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高考作文

2019年04月08日 13:44

字号 :T|T

    在今天中国的教育观念和教育现实、社会现实里,人们不难看到,由于很多人皆以“上得高校方为贵”,家家“就高不就低”,社会在“唯高是举”,用人“就高不就低”,中小学在走“唯有大学高”的应试升学教育之路。

    朱:我爱我的祖国,我深爱着,深爱着鲜艳的五星红旗

    我们说“五四”还活着,还因为它“活”在至今没有结束的争论中。提到“五四”就必然要说到这一社会运动对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对孔子创立的儒家学派的冲击。这一点,也是后世今人对五四时期文化指向感到疑惑、抱有怀疑、批评的重要方面。如何对待传统文化当然可以作为评判“五四”的一个内容,但笔者以为,这并不是对一个历史事件衡长量短的标尺。“五四”是革故鼎新的运动,是除旧布新的运动,它把矛头指向千年不变的旧道德、旧文化,是这类社会运动的应有之义。当那些吮吸着民脂民膏的独夫民贼、昏庸的王朝、腐败的政府都向一种学说顶礼膜拜时,当一个把大好河山拱手相送给列强的军阀政权在丧权辱国的同时竟然企图用儒学约束国民时,作为叛逆者、救亡者、革新者、爱国者的新文化运动的主将们,作为犹如杜鹃啼血般呼喊着救国的青年来说,他们又怎么可能不对主张旧道德、旧文化以及封建礼教的“孔家店”发起猛烈批判和冲击呢?!如果我们仅仅从传统文化的传承与断裂的角度去看待新文化运动,用今天的生活感受去看待90年前“打倒孔家店”的口号,恐怕就只是一种毫无价值的历史苛求。事实上,五四新文化运动和它的领军人物,对儒学的批判并不是对优秀传统文化的抛弃,而更多的则是对死气沉沉的社会精神状况的担忧与忿懑,是对个性自由与张扬的赞扬与渴望。

    古罗马哲学家西塞罗曾说,信心是抱着足可确信的希望和信赖,奔赴伟大荣誉之路的感情。让我们怀着这样的感情,为完善教育规划纲要而建言献策,并期待纲要在充分的民意表达和利益博弈之后,最终能担当起“国兴之大计,民福之远谋”的重任,能成为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教育蓝图。

    《通用规范汉字表》研制项目从2001年启动,历时8年才得以完成。专家学者们已经充分研究了我国自1955年以来编制的多个原有字表的规范原则,并基本清理了历史遗留的用字规范问题。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发布的字表作为规范标准,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通用语言文字法》发布后所制定的,它具有法律效应。

   (1)工资范围足够大,各档次之间拉开距离;

    鲍鹏山“新说”《水浒》,“新”在站上了今天的时代深度与高度。他的深度在于20多年来,对中国传统文学的不离不弃;他的高度,则在青海湖畔。

    据新华社报道,浙江省人大常委会拟立法有条件放开有偿家教。而此前,《中国青年报》报道,正在征求意见的《山东省义务教育条例(草案)》规定,在职教师不得从事有偿家教和兼职活动。这两则新闻将“在校教师有偿家教”的话题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前几天,看到一篇报道,有一本新书《中国高考状元调查》,书中对恢复高考30年多年来1100多名“高考状元”的研究分析显示:“状元”毕业后职业发展较少出类拔萃,职业成就远低社会预期。“高考状元”不杰出的结论立即引起社会上的热议(千龙网2009年6月12日的《高考状元深度追踪 职业成就远低社会预期》)。所谓热议,很多人(包括专家)是抱着幸灾乐祸的态度的,比如,说这是高分低能的最好证据,有些人(比如,我自己)还抬出古训:小时了了,大时未必好——中国历史上的神童也是几乎无一人成就大事。

