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重庆中考语文

2019年04月08日 13:47

字号 :T|T

    可惜的是现在应试教育愈演愈烈,那样的学生今天几乎就看不到了。我常常想,我们的教育不只是为了学生的今天,更是为了学生的明天。谁如果不懂得这一点,他可能很难承担起教师的任务。

    这就导致所有人的眼睛都是集中向上的——要钱!这成了最有效的指挥棒。为了争夺这一块蛋糕中的利益,哪怕是捞取一点蛋糕渣,就足以形成基层部门“跑部钱进”、“跑局(委)钱进”的强大内驱力,增加了腐败的机会。谁来监督、怎样监督也就成了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

    ——政协委员提案聚焦青少年人格危机

    尽管近30年来我国中小学语文教学界如雨后春笋般诞生了不少有影响的作文教学流派,但是,这些作文教学流派大都诞生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我们在回顾这辉煌岁月的时候,不禁感慨万千:这么多作文教学流派,为什么只是各领风骚三五年或顶多十几年,而没有任何一个作文教学流派能独领风骚到今天?自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这十多年间,作文教学研究为何日渐沉寂?换言之,为什么没有新的有影响的作文教学流派诞生?科学地回答这些问题,应该是作文教学改革保持健康发展态势所必需的。基于此,本人不揣浅陋,提出几点看法。

    搜狐教育主持人: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专访,谢谢!

  针对新时期基础教育的发展要求,教育部近日印发《中小学班主任工作规定》,在工作量、待遇以及教育学生等方面强化了班主任的权利,并从待遇方面加强了保障性规定。

    教育部1983年出台的《关于进一步提高普通中学教育质量的几点意见》就提到,“只抓考分,只抓少数尖子、忽视大多数等片面追求升学率的错误做法,必须坚决纠正”。浙江省教育厅2007年的相关文件明文规定,不得公布学生考试成绩,不得以考试成绩排列学生、学校的名次,绝不允许出现学校按学生考试成绩与学生座位、学号挂钩的现象。但事实上,最近几年中高考结束,各中学网站上比拼的都是“谁升学率第一”、“谁育出了考试状元”。

    孙:我还是要补充一下你的意见。当前语文教学改革,有脱离文本的倾向,不但脱离文本,而且脱离“人本”。当然这种倾向,好多不是由我们第一线老师搞出来的,是由外来的行政力量强加的,甚至由行政官员搞出来的。实际上我们在一起交谈的时候,有些教育管理方面的官员,把学生在课堂上发言什么的,对话要到多少次,作为评估的标准,这是太可恶了,太不能忍受了,这简直有教育专制主义的嫌疑。

    该书的脉络分明、框架清晰,读者一目了然。“回首与反省:我的成长之路”,足可以成为孜孜以求做名师的普通青年教师发展之借鉴。“重建与反思:我的教育教学观”,详尽而系统地表述了新语文教育理论的内容,由表及里、由理论到实践,可谓书之精髓。“实践与探索:我的八堂课”,引领读者走过一个语文教育智者和行者的坚实足印。“激励与鞭策:他者的评点”,树各家之言,以求自勉。

    将写字质量纳入学生语文学习评价

    选考内容及相应的能力层级如下:

    在上海的同济大学是一所具有雄厚实力的老牌大学,其专业设置的三个杀手锏足以保证同济在就业排行榜上占据一席之地。汽车,建筑 和土木是同济的三个王牌强系,除了在北京的清华,国内几乎没有可以与之抗争者。在蓬勃发展的中国建筑业行政部门和大型企业的高层, 同济学子占据着重要的地位,发挥着巨大的影响力。而最近几年汽车制造业和房地产市场的火爆,无疑让每个毕业的同济学子都能获取一份 让自己十分满意的职位。

    模式化培养不符合教育规律

    我在拿到此文之后,也直言不讳地道出了自己的看法,而且得到了多数同行老师的认可。对这篇文章,我最多给它35分,因为在我看来,它并不是一篇真正优质的文化作文,而是一篇堆砌古人事迹、滥引古诗名句、写法程式八股、没有真情实感、脱离现实生活、缺失时代元素的劣质文化作文(即“套话作文”)。我还负责任地告诉同行老师:“如果在考场上专写这种文化作文,前些年也许能获利,今后则有可能吃大亏,因为不少阅卷老师已经开始反感这种套话作文了。”我也建议同行老师,将此文作为反面样卷给学生讲一讲,让他们以后别再写这种类型的作文了。

    三

    豆豆妈的女儿在一所著名小学上一年级,她认为学校的老师对孩子不是批评得太多,而是太少。她说,现在很多名校都在进行“快乐教育”、“鼓励教育”,老师找到孩子身上一个优点就死命夸,对缺点很少提及,据说这样可以让孩子从小增加自信,老师还在家长会上告诫家长,在家里也尽量不要批评孩子,而是要多用鼓励的形式。一时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成了教育界的新观点,老师对孩子说话,尤其是对低年级的孩子,都是笑容可掬,轻言细语,甚至在一些学校把“不及格”称为 “待及格”,生怕孩子心理受伤害。豆豆妈对这个始终有些怀疑:“孩子的缺点如果不给她指出来,不进行批评教育,她怎么能改正呢?”

