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震分析方法

2019年04月17日 15:22

字号 :T|T

    四是讨论大学语文与大学文化的困扰与新路。面对目前大学语文教学的困境,提出这门课不应负担过重,主要作用就是把学生被应试教育“败坏”了的语文胃口给重新调试过来,然后,让他们用更多的时间去自学。既不能完全顺着中学语文的路子来学习大学语文,必须要有提升;也不能完全放开,不宜讲成一般文学鉴赏或者文化史那种类型的课。

    什么是教师?难道是指那种“叫你干啥就干啥”的人吗?我认识的许多老教师曾经感慨:许多错事不是我们自己要做的,当时只是对问题没有自己的思考,跟得太紧。由于教师直接面对学生教学,也就直接把错误教给了学生,教师虽然不需要直接对民族的不幸负责,但是他的工作价值又在哪里呢?现在教师对学生讲“学贵乎疑”,至多停留在对自然科学知识的学习上,这是很不够的。教师自己应当先学会读书,善于思考。读书也要站直了读,跪着读,和不读书差别不大。

    第三,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现在每个班级学生人数明显偏多(有的班级一个班有70多人),加之多数是独生子女,他们从小受家长过分宠爱,形成固执任性、争强好胜、心理承受能力差的特点,因此教师对学生的教育管理难度增大。一些家庭冲突也肯定影响学生的学习,种种复杂的社会现象如网恋、黄色出版物不断地冲击青少年,在这样的背景下,师生关系紧张 ,教师对学生批评教育导致学生顶撞、辱骂,甚至被殴打的现象时有发生。当学生对教师施暴时,又有谁站出来保护教师的人身安全?个别学生或家长对教师进行人身攻击,少数学校竟为了避免产生负面 影响而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压抑、安抚受害的教师,这无形中滋长了学生的错误,教师的人身安全没有保障,哪能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中去?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近30年的中国作文教学改革史,是一部成绩辉煌的历史,其显著标志是涌现出了许多有影响的作文教学流派。

    今年的流行词是“被”。叶澜在基础教育一线接触了很多教师和校长,发现很多人都有“被改革”的感觉。一说改革,他们回答都是,好啊,你给我办法,给我一个模式,却不动脑筋去想想这是为什么。“他们是被,而不是需要改革。”

    关于作文材料,我在平时的训练中曾着重向学生强调了以下几个关键词:一是积累,二是个性化,三是多角度转换(即一材用于多主题、多话题)。多积累是基础,个性化是筛选归纳,多角度转换是应用训练。一言以蔽之,在积累的基础上选择自己感兴趣并理解深透的材料进行多角度的训练是解决作文材料匮乏的好方法。

    现在我们谈论读经,恢复国学,好像要裹携着今天的所谓“人文教育”,跨越延安传统、“五四”传统,去和清代上溯两千多年古典传统相衔接。这样一种反方向的跨越与追溯,有没有可能?

    笔者曾就此询问过北京的一些一线高中教师,他们认为改革的方向是对的,综合素质评价自2007年高中新课改开始后实施,确实对学生成长有帮助。但老师们又不无担心:一是综合素质测评无法量化,能否在实际中落实是问题;二是在落实的过程中能否得到强有力的制度保障,不至于成为新的权钱交易滋生的土壤。

    阅卷老师说该诗“虽然采用的历史题材,但表达了敬仰、向上的感情,内容并不空洞。”我认为是准确的。在一个“古”风日下的时代,在女明星叫岳飞写歌词笑话百出的时代,能从头至尾用古文完成一篇能够征服阅卷老师的文字,并不容易。徐晋如却反驳称“这首诗就没有真正的情感,思想贫乏。”“我只能说这位学生读毛泽东诗词读得非常熟,有非常精深的老干体诗词功底”。专业的傲慢呼之欲出。“毛泽东诗词读得非常熟,有非常精深的老干体诗词功底”,请问:“毛泽东诗词”怎么了,“非常精深的老干体诗词功底”怎么了?依我看,所谓的《唐诗三百首》,并不是首首都是优秀篇什,除了李杜白比较著名的大诗人的一些精品,但也不乏充数之作。甚至可以这样说:一打的唐朝诗人也抵不上一个毛泽东。叶剑英,陈毅……人家的“老干体”,完全可以“干”过一些唐诗宋词。这些所谓的“专家教授”,对人家评头品足口若悬河,就是口高手低,自己一首象样的诗也写不出来,懂点押韵,懂点平仄,懂点对仗,就是不懂诗。

