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号的意义

2019年04月17日 15:26

字号 :T|T

    是D老师,在学校住房紧张的情况下,给新婚女幼的我腾出两间宿舍;是D老师,力排众议,让我担任了当时学校最优秀班级的语文课;是D老师,得知我组织元旦手抄报展览,亲自把精心拟就的题词送上门来……

    喜欢说教的老师

    10、任何一个人,包括我自己在内,以及任何一个生物,从本能上来看,总是趋吉避凶的。因此,我没怪罪任何人,包括打过我的人。我没有对任何人打击报复,并不是由于我度量特别大,能容天下难容之事,而是由于我洞明世事,又反求诸躬。假如我处在别人的地位上,我的行动不见得会比别人好。

    “与《百家讲坛》相比,课堂中的鲍老师更有魅力,没有固定的套路,时常即兴发挥,太精彩了!”

  教育部门屡发新规,教育顽疾却毫无起色。针对新规旧律,当前中小学教育还形成了多项潜规则,央视曝光了其中八个,称“其积弊之深令人震惊”。一为“免试就近入学”异化为“争相择校”;二是择校费“被自愿”;三是奥数改头换面;四是升学率还在争第一;五是“重点班”改名“创新班”;六是补习班挂名“家长委员会”;七是“你的学生我来教”;八是全日制培训班集体易地补课…

    将主动权交给学生

    主持人:现在很多学校都开设了写字课,但很多语文老师都“无暇顾及”,写字目前在中小学生的学习中到底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地位?

    并不是每个人都像薛奶奶这样想。在开县中学实习的西南大学大三学生郭俊华说,“总能听到类似的说法,上大学最后还不是找不到工作?还不如直接去打工呢。”

    我深感在中国喊喊口号或者写些痛快文章容易,要推进改革就比想象难得多,在教育领域哪怕是一寸的改革,往往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我们这些读书人受惠于社会,现在有些地位,有些发言权,更应当回馈社会。光是批评抱怨不行,还是要了解社会,多做建设性工作。

    记者:高考作为我国社会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事关广大考生和老百姓的切身利益,2010年高考还有150多天,现在每个学校和学生及家长都在“倒计时”,你认为这种做法是否合理?面对大考学生怎样应对,什么样的备考才是最科学的,最有效的?

  

    现在,高考的分数很快就不那么重要了,各种测评结果会进入录取程序之中。

    《绿叶对根的情意》

    这年9月14日,温总理曾希望我就“如何办好大学”这一问题提出建议。半年后, 我在很多同志的帮助下交“卷”。总理在复信中肯定了我们的努力,并指出:“倘有更多的人思考、讨论这个问题,对于办好大学必有益处……对教育的改革和发展,不能停留在议论上了,必须有更多切实可行的措施,必须有更大的作为。”

    我个人认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抓住了三次机遇,实现了三次历史性的跨越。一是1985年,《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推动了中国义务教育的普及和发展;二是1999年,中央做出高等教育大扩招的决定,推进中国高等教育进入了大众化;三是2005年,中央决定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实现中等职业教育的大发展。随着《纲要》的颁布实施,中国教育将迎来更加具有全局性、战略性、深刻性、挑战性的第四次教育大改革、大发展的机遇。这就是建设教育强国的机遇,为当代中国赢得世界强国通行证的机遇。

    王元华:抓一对矛盾,能够贯彻小说始终的一对矛盾,让学生一看,里面有问题,然后想办法解决这对矛盾。我基本上用这种方式来讲课,包括现代文以及诗歌的阅读。

    校园血案,又是校园血案!4月29日上午9时40分,江苏泰兴市泰兴镇中心幼儿园发生恶性伤人事件,一名男子持刀冲入幼儿园,砍伤32人,包括29名幼儿、2名教师、1名保安,其中5人伤势较重,有生命危险。就在前一天,福建南平凶杀案罪犯郑民生刚被执行死刑,随后就发生了广东雷州小学砍人事件。面对频发的校园惨案,我们又该如何保障孩子们的安全?

    2009年,他的博士毕业论文《基于语用学的语文教学模式研究》完成,从理论上构建了基于语用学的语文教学理念模式,并且,在过去的三年中,他在实践中进行了高中语用教学实践模式的实验,取得了初步成功。基于博士论文和新课程以及新课程之前长期的语文教学实践的专著《新课程语文教学的基础应用理论与实践》即将出版。

    分析这些现象,宏观层面是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的二元冲突,中观层面是行政教育体制和学校运行体制的矛盾,微观层面是课程标准导向应该怎么做,是方法重要还是知识本身重要、要能力还是要分数之间的矛盾。这些让办教育者感觉无奈。

