课,陈老师留了作文题目,然后讲了关于这个题目的破题法和有关的一些素材;我记得当时我就按他传授的方法写了短短的一篇小议论文。第二天的作文讲评课,陈老师首先读了我们班长郑建坡的一篇文章,听了以后,我觉得中心明确,言之有据,且大气磅礴;然后又读了我的那篇小短文,当时我低着头,心想可能是拿我的丑去衬托他的美吧。读完之后,陈老师问:"写得好不好?"同学们说:"好!"又问:"哪一篇好?""都好!"其实当时只有我一个说第一篇好,实际上我心里也确实认为班长的作文堪称大作,而我的文章和他的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但也许是同学们给我面子,并没有否定我的文章,陈老师顺着同学们意见(我个人当时就是这样认为的),分析了这两篇文章的成功之处,自此之后,我和班长一样,成了同学们心中的"作文大师兄",同学们有什么写作上的问题都和和们交流探讨,说实在的,我在写作上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那次的作文讲评也许是阴差阳错的造就了我当时在同学们心中的地位。但是,在同学们和我交流探讨的时候,我却从中获益匪浅,逐渐对作文有了浓厚的兴趣,对素材的把握也慢慢地得心应手,从而在高考时语文得了全校的第一名。

    最光芒

    胡锦涛总书记在与全国优秀教师代表座谈时说:“教师从事的是创造性工作。教师富有创新精神,才能培养出创新人才。”

    道德的楷模

    2.开展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是提升党员干部队伍先进性和战斗力的必然要求。

    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呜。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还独倾。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

    解放周末:近几年的教改中还有一项新事物叫“研究性课程”,很受关注,您怎么看?

    当事学生称毕业论文被毙了

   (二)教师(含职工)举办经学校批准的讲座,每次发给讲座津贴100元。

    第三个,也是我最看重的一个方法:在每一次练习过程中以考试的标准要求自己,不做则罢,做则做好,否则无异于在浪费时间。放弃对模考叫苦连天的反应,认真体会每一次答题或成功或失败的过程,这样就会慢慢提高,高考的成功便如探囊取物了。

    实事求是地说,“核心期刊”这样的民间标准近些年来能够成为不少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及有关部门评价人才的标尺之一,从一个侧面说明我们的确需要一些公开、公平、公正的考核标准。经过这些年的发展,“核心期刊”也的确在某种程度上成为国内学术评价的基础性指标之一。渐渐地,一些单位和个人把在“核心期刊”发表论文视作强制标准,特别是个别高校硬性规定研究生在读期间一定要在核心期刊上发表若干论文,以至于我们许多习惯官方认可思维的人想当然地把“核心期刊”误以为国家标准。事实上,国际上比较知名的学术刊物基本上都是民间研究机构创办的,大都实行独立主编制,论文评审制度十分严格,在长期的办刊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的知名度和美誉度。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的确需要相关研究机构和高校,甚至于一些真正的民间团体,能够秉持公正的原则,树立一些严格的学术标准供大家参考。

    关于大学生救人牺牲事件的事后反思还有很多,《徐州日报》发表文章称,如果那几个少年不去江滩那样的危险地玩耍,悲剧就无从发生;如果落水少年谙熟水性,大学生们就不用涉险;如果施救的大学生们都有娴熟的游泳技术,救援落水少年或许并不困难。又或者,即使他们的游泳技术不精湛,如果会安全有效地组织施救,或许悲剧也可以避免。痛悼英雄,汲取教训,这样的反思性设想并非没有意义。

    这要分两层来讲:一个是教育界,一个是人文社会科学界。

    专家:要教会学生用语文表达和工作

    (3)对作品表现出来的价值判断和审美取向作出评价

    2003年起,季羡林即缠绵病榻,温家宝总理曾五次探寻病情,称赞他对民族不渝的信仰、对国家坚忍的担当。6年病榻生涯,季羡林经历了心肌衰竭、左腿骨髓炎、心脏病的考验,写下20多万字的《病榻杂记》。在这部书中,96岁高龄的季羡林先生坚定地请外界将“加”在自己头上的三顶桂冠——“国学大师”、“学界(术)泰斗”、“国宝”——“摘下来”。