    

    她说,开学第一天,全班每一个同学都要向老师填表申请学文科还是学理科。之后学生们虽然还是在同一个班上课,但选择文科的学生,理科考试成绩不再要求;选择理科的学生,文科考试成绩不再考核。

    各级政府以经济增长为首要目标,教育财政投入占GDP的比重长期达不到规定的4%,这就形成一方面体制垄断,另一方面投入短缺。随着市场化大潮的掀起,学校为了求生存、求发展,也为了谋取私利,教育成为牟利工具。

    人文教育,必要讲到文化传统。十多年前,海外汉学者曾将我们面对的文化,分成四种传统:(一)由清代上溯周秦的中国古典文化大统;(二)“五四”新文化传统;(三)延安传统;(四)“文化大革命”传统。这四项传统并非平行奏效,任由我们选择,而是一项传统吃掉另一项传统——“文革”传统极端扩大了延安传统,延安传统扭曲变形了“五四”传统,“五四”传统,则深刻颠覆了整个古典传统。换句话说,我们的集体记忆与集体遗传,全都是“文革”传统,连延安传统延安精神,也找不回来了。

    由济南军区“铁军”某部编成的轮式自行迫榴炮方队,在天安门广场接受检阅。随着自行迫榴炮的列装,解放军炮兵的火力构成有了新的变化,打击手段更加灵活多样,战场环境适应能力进一步增强。

    (4)所写内容必须与给定的材料相合。

    在教育的名义下,搞定一切。所有的人都是人质和筹码。

    “由此我想到深圳。作为一个年轻的移民城市,许多写作能力很强的孩子,往往都存在偏科问题,比如15岁的女孩赵荔就和英国的创意大师约翰?霍金斯合作写了一本书,她可以用英文写作;又如年仅16岁的中学生袁博与腾龙堂动漫公司合作,制作深圳首部原创动漫《鸵鸟家族》。”杨宏海认为,将来深圳要出真正的优秀人才,必须要给具有创造性思维的“张冲们”留下更多宽容。

    说到大学生毕业后去“回炉”,很多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IT类培训。在众多的专业培训中,IT类培训最先被大众所熟知,而信息化的飞速发展也为此类职业技能培训创造了巨大的市场。经过数年的发展,IT认证培训从数量和质量上都已经有了一个飞跃,整体上来说,IT培训已经逐步趋于成熟。

    “如果我们对这些内容一个个地作量的分析,最终给它们排出一个序列,一个适合基础教育阶段语文能力培养的合理的序列,那将是功德无量的。”王本华说。

    至于暂时无法体会的,启而不发的,可以先“置之度外”,假以时日再说。最多按照教学要求,引导学生通过字面、文意的揣摩,了解和理解文章的基本意思和主旨即可。至于深刻把握、真切领会、达成共鸣,或击节称赏,或把酒临风,或凭轩泪流,则“来日方长”,有些甚至需要学生用一生去体会,可能在一个谁也想不到的瞬间如醍醐灌顶般豁然顿悟。

    我媳妇,合法的……非法的叫二奶!

    “一个《纲要》不可能对所有的教育问题做出解答,每一个教育的问题也不可能因为一个《纲要》就迎刃而解。在今后的落实过程中,新的问题会不断出现。”参与过《纲要》起草的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副秘书长叶之红说。

    每份试题中大阅读文本的选择是一件慎重的事。多年来,全国卷文学作品的阅读一直选取名家的散文,如全国卷Ⅰ茅盾的《大地山河》(2004年)、冰心的《一日的春光》(2005年)、林清玄的《阳光的香味》(2006年),全国卷Ⅱ孙犁的《老家》(2004年)、茅盾的《海南杂忆》(2007年)、季羡林的《马缨花》(2008年)等。近年来,命题人的选择有所变化,全国卷Ⅰ,2007年、2008年和今年所选散文均为描写大西北的散文:《总想为你唱支歌》、《阳光古道苍凉美》和《彩色的荒漠》。这与国家“西部大开发”的大思路不谋而合。