    一个“有名”的学校,就是制造考试机器的机器。一个“有名的老师”就是那制造机器的“工程师”。

    所以,既然能尝试实名制,好歹有点从善如流的意思。只要尊重民意,将民意纳入决策,春运的诗意就会盎然起来。

  

    2009年诺贝尔文学奖:赫塔?穆勒(1953年8月17日——)

    60年,大江东去,波澜壮阔;60年,弹指一瞬,岁月如歌。

    沈阳师范大学的王晓霞老师则认为,比较的过程其实是两难的过程,但是我们更应清醒地认识到,语文教学改革“纯粹移植西方理论”的弊端会阻碍我们的发展。我国的语文教育课堂大多贯彻“文道”统一、语言训练与思维训练结合、基础知识教学与语文基本能力训练结合、在语文中生活与在生活中语文结合的教学原则,要求学生在课堂上“专心致志”地听讲,学生不但学会知识,而且学会做人。学语文的最终目的不是为了生存,而是学会做人,这是我国语文教育的优点、特点之一。西方的教育理念也有值得我们民族借鉴的地方:如鼓励学生学会观察、学会想像、学会探究,鼓励学生实践与创新。我们的教育应该“量力多术”、“盈科而进”。

    中国教育报记者:有两个问题:第一,我国基础教育一直在不断推出改革创新举措,比较而言,《规划纲要》文本有哪些新突破、新亮点?第二,我们了解到在一些地方减负和择校问题还比较严重,备受老百姓关心。《规划纲要》文本如何推进这两个问题的解决?

    而在谢小庆教授看来,北大此番新的招生制度的改革,一个值得注意的亮点就说“实名制”,其实际功用,就是把校长的所作所为摆在所有人面前,如果校长不公正,学生会举报、家长也会举报。

    在80年代中期广有影响的“文化热”中,以中国文化取向为主的“中国文化书院”系列丛书和以科学主义取向为主的“走向未来丛书”、以及以现代主义取向为主的“文化:中国与世界”丛书,并列为当时的三大文化思潮。正是“中国文化书院”系列丛书在中国文化沉寂了三十多年后,初步表露了对中国文化的“温情与敬意”,吹响了中国文化复苏的号角。1984年中国孔子基金会成立,1986年《孔子研究》杂志的创办,为儒家思想的研究提供了重要条件和阵地。

    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和治理择校问题是紧密相关的。教育均衡发展了,择校问题自然而然得到解决;而择校问题的解决,则是教育均衡发展的一个重要指针。而这其中,师资和生源是核心要素。

    对生活体验的表达是语文课的主心骨

  陈维萍不是老师,但在年近50岁时开始通读从小学一年级至高三的语文课本,她想从那里掌握人生的规律。随着阅读深入,陈维萍开始思考,语文到底要给学生教什么。

    近年来,内地相关学者得出比较一致的意见,并提出「识繁写简」的主张,即是要认识繁体字,但书写之时用简体字。他们对过去一些过分简化的字进行纠正,正准备推出全国统一的规范汉字,并呼吁港台及海外学者一起来研究探讨。

    我一直主张推行教育制度改革,以真正革除基础教育的应试弊端,但反对那些不进行制度改革,却鼓吹的素质教育新政。如果没有这样的改革,还不如老老实实告诉教育者和受教育者,我们无力进行素质教育,就这样应试下去吧,不要去做遮遮掩掩的无用功,更不要在应试教育的牢笼边,立起素质教育的牌坊,至少,这可以真实一点,不那么虚伪。

    调查:男生语数外劣势大

   “欲兴邦必兴学。”“世界之运,由乱而进于平,胜败之原,由力而趋于智,故言自强于今日,以开民智为第一义。”“智恶乎开?开于学,学恶乎立?立于教。”“亡而存之,废而举之,愚而智之,弱而强之,条理万端,皆归于学校”。这些精辟的论断和美好的冀望,全都出于一代大家梁启超之口,然而,这名一生矢志于教育兴国的爱国者,即便到1929年病逝那一天,看到的仍然是国民无法接受系统的教育。

    这样的成就令人欣慰,更催人奋进。21世纪初,在我国基本实现“两基”目标后,约占全国国土面积2/3、占全国贫困人口一半的西部地区成为全面实现“两基”目标最后的“硬骨头”。

    江泽民亲自调阅人教版中学历史和地理教材

    2002年高考湖南省文科状元李滨兵曾经说过:“我复读,我快乐,在复读班的每一天都能感到自己在进步,感到每天学了很多东西,真的有‘我读书我快乐’的感觉。”