    另外一个阅读的渠道便是学校图书馆。图书馆的书源是否充足,并保持新书不断?图书的构成比例是否合理,是否添置了教师需要的图书?图书的借阅是否方便,能否做到无障碍借阅?这些也都是教师阅读面临的困惑。尤其在暑期,图书馆的资源更显其尴尬的一面,因为借阅的量太大。于是有教师提出,学校可以允许教师自己买书,遇见好书无须吝啬,阅读完之后将发票和书籍一并交与图书馆,作为学校图书馆的藏书之一。如此既解决了教师的阅读饥渴,也消除了学校图书馆的借阅尴尬。

    近年来,各地中小学校在义务教育过程中,积极将诚实守信、遵纪守法纳入教育内容,在“言教”方面收到了较好的效果。但是,一些地方中小学校在落实国家素质教育、促进少年儿童全面发展和权益保护等政策法规时,行动上却有令不行、有禁不止,与其倡导的诚实守信、遵纪守法精神背道而驰,存在“说一套、做一套”的问题。

    2008年我参加了由教育部语信司和语用司分别举行的两次纪念《汉语拼音方案》的学术研讨会,从这两次会上,我听到广大语文工作者对《汉语拼音方案》的赞扬,读到了新的研究成果。同时我也感受到社会上个别人贬低甚至诋毁《汉语拼音方案》的言论没有道理。

    每年,周济总会挤出很多时间到农村、下基层。一项教育政策出台后,孩子们的反映如何,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在甘肃甘南裕固族自治县,孩子们接受远程教育课程,双眼散发光芒;在宁夏西海固的偏远山区,孩子们领过免费教科书,发出欢快笑声;在海南省的中等职业学校,孩子们手拿职业证书,对自己的未来和家庭的致富充满信心……

    在云南师范大学校园里,今年刚刚就读教育科学与管理学院研究生的吴丹看上去很普通,但成绩优异的她不仅发展全面,而且有着一个师范生“最正常”又“最执着”的理想:成为一名受人尊敬的教师。

    卢志文:由于教学对象的个体差异性,教师在课堂上灵活机智地选用不同教法实现教学收益的最大化,就显得非常重要。于是,教学过程被赋予较多的个人化色彩,教无定法也是这个意思。

    八十年代,百废待兴,是所谓“教育的春天”。无论学校和社会,也无论教师和家长,对教育的期待都很高,仿佛教育就是万能的,只要教育发展了,一切都不在话下。作为名校教师,在社会很受尊重。有时晚上在车站等公交车,看到我别着“南师附中”的红校徽,经常有陌生人过来搭话,打听家庭教育方面的问题。他们看我的年纪,总认为我是个有经验的教师,不知道我大学毕业才一两年。

    为什么要推出“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这位负责人表示,这项制度的核心是想在现行高考招生制度整体框架下,进一步探索多样化人才培养的新模式,为不同类型优秀学生的脱颖而出创造条件。

    师德作为考核首要内容

    “你能说孩子内心没有美感吗?内心没有诗意吗?但如果我们不带孩子去体会这些东西,他的内心就是没有。孩子看到的都是高楼大厦,父母间的摩擦,老师的压迫,这样的孩子心理是不会健康的。”

    学校行政化结果,导致许多有潜质的校长放弃教育理想,转而对行政指令一味服从和对权力积极靠拢。使得学校本来应该遵循的教育规律被推到了学校视野之外,或者降低为次要的制约因素,从而束缚了校长队伍职业素质的提升。

    熊丙奇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主持人:

    今天我们认识到,个体生命因灾难而完结,不仅是个体和家庭的悲剧,同样也是国家或社会的悲剧。我们再不能任由那些哭到无形的逝者的亲人“或余悲”,而“他人亦已歌”了。尤其是在发生特别重大的灾难时,他人的生命和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相连,和整个国家的命运相连,只有调动国家和民众的所有力量,才能挥去灾难的阴影。

    当然,能真正理解鲁迅的毕竟是少数,甚至后几代人也不可能完全理解鲁迅。所以,钱理群先生认为,能否容忍鲁迅,是对当代以及未来中国文化发展宽容度、健康度的一个检验。总之,任何时代,只要我们还在使用汉语,只要社会还存在瑕疵,我们就需要鲁迅的声音;只要人类存在精神的虚无和彷徨,我们同样需要鲁迅的精神慰藉。

