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rinkage

2019年04月25日 12:39

字号 :T|T

    现在全国已获审定通过发行的小学语文教材有12套,初中语文教材有8套。总的来看,这些教材在体现课改精神、落实新课标(实验稿)的理念和目标方面,都做出各自的努力。和课改之前的同类教材比较,现有各种版本的语文教材,都有更加丰富多样的人文内涵,在内容选择和编排方式上也更活泼,都能注意到能以促进学生的发展为中心,注重情境性、趣味性、综合性,练习设计也力求开放、多元,口语教学得到空前的重视,综合性学习成为一个新的亮点。这些都是成绩,凝结着在座的诸位主编和专家的心血,应当充分肯定。

    正因如此,提升教师地位、保障教师待遇成了一项教育基础工程。通过教师法、义务教育法等法律规章,保障教师们的合法权益,为师道尊严撑腰;通过师德教育、标准化管理、专业素养的要求,严把入口关,保证师资水平;更通过不断提高改善教师待遇,释放了尊师重教的国家导向——据2010年国家统计数据显示,全国教育行业平均工资兑现了不低于或高于国家公务员的法律原则规定。

    二、依法治国理念考查

    如果再从城市、县城、乡镇和村屯四个层级进行深入分析可以发现,越是接近基层农村学校,教师父辈职业处在社会中下层和底层的比例越大。城市、县城、乡镇和村屯学校中,教师父亲职业为社会中下层和底层者占总群体的比例分别为61.50%、64.11%、72.46%和72.01%,而教师母亲职业为社会中下层和底层者的占比则分别为77.81%、86.41%、90.04%和90.00%。

    “语文本身不仅是一种工具,更是民族文化的载体,台湾著名学者余光中先生曾说,‘中文乃一切中国人心灵之所托,只要中文长在,必然汉魂不休。’社会各界,尤其是教育界内部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在新媒体时代,语文教育的重要性不是削弱了而是凸显了,语言文字对人文精神的影响不是减少了而是增强了。”北京市朝阳区教研中心特级教师周鸿祥说。

    钟秉林强调:“高考承载的不光是要选拔人才,此外同时还承载着促进社会公正、推动教育公平的重要功能,是农村考生跨越城乡二元对立的主要通道,是社会流动的阶梯。”

    (三)孩子到底要穷养还是富养

    围绕高考产生的违规操作问题屡禁不止,媒体总结有两方面原因:首先是现有处罚措施不到位,违规成本过低;其次是“一考定终身”的高考模式,令公众对成绩的崇拜有增无减。

    优秀传统文化当然要学习,但传统文化果真是治疗当前问题的特效药吗?显然不是。一些贪官污吏在被发现前往往都是“教育家”。他们也会在教育下属时引用爱国爱民清正廉洁的古代名言和典故。而我们的学生争相出国留学,也肯定不是到外国学习中国的优秀传统文化。

    这几年还掀起一股国学热,到处都有国学班,随时可见国学大师。一些老板为了追国学“新潮”,花费数以万计的钱去名校就读国学。他们学到了用易经推算命理,用孙子兵法指导商战……

    在这个绕不开高考的6月,需要相信某种神秘力量的,不仅是皖西山坳里为高考而最后一搏的人们。几天前,一场“中高考祈福法会”在南京古刹鸡鸣寺佛学讲堂神圣举行,有数百名家长和考生上台烧香拜佛,祈福法会也会为他们祈福。

    从去年起,我国的教育改革进入了深水区。教育部及各个地方出台了多项重磅改革措施,在义务教育阶段,“均衡发展”可谓是改革的核心内容。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陈志文相信,在当前反腐形势下,全国统一命题也能最大程度减少舞弊的可能,以保证公平。“如果有二十几套命题,理论上的泄题点有二十几个;但一个命题,理论上只有一个泄题点。”郑州一中数学老师姜丽同意这一观点。她说:“就像各省竞赛、保送等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一样,各省自主命题有更大的违规空间,还是全国统一命题更可信。”

    这位教育部最有个性的前新闻发言人,转到其他岗位后依然使自己成为话题中心,他的博客有着一定的影响力,而且基本不缺席重大事件的评论,甚至被网友冠以“毒舌”称号,他曾多次声称,自己的墓碑上要写上这么一句:这里埋着一个喜欢发言的人。

    面对这种陋习频频的学生,很多老师真的感到无能为力,你要是稍不留意,体罚或者变相体罚一下学生,这些家长就会当着孩子的面,到老师那争吵,到学校甚至教育主管部门投诉。情况属实倒还罢了,很多都是子虚乌有或者是夸大其词的,你给孩子做了什么教育?老爸给我撑腰?其实面对这样的问题,老师也知道错了,好好的交流比发泄更重要,别说孩子在你这样惯着没好处,对于老师来说,大不了以后不管你。