    这不是我们的考试中的好传统,纵然是为人们诟病的科举考试,也不是这种搞法。我在网上有幸看到清朝最后一次科举试题的试题,第一场考史论5篇:“周唐外重内轻,秦魏外轻内重各有得论”;“贾谊五饵三表之说,班固讥其疏,然秦穆尝用之以霸西戎,中行说亦以戒单于,其说未尝不效论”;“诸葛亮无申商之心而用其术,王安石用申商之实而讳其名论”;“裴度奏宰相宜招延四方贤才与参谋请于私第见客论”;“北宋结金以图燕赵,南宋助元以攻蔡论”。

    “现代社会要求孩子们自信,自强,勇于争取。这些课文已经滞后了。”吕栋说。

    欣赏于台上同学的思维敏捷,敬佩于台下同学的勇敢质疑。所有的才思在此时聚集融会,每个人的思路如大道般不断延伸交汇。这是生命的狂欢,这是知识的超市。这就是我们的课堂!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新概念作文降温,正说明功利主义的应试教育有多厉害。如果取消“奥数加分”,中小学教育马上也要太平一些的,你信不信?但是好多产业也垮台。在取消“奥数加分”后继续学的,才是真正热爱数学的有用人才。“新概念”作为一种发展个性自由的作文是有作用的。当年新概念出了韩寒、郭敬明,两个人都成了不同人群的偶像,特别是韩寒,十年来进步很大,对问题有独立见解;郭敬明商业上很成功。但这是个案,孤立的,没有太大价值。总的来说,新概念写作对于拓展学生作文的空间,是有好处的,但如果以此作为大规模的高考作文改革模式,是不可能的,也不好操作。

    语文特级教师金志浩说,诗歌相对议论文、记叙文等体裁,语言更精炼,修辞手法运用更广泛,甚至还可能出现古文中的晦涩词语,更难“品味”。而且诗歌极富个性化,含蓄又带意象,不像其他文体更具针对性,不好判断。再者,诗歌种类繁多,以新诗为例,既有汪国真的直白诗,又有舒婷的朦胧派,这些不同风格的诗歌很难用一种评分标准做出相对公允的评价。

    就此官方版高考改革方案,笔者注意到,民众普遍关注公平问题,即当考试次数增多、自主招生更广泛推进之时,能否确保考试和录取过程中的公平公正。公众的担忧是显而易见的:今年春夏以来媒体披露的各地层出不穷的高考加分丑闻、考场舞弊事件等,一次次敲打着民众的神经。

    我们一定要把改革创新作为教育事业发展的强大动力。今天教育事业的良好局面是改革开放的成果,解决当前教育发展面临的问题仍需要改革创新。要尊重教育发展规律,尊重基层的首创精神,找准制约教育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解放思想,大胆探索。要推进教育理论创新、制度创新和实践创新,构建充满活力、富有效率、更加开放的教育体制和运行机制。要创新人才培养模式,深化教育教学和考试评价制度改革,培养造就更多的拔尖创新人才。要推动办学体制改革,形成公办教育和民办教育共同发展格局,拓宽教育资源供给渠道。为满足群众多样化的学习和发展需要,我们要探索构建教育立交桥,形成各级各类教育有效衔接、相互贯通的机制。提升中国教育的水平,需要从世界各国先进的教育理念和经验中吸取营养,要开展多层次、宽领域的国际教育交流合作,引进优质教育资源,丰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的内涵。

    富春山居图 元 黄公望 绢本长卷

    袁振国:我们不要对教师赋予太多的功能,教师就是教他面对的学生,我们希望教师有更广泛的影响,不仅影响具体教的学生,影响他的班级,还要有丰富的经验、深刻的思想,能够著书立说影响他人,也就是要成为教育家。在每个工作岗位上,教师首先要做到自己思想不断的更新,对人、对教育、对社会不断加强理解,能够不断转变自己的教育方式。如果全国一千二百万教师的教育行为方式能够不断改进,我们的教育一定会发生根本改观。因此,首先要从自己做起,之后整体效益就出来了。而且,不仅局限于此,现在教师的发展可以有很多形式,例如建立学习型组织。教师之间不是孤军奋战,不是单打独斗,要形成相互沟通、相互交流、相互启发、相互支持的学习型团体。在这个团体中,大家共同讨论学生,讨论教育问题,讨论工作感受,对工作的改进发表自己的意见。教师的学习型组织非常重要,这就需要校长来帮助教师,促进教师形成学习型组织。现在,诸如邀请专家来给教师培训等措施,都比不上教师自身学习型组织的建立,这对于教师的自身发展是最基本的,也是最关键的。

    这正是公众最想尽早知道的答案。

    会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教育部联合表彰了500个“全国教育系统先进集体”,831名“全国模范教师”和“全国教育系统先进工作者”。教育部还表彰了2014名“全国优秀教师”和“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授予651项教改项目“第六届高等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奖”,授予100名高校教师“第五届高等学校教学名师奖”。

  教育部在今年年度工作要点中表示,今年要促进全国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比例4%目标的实现。2006年,全国人大审议通过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纲要》,其中规定,“逐步使财政性教育经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达到4%”。今年是实施十一五规划的最后一年,也是实现这一具有法律约束力目标的最后一年。(《新京报》2月21日)