    其次,关于教育理念,不得不讲到关于培养人才的理念,中国和西方在人才培养上有一个根本的区别,西方是讲成长,是以裸塑的质量主义为基础,是按照效仿自然的法则,按照受教育者的兴趣、志愿、选择,自然的生长,不受外界的干预。而中国教育理念的源头是塑造。塑造就是把受教育者当做一个原材料,把它放在一个标准的模具当中,放到生产流水线上,而生产出来规格毫厘不差的统一产品,这就是中国大中小高等教育特色。我们在人才培养理念源头上都存在问题。小孩接受父母的塑造,各类学校接受国家教育部统一标准的塑造,其结果就导致我们学校没有特色,学生没有个性、没有创造性,这就是根源所在。

    到底教师要不要教学个性?我觉得改革到今日十年了,如果我们全国各地都能出一批个性鲜明的优秀教师,一定可以顶起我们语文教学的一片天,而不是都“差不多”。这个差不多,绝对不是胡适先生讲的“差不多先生”,而是我们的课基本上面貌是差不多的。我们听了很多课,特别是年轻教师的,教学过程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一个环节一个环节,丝丝入扣,分秒不差。对怎么教考虑得很多,但对教什么考虑得显然不够。

    傅丽颖含泪诵读自己创作的《隐形的翅膀》:“张家春,这个名字,已经化隐形的翅膀,永远在我们的心中翱翔。老师,下辈子,我们还做你的学生,行吗?愿您在天堂,永远居住在快乐安全的地方。”听者含泪,废墟上只有雨打树梢的声音,时间仿佛停滞。

    “鲁迅教学”是中小学语文教学中不可回避的话题。既然鲁迅那么重要,那我们又该如何亲近鲁迅呢?近年来,一些中小学语文教育研究者已经注意到了这个问题,特别是刘发建先生的《亲近鲁迅:落地麦儿童语文课堂》直接触及到了这个问题。

    “当前一些地方愈演愈烈的‘择校热’,是区域内教育资源配置不合理的直接反映,必须下大力气尽快解决。”在不久前举行的全国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经验交流会上,国务委员刘延东一语道出了教育改革面临的难题,显示着党和政府推进教育改革的决心。

    王小宁认为,学术无起点更通俗地说就是“直接接触前沿”,是一种“倒过来”的学习方法。他举例说,“大多数研究生所选择的课题都与本科时不同,却都能顺利完成,这是因为学习本来就应该是带着问题进行的。跟现在的学习模式相比,是倒过来的。”再比如,不少肿瘤学者以前都是学化学的,不少从事医学的人以前也都不学医。

    黄玉峰:比如,关于减负。现在媒体把“减负”叫得震天响。教育部门规定,谁增加学生的负担,就“一票否决”。但我认为,教育是复杂的事业,最忌笼统地提口号,搞一刀切。对“减负”我们不能机械地看、笼统地看,不是说所有的“负”都要减。人总是要有负担的。读书是苦中找乐的过程。该有的负担不能减少。而不该有的、无效的负担则不但要减少,而且要取消。例如大量的教辅、无穷无尽的习题等等。

    我认为,语用学的崛起为解决问题提供了崭新的视角。语用学研究在具体的语境中语言使用者如何使用语义达成交际目的。经由语用学,我们的语文教学进入到“使用中的和行为中的语言”,强调和突出将语言运用于具体语境及其在具体语境中的公用,强调和突出语境的前后联系以及语境与师生行为、社会环境等的联系,强调和突出师生对语言的使用,师生在语境中的作用,以及言语对师生行为、心理活动、社会关系等重大影响。我将这种基于语用学的语文教学称为语用教学。

    王元华:自从我从事语文教学以来,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后来我读了硕士之后就开始变得清晰起来。

    记者:您能就语文教育的第三个境界详细地谈一谈吗?

    朱:我爱我的祖国,我深爱着,深爱着鲜艳的五星红旗

    此外,同是义务教育,由于农民工子女进入民办学校,不仅享受不到两免一补,甚至教师的工资还要由这些学生家长来支付。这同样造成教育不公平。

    所以,既然能尝试实名制,好歹有点从善如流的意思。只要尊重民意,将民意纳入决策,春运的诗意就会盎然起来。

    遥望中原,荒烟外,许多城郭。想当年,花遮柳护,凤楼龙阁。万岁山前珠翠绕,蓬壶殿里笙歌作。[注]到而今,铁骑满郊畿,风尘恶。 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叹江山如故,千村寥落。何日请缨提锐旅,一鞭直渡清河洛。却归来,再续汉阳游,骑黄鹤。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当荆轲踏上了刺秦之路离开家乡时,他没有动摇,抱着一颗视死如归的侠义心;当图尽匕现遭遇失败时,他没有畏惧,流下了一滴红色的英雄泪。他是红色的,对燕太子丹赤胆忠心,成就了他红色的碎败犹荣的英雄魂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