    以前上大学,选个好专业便可高枕无忧。如今,很多人发现,报考了热门专业并不意味着好就业,动画、表演、旅游管理等近年来被广泛追捧的专业也被亮了“红牌”。在校生表示“压力山大”,而考生则揪心地表示是在“下赌注”。

    思想源于思考。只要我们稍加留意一下名师的成长轨迹,就不难发现,勤于思考、乐于思考、善于思考是他们共同的品质,这也是他们实现从“教书匠”到“名师”转化的必由之路。

    挫折教育很有必要

    2000年以后,获得诺贝尔自然科学奖的科学家基本上都是二战后开始上学的青少年。日本二战前和战后,教育原则有着本质的不同,前者把人当作“爱国工具”来培养,后者把人当作“人”来教育,把教育孩子什么是做“人”的德性,放到了第一位。

    社会上有些人担心自主招生会带来新的不公平。因为教育条件限制,农村和偏远地区的学生显然在“整体素质”上可能会差一些,他们参加自主招生的面试也有困难。这可以要求学校在自主招生的名额比例上给农村与偏远地区学生一定的倾斜,以保证公平。事实上有些大学已经在这样做了。还有人担心自主招生会出现“走后门”现象。这只能制定法则,由政府加强监管。其实自主招生有笔试、面试,还要参加高考,几重保险,靠人情因素很难都“闯关”。

    小男孩直挺挺地点了一下头。孙老师摇摇头说:“这不是鞠躬,这只是点头嘛,点头道歉缺乏诚意。”那个男孩愣住了,因为长这么大,他从来不知道鞠躬与点头有什么区别。

    最近几年“喜大普奔”、“不明觉厉”等新怪的网络词,编写组并没有纳入辞典。宋子然认为,纳入辞典的词语必须得遵守起码的汉语构词法。“我们允许年轻人创新,但辞典应该考虑汉语纯洁性,用词应得到社会普遍承认,并且有助于社会交流而非障碍。如果哪天这些新怪词突破了小圈子而广泛流行,再纳入其中也不迟。”

    依照近年来各地体育中考的考情反馈,男女生的长跑和男生的引体向上是最让考生头疼的考试项目。根据2014年教育部颁布的《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2014修订版)》,初三男生1000米的满分成绩为3分40秒,及格成绩为4分55秒;初三女生800米的满分成绩为3分25秒,及格成绩为4分45秒;初三男生引体向上的满分是完成15个,及格分是完成6个。

    而在马知恩看来,“培训的效果最后要通过教学投入、教学效果来体现”。长期以来,评价指标容易解决“干多干少不一样”的问题,却难以解决“干好干坏不一样”的问题。仅计算教师参加培训、研讨会的数量固然是一种指标,但也可能做得很形式。因此,教师的教学效果是最好的体现。

    这其实就是一种利益的博弈。

    现在大家所关注的,主要还是考试科目的变动,以及招生制度的改革,其实非常要紧的,还有考试内容、形式的改革。可能因为改革的措施来势汹涌,人们对此还来不及仔细思考。拿语文高考来说,随着总分的增加,考试的内容、方式会有哪些变化?对教学可能产生什么影响?备考应当朝哪些方面调整?都应当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最近我认真研究教育部相关的意见,以及一些省市的框架方案,认为未来的高考语文除了增加分值,很可能还将朝几个方面做大的改革。

    许结刚出生几个月,父亲被打成“右派”,被送到大连山劳教。一次,开山爆炸后,滚落的山石砸断了父亲的左腿。父亲说:“腿断了,倒欢喜起来。因为让我去看小卖部了,不用去抬石头,我就想,恐怕能够看到家人了。” 父亲1960年回来时,母亲已经去世。母亲走的时候,许结才3岁。此后,许结与父亲相依为命。父亲没有工作,在生活最艰难的时候,就教他们吟诗、写诗,好像生活的困苦被诗稀释了,想不到了,就高兴了。

    国家公务员考试笔试日前结束。从今年的情况看,不论是报考人数还是实际参加考试人数都比去年下降10万人左右。一度万人共挤独木桥的“公务员热”似乎出现了降温迹象。

    中国的高考,是一个荒谬的制度。不仅是选拔方式上的荒谬,而且是人才本身的荒谬。在应试教育的指引下,中国的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被熏陶为一架考试机器。可以缺乏个性,可以性格幽闭,可以知识狭窄,可以口是心非,可以没有公益精神,可以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也,但只要学会一样本领:应试,便一好百好,一俊遮百丑。有什么样的考试,便有什么样的人才,有什么样的人才,便有什么样的国家。中国之未来,不能不令人担忧。

    这类“校闹”事件,近年来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寒门学子自荐上名校 “制度善意”是否可靠?