    但是,从多年来的高考实践看,特别是在全国范围来看,以户口为基础的分省考试、分省录取的高考制度也存在明显的不合理性。由于分省考试、分省录取,导致决定考生是否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机会出现了两个关键因素,一个是显性因素即高考分数,另一个是隐性因素即户口,也就是学生的户籍所在地。据2006年统计,每百万人口中北京市共有高校5所,而四川省和贵州省仅为0.7所。以2006年招生录取率来看,在北京, 1.5 万人中就有1 个人能上北大或清华, 而在山东, 48.4 万人中才有1人能上北大或清华, 机会相差32倍。因此,分省考试、分省录取的高考制度存在严重的教育机会、教育权利不公平现象,而这正是产生高考移民现象的重要原因。

    考查全面。全卷六大题24个小题,涉及考纲中多个考点。像第一大题中就涉及到字音、成语、病句和连贯(排序)。像第二答题中涉及文言实词、虚词、信息筛选、分析概括、文言断句和翻译、评价文章的思想内容、鉴赏文学作品的语言和默写常见的名句名篇等等。像其它大题涉及的考点也很好地体现了这一特征。

    孙绍振认为,游戏情境作文教学只是锻炼写作的一种因素,真正要提高作文水平是许多条件的协从作用。

    课外阅读是一个“老”话题。早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老一辈语文教育家就开始着手研究课外阅读问题,朱自清先生编辑了《经典常谈》一书,他和叶圣陶合作编写了《略读指导举》(叶老写序 1941年)一书,叶老还写了《读些什么书》(1942年),试图解决课外阅读教学教材和指导方法等切要的问题。但是,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这一问题虽然一直在探索,就是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难怪吕叔湘先生反复呼吁: “课外阅读对语文课来说,决不是可有可无的!”

    知识差错

    从基础教育的目标任务来看文理分科

    王宁教授总结说:“有用的字不缺,没有的字不入,罕用的字不禁,这样的字符集才能好用。”

    昨天的大会上,省教育厅厅长沈健指出:学生课业负担过重对少年儿童身心健康造成了危害,不少学生体质下降、患神经衰弱、脊柱弯曲、近视眼等疾病。一些学生在紧张、压抑的心理状态中,缺乏自信心和进取心。在学校和家庭的压力下,一些少年儿童对学习、对学校、对教师、对家长产生了逆反心理,甚至酿成了一些悲剧。沈健还表态说,争取用一年左右的时间严肃治理学校办学不规范行为,确保中小学生课业负担明显下降,不规范办学的现象明显减少,学校管理水平明显提升。在会议上,省教育厅负责人和全省13个地级市的教育局负责人签订责任书,强调教育主管部门、各中小学要做到:严格禁止下达高考、中考升学指标;严格控制学生在校集中教学活动时间;严格执行国家课程计划;严格规范考试和招生管理;严格禁止义务教育办学者的违法行为等“五严”规定。

    第七模块:社会拓展(socialfurtherdevelopment)

    “结构工资”是在公立学校国拨工资之外,由学校自筹资金。至此,中小学“创收”风潮愈演愈烈。校办企业、出租校舍、办小卖部、与大机关共建等纷纷涌现。这个时候,校长就处在了风口浪尖上。“自筹、自筹、校长白了头。”“校长姓‘钱’还是姓‘教’?”一系列问题困扰着王晋堂,他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校办企业办得很艰难,没赚钱,校长聘任老师就没底气,当时的一些风云学校都是那些创收最多的。但后来的实践证明,校办企业对教育是不利的。

    今天我们认识到,个体生命因灾难而完结,不仅是个体和家庭的悲剧,同样也是国家或社会的悲剧。我们再不能任由那些哭到无形的逝者的亲人“或余悲”,而“他人亦已歌”了。尤其是在发生特别重大的灾难时,他人的生命和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相连,和整个国家的命运相连,只有调动国家和民众的所有力量,才能挥去灾难的阴影。

    不过,这种接触的成功要取决于我们要彼此了解,要能够进行开诚布公的对话,彼此进行了解。就像当年美国乒乓球运动员所说的,我们作为人有着共同的向往,但是我们两国又不同。我认为我们两国每个国家都应该勾画出自己要走的路,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它有着博大精深的文化。相对而言,美国是一个年轻的国家,它的文化受到来自许多不同国家移民的影响,而指导我们民主制度文件的影响,我有一个非常简单的向往,代表了一些核心的原则,就是所有的人生来平等,都有着基本的权利,而政府应当反映人们的意志,贸易应该是开放的,信息流通应当是自由的,而法律要保证这个公平。