    那为什么我们自己的母语教育会被渐渐地边缘化呢?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在两位大儒的履历中,有着太多的不同,又有着数不清的相似,以学问报效祖国则是他们不约而同的人生目标,这是他们勤勉治学、勤谨做人的动力所在。“无论是作为一个普通公民,还是作为一名学者,第一位的是要爱国。”这句话是任继愈的“口头禅”。“平生爱国,不甘后人,即使把我烧成灰,我也是爱国的!”这是缠绵病榻的季羡林的铮铮话语。

    这样的运用“三论”指导语文教改的理论与经验缺乏科学性,语文教师们头脑里接下来的只有子系统、子子系统之类看似新颖实则毫无价值的概念与名词术语,把语文教学引向做表面文章,搞花架子的歪路上去!

    民为贵,人为本,大灾面前,灾情就是动员令和集结令。从国家领导人到各地各部门再到每一个普通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青海玉树,都在以各自的行动去呵护每一个受到强震伤害的生命。中国大地上,再次涌动着爱的洪流。

    在这样的体制大环境下,教师和学生实际上都是被无奈操作下的受损者,师生之间原本融洽和谐、充满伦理温情的“教学相长”式教育关系,不得不因此蜕变成一种极为简单功利、相互利用的关系———以考试分数为最终载体和目的的赤裸裸的利益交换关系和权力从属关系。显然,如此扭曲异化的师生关系,既非学生所愿,亦非教师所愿,更非教育本身所愿。这正如在医疗卫生领域,医患关系的紧张、“医闹”现象频仍,其实同样既非患者所愿,也非医生所愿,更非医疗卫生本身所愿。

    从“教书匠”做起,需要有一种平和的心态。人的发展是一个文化积淀的过程,任何急于求成的功利思想和行为都不可能达到预期的目标。只有踏踏实实做好“教书匠”,我们的心态才不会那样浮躁,才能静得下来,沉得下去,使自己的每一步迈得厚重而坚实,为高远的理想插上腾飞的翅膀。

    学生的发展是多方面的,并有极大的个别差异性。可是,现存教育从根本上阻碍了学生的全面发展和个性潜能的充分实现。

    “上大学最后还不是找不到工作?还不如直接去打工呢”

   (十)教师受学校委派在校外任课,其工作量计算与校内任课相同。

    专家:不应对语文教育苛求太多

    中国大学的教育体制是高度集权的体制,人们把这种高度集权的体制称作为大一统的体制,也就是大包大揽教育领域一切教育资源和决策与管理权。

    3月2日教育部举行的发布会上,教育部学生司司长王建国表示,高考制度要坚持,但必须改革。他表示,千校一张卷子是不行的。王建国提出两个基本原则:一是高考制度要坚持,因为高考是国家保障社会公平的一项重要制度;二是高考的内容和形式必须要改革,中国要逐步建立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的招生考试的新机制。

    西南联大的成就当然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讨论。但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就是当时的大学基本上还是自治的,是教育家办学和教授治学。教育家办学,西南联大由近代著名教育家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北京大学校长蒋梦麟和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等管理学校。在其教授名单中更有吴大猷、周培源、梁思成、金岳霖、陈省身、闻一多、钱穆、钱钟书、费孝通、朱光潜等等一大批著名学者。当时,蒋介石政权也是高度专制的,派特务到学校或者在学校培养特务,使用各种方法来控制学校的政治倾向。闻一多先生就是因为关心政治而被蒋介石的特务杀害。不过,政权还没有对学校的控制制度正式化,除了不容许学生关怀政治之外,学校还是教育家来办的,学还是教授来治的。这一点很重要,一旦失去学校的自治性,无论是人才培养,还是知识创新,都会无从谈起。

    汉字大体来源于两个系统:一是刻画系统,一是图画系统。以图画系统为主,刻画系统为辅。

    关于作文材料,我在平时的训练中曾着重向学生强调了以下几个关键词:一是积累,二是个性化,三是多角度转换(即一材用于多主题、多话题)。多积累是基础,个性化是筛选归纳,多角度转换是应用训练。一言以蔽之,在积累的基础上选择自己感兴趣并理解深透的材料进行多角度的训练是解决作文材料匮乏的好方法。

    温家宝说,我曾经看过朱光潜老先生举过一个例子,他讲法国著名的作家福楼拜,他和莫泊桑是老朋友,莫泊桑的小说写得很好,我们都读过。特别是短篇,福楼拜是个治学严谨的人,有人说他三个月写一句话。有一次莫泊桑把自己认为一篇很好的作品拿给敬仰的老师去看,福楼拜看了之后就对莫泊桑说,这篇作品只有付之一炬。他的要求是严格的。

    想当年他们在春晚上的《招聘》那个节目也是很搞笑的呢!

    惭愧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