    ——编者

    诸位都是高材生、是精英。我60年代曾报考复旦,名落孙山。你们都是优秀的人才,如果你们能进入到基础教育,如果你们能担当起来,一步一步,一代一代的改,我想也许我们的教育还是有希望的。

    聚焦五大变化

    记者从多名清华大学、北京大学、武汉大学学生那儿了解到,他们在高考填报志愿时曾受到过学校方面的“引导”和“劝说”,有的学校做出承诺,学生 被清华北大录取后,学校给予学生几万元的现金奖励;有的学校在给部分学生争取加分名额时与学生约定,要求学生在高考取得高分成绩后填报清华北大;有的学 校,“劝说”达不到北大本部和清华分数线的高分考生报考北大医学部,以便在招生宣传上提高学校的清华北大升学率。

    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教师呢?不是所有的师范院校的毕业生都适合成为教师,也不是只有师范院校的毕业生才能成为教师。在我看来,教育学理论固然重要,但仅仅懂得了教育学理论并不意味着一定能够教好书,成为一个好教师。在所有可能影响一个教师是否优秀的因素中,爱孩子应当是首要的一条。一个人如果不喜欢孩子,看见孩子就嫌烦,他(她)怎么可能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孩子身上呢?很可能孩子还会成为他(她)的出气筒和发泄对象。只有爱孩子的人才会喜欢教书,只有喜欢教书,才会想方设法整天琢磨怎样才能使孩子喜欢学习,帮助他(她)们成长进步,也才能体会到作为教师的成就和快乐。

    3、活而不乱

    2007年江苏省的高考作文题是“怀想天空”,考生写道:“屈原向我们走来……他仰望着楚国的天空……

    此外,在大一些的孩子中,还会出现另一种状况。在学校生活中,能具有好的成绩,是所有的孩子都梦寐以求的。但是有很多孩子发现自己不能在成绩方面有突出的表现,他们会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方面,让自己在其他地方,有异于同学的特点,以此来吸引同学的注意,来满足自己的心理平衡。而最轻松就可以获得别人关注的,就是物质的丰厚和金钱的充裕。

    人的成长过程,其实也是一个逐渐熟悉周边事物,了解自身特点的过程。随着孩子身心发育成长,一个孩子对周边环境及相关事务,技能等,由生疏到熟悉,由不会到会,由拙劣到精湛,这个过程,自信心就在逐渐增加。

    15年前,我就见过高考“体育特长生”加分作假的现象。当时有一批学生通过“无线电测向”比赛获得加分资格,其中一位由于该项目成绩“特别优异”而获得“高水平运动员”的资格,竟加了50分,被名校录取。

    《郑州晚报》则更为直白地表示,与其说是批判“衡水中学模式”,不如说是反思我们中国式教育,因为很多学校在效仿,以高升学率作为唯一的追求。

    师德是深厚的知识修养和文化品位的体现。师德需要教育培养,更需要老师自我修养。做一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应该是每一个老师的不懈追求和行为常态。好老师要有“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的奉献精神,自觉坚守精神家园、坚守人格底线,带头弘扬社会主义道德和中华传统美德,以自己的模范行为影响和带动学生。

    那么,高考加分政策到底该不该取消?该如何规范?本期我们约请4位专家直接回应高考加分作假为何屡禁不绝、加分作假究竟会带来哪些危害、高考加分到底该不该取消,如何让高考加分取信于民,发挥应有的作用等问题,以飨读者。

    大隅良典曾经这样形容自己“我不喜欢跟人竞争,我没有自信能赢”。这句话后面的精髓是自知者明,自胜者强,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情并持之以恒,富贵不淫,贫贱不移。这些都和技术无关,与一个人的精神相连,科学和技术的后面是热烈的情绪与敢作敢为的无畏精神,是余勇可贾、负重任走远道的精气神。

    洪明的分析在日前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开展的调查中得到印证。调查显示,有关家庭伦理,尽管93.3%的家长完全认同或基本认同孝敬长辈是家庭德育最重要的内容,但半数以上家长认同家庭中存在“孝敬长辈不足,疼爱孩子有余”的“道德不等式”;在“成才”与“成人”的博弈中,30%的家长担心道德约束会制约孩子的个性,还有超过15%的家长担心做好人会吃亏。有37%的家长感觉到缺少有效方法处理孩子“成才”与“成人”之间的关系。

  很多政策设计初衷是好的,但在执行中容易走样。提高政策透明度与公众参与度,可以消减政策执行可能带来的徇私舞弊问题。

    艺考高烧持续,燃烧的不仅是考生们东奔西走的赶考热情,还有家长们口袋里的银子。石家庄的考生家长吴女士说,自己的孩子报考的是声乐专业,考试时需要钢琴伴奏,仅这一项就投入巨大。

  1留守儿童及流动儿童问题成焦点

    “他们不能无忧无虑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兼职、考虑现实性的东西。”在清华大学社科学院大二学生张嫚看来,不同家庭环境的学生在大学里的表现是有差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