    正是在这样的追问中,学生的思维被调动起来,处在一种高度紧张和深度开发的状态。常言到“急中生智”,说的正是此理。而教师的教学机智,教师在语文课堂中的必要和重要于此可以看见。

    这是一个锋利、粗糙和惊心动魄的时代,即便回望过去的一年,我们也有太多太多让人感喟甚至潸然泪下的公共话题,不妨以年度热词为例,正龙拍虎、打酱油、躲猫猫、俯卧撑、秋雨含泪、兆山羡鬼、被自杀……哪一个不牵扯出一段让人感到悲凉的时代剪影?至于皮搭肩、嫖处、处女卖淫,哪一件不是血淋淋,像一把把锋利的匕首刺向人心?可以断言,许多热词和新成语必将走进历史,为后人所记忆和使用,但遗憾的是我们所有的作文题没有一个触及了这些惊心动魄的现实。其实,即便像医疗改革、教育改革乃至于凝滞的户籍改革等等宏大叙事,我们同样也看不到高考作文有所涉猎。

    市教科院副院长王纬虹说,我国对高中课程一直并无文理科课之分,只是因为高考方式中实行了文理科分卷考试,中学校为了升学、提高教育效率,才将学生进行分班,并逐渐演化成文理分科的现象。王纬虹认为,过早的将学生进行文理分科,不利与学生的全面发展。

    然而,一些地方由于具有明显的经济优势,不在人才培养上下功夫,而一味走捷径,到处挖人,给那些经济落后地区造成很大损失。这样一种所谓的人才优势是以牺牲整体教育利益为代价的,即便是教育人才很多,也不能说明教育政绩好。

    点评编辑:《创新作文》方东流

    第三,开拓创新,做教育改革发展的推动者。创新是优秀教师最具时代特征的精神品格。希望广大教师增强创新意识,把握教育规律,勇于探索,敢为人先。要按照素质教育的要求,推进课程体系、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改革,坚持启发式教学,加强实践环节,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要建设有特色、高水平的教学团队,形成更加浓厚的争先创新氛围。只有在教学科研一线的改革创新上有更大突破,整个教育事业的改革创新才能有实质性的推动。

    不少高校也在探索尝试打破文理壁垒,清华大学今年更是将选择权放在“进门”时刻:被录取的本科新生将不受文理分科以及所报考专业的限制,在录取过程中可依据自己的兴趣自由选择专业。也就是说:文科考生可以直接进入自己喜爱的理工科专业就读,而理科考生也可以被自己心仪的人文社会科学专业录取。

    新收录

    这是因为,首先,语文是母语文,从婴儿开始学话就已经开始学习了,环境不同,老师不同,知识起点不同,这就很难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知识序列。

    新圩中学的左老师告诉记者,事实上从2004年开始,弃考的现象就有所抬头,当时在他带的毕业班中有20多个弃考。左老师在家访中,他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学生的思想其实要比他想象的成熟。

   (四)教师(含职工)参加由教务科正式排定的监考,每次发给监考津贴10元。

    二、原因何在?——机制使然,势所必然

    挤占公共教育资源

    不久前,《望》周刊发表了一篇深度报道,题为《中小学语文教材60年变迁:从政治挂帅到人性追问》,文章系统梳理了60年来我国中小学语文教材的发展脉络。当中,有几个时间点对语文教材的发展具有重要影响:1951年7月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初级中学语文课本》和1953年经改编出版的语文课本,都强调从各个方面反映人民民主革命的胜利,清除旧社会所用的国文课本里的封建的、买办的、法西斯的思想内容,用革命思想教育下一代;在人民教育出版社于1958年秋编辑出版的初中语文课本中,和鲁迅同时期的名家几乎“集体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反映和歌颂“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的作品,语文教科书几乎成了时事宣传手册;“文革”期间,各地语文课本普遍的选文标准是“以毛主席著作为基本教材,选读“文革”的好文章和革命作品”,这样,各地的语文课本不可避免地充斥着 “语录加批判”式的文字;1978年版小学语文第一册,在三篇政治内涵课文之后,紧接着的五篇课文都是有关科技、自然、社会的内容,并通过简单的内容对学生进行潜移默化的“爱”的教育;2000年发布的初、高中语文教学大纲在爱国主义精神、社会主义思想道德品质之外,特别强调了“努力开拓学生的视野,注意培养创新精神,提高文化品位和审美情趣,发展健康个性,逐步形成健全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