    二、从阅读高中语文新教材的角度来看:(1)既要重视多元解读,又要重视阅读导向

    本来语文是非常有趣的,这个语文世界,尤其是文学作品,是超越了实用价值观念的、自由的心灵境界,语言到了这个领域是非常神妙的、非常动人的。我们小时候看小说看书看得都不想吃饭了,可是为什么到了上语文课,就让人感到精神窒息,这里一定出了什么问题。明明是很精彩的课文,你不去看那些教参还好,一看,都是些干巴巴的,叫人哭笑不得的玩意儿。把这个叫人哭笑不得的东西系统化地扫除,这就是“去蔽”。“去蔽”的关键是要知“蔽”,然后,才能实事求是地进入语文境界。学了语文,你对人、对人生、对自我、对世界的理解、对人的同情、对人的心灵有没有新的感悟?对我们的语言,对我们的母语有没有新的想法?一些精彩的词语你有没有特别的发现?你的书面表达、你的口头表达、你的交际能力、交往能力有没有提高?你讲出话来是让人感到语言无味、面目可憎呢,还是写起文章来让人感到妙语连珠、引人入胜?这是最关键的。如果你学了语文,反而讨厌它了,你讲话反倒更干巴了,你的思想和情感变得很单调、贫乏了,这就说明,你的语文和心灵一直受到了蒙蔽,所以“求实”必须“去蔽”。

    4年中,自主选拔录取为越来越多学生开辟了新的通道。仅2009年上海交大录取的学生中,就有6名学生没有进入一本线,但最终被录取,原因就在于他们在自主选拔录取的考核环节中表现优异。

   (1)所任课时6学时,实习教分=(1周总学时-所任课时)×0.6

    作为起点的大学,成了终点。放松,放纵,他们要把十多年压抑的力比多发泄出来,要补偿自己。性与就业,主宰了校园生活,对真理和智慧的探究,在功利性的目标前,变得如此卑微。可悲的或许是,很多人从来就没有过求知的冲动,因为他们早就没有了那种本能。

    20世纪初叶,齐鲁大地的共同成长背景,为季羡林和任继愈生命最初历程剪出相似的轮廓。1911年8月6日,季羡林出生于山东西部最穷的临清县中最穷的村,而他家又是全村最穷的人家。1916年4月15日,任继愈出生于山东平原一个小康之家。那时正值中华民族最危难的时刻,洋务运动、戊戌变法、百日维新……知识分子在沧桑时代背景下试图寻找中华民族命运的最新答案。从识字到上小学,任继愈换过很多地方。“回忆起自己的童年来,眼前没有红,没有绿,是一片灰黄。”季羡林说。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11月23日,95岁高龄的杨宪益驾鹤西去。杨宪益生前几乎“翻译了整个中国”。这是学界的感慨;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这是老友的怀念;今天,在中国文化的漫长征程中,翻译这座连接中国与世界的桥还牢吗?这是媒体的质询;露华之美在于它的纯净、透明,一瞬间离去,是洒脱,也是升华。这是网友的哀悼。

    座谈中,来自上海的研究生程莉谈到了自己将作为“选调生”前往四川汶川县工作。温家宝对程莉说:“程莉,你知道,汶川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是因为地震的破坏,现在……但是那里仍然是很美的。那里的人民是很善良、很勤劳的。我至今家里头还留着一个羌族的棉背心,那是几十名妇女一针一线给我缝的,非常漂亮!”

    南平血案之后,一些地方深受触动,开始反检自身,加强学校安保,但显然仍有太多的学校麻木不仁,更不要说积极采取措施加强防范了。

    问:怎么看捐款这事?

    今年教师节前夕,温家宝总理到北京市第三十五中学看望师生。并一连听了五堂初二课:数学、语文、研学、地理、音乐。新华社10月11日播发了温家宝总理在现场的讲话:《教育大计,教师为本》,文中 温总理讲到:其中岩石的分类为:沉积岩、岩浆岩、火山岩。然而当昨天总理发现其讲话有误后,就立即给新华社总编室发来了一封更正信:

    针对人口变化,“教育部门就要有一个前瞻性的预测。”刘利民介绍说,目前,北京市中小学实行小班授课——每班20至25人,使孩子有更多的与教师沟通的机会。到将来学生比较多的时候,再按照教育的规律和教育的相关要求,进行适度的调整,“但是也不能设置超大班额”。刘利民强调说,“要保证学生能在一个比较好的环境下,能够跟教师充分沟通的情况下,健康地生活、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