    刘邦的识人可见一斑了。这比后辈的诸葛亮还聪明。诸葛亮没有培养出可靠的团队与接班人,事必躬亲,只能鞠躬尽瘁了。而其一旦身死,蜀汉大势也就灰飞湮灭了。

    同时,从教育的整体公平性而言,区域差异、城乡差异能够进一步缩小。今年,84万考生弃考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人们从不同的角度对这一现象进行了解读。需要指出的是,近5年来,每年都有10%的考生因为种种原因 (出国留学、成绩不好、读不起大学等)放弃高考,今年的弃考比例当属正常。但有一点必须重视,弃考的城市(尤其是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考生,许多选择了出国留学;弃考的农村考生,多半因为读不起大学——城乡之间长期存在的教育不公平,并没有弱化,反而有加强的趋势。

    元朝画家黄公望《富春山居图》——

    阅读一般论述类文章。

  请震区同胞相信,13亿兄弟姐妹将在这一刻再一次紧紧相依,温暖并护佑着灾难中的玉树

    作为中央电视台倾力打造的一个精神品牌活动,《感动中国》在过去七年中,向全国观众推出了五十多位人物,其中有徐本禹、丛飞、王顺友、林秀贞、唐山十三兄弟等来自民间的杰出人士,有成龙、濮存昕、刘翔、姚明、张艺谋等光彩耀人的明星,也有钱学森、季羡林、袁隆平、钟南山这样的睿智学者,每个人物身上都有一种让观众感到心灵震撼的精神力量。每年一度的《感动中国》,被誉为“中国人的年度精神史诗”。

    首先,我们来分析教育部出台《中小学班主任工作规定》的目的。教育部出台的班主任工作规定,序言部分说的很清楚,就是“为了进一步加强中小学班主任工作,发挥班主任在中小学教育中的重要作用,保障班主任的合法权益,全面推进素质教育”。可见,保障班主任权益首次提出来了。从保护学生权益到保护班主任工作权益,无论是教育思想还是教育理念,都是一个大的转弯。这个在转弯是否成功,或者有无必要,我们值得商榷。但是我觉得单方面强调“班主任批评人”的权益,从教育人的角度来看,从指导思想上和教育理念上来看是一种倒退,与以人为本,平等、博爱和自由的教育理念是相左的,倒是与以前的体罚式教育思想相暗合。我们虽然不能说班主任批评人权益不能保护,但是教育部出台如此规定,不知道是否与它的上位法进行了很好的衔接?《新规定》中班主任的权益如何保护?班主任权益与学生权益发生冲突的时候,如何权衡双方的权益?新规定显然没有细化的具体规则,很难操作。这样,到实际中,就会出现很多问题。

    为此,我在这里昭告天下:请从我头顶上把“国学大师”的桂冠摘下来。

    在30个受阅装备方队中,唯一涂着城市迷彩的是武警装甲车方队,这也是武警装甲车方队首次在国庆阅兵中亮相。

    策略9:文理科交叉复习

    周泽律师在其文章中说,受教育权作为一项公民基本权利,不可随意剥夺和限制。根据现行法律,只要高级中等教育毕业或者具有同等学力,经考试合格,就具备了接受高等教育的现实条件,实施高等教育的机构就应该为其提供受教育的机会,保证其获得高等教育。他还说,何川洋的民族成分是造假了,但这是其父母所为,而且是其上高中之前的事。当时,何川洋不到14岁,不可能理解父母行为的性质。即使他后来知道父母为自己改了民族成分,在户口簿上已经是少数民族的情况下,要求其在高考填表时再改成汉族也不可能。如果北大可以弃录何川洋,那么,其他大学也同样可以弃录。这样一来,他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何在?

    五、是谁奠定了“孝道”?

    黄玉峰:比如一会儿“一期课改”,一会儿“二期课改”,每一次课改又会提出几串口号,出现一批“专家”,但结果却往往让人越搞越糊涂。

    我去台湾的愿望依旧是那么强烈,因为我认为中华民族5000年的文化,具有强大的震撼力和凝聚力,不要因为50年的政治而丢掉5000年的文化。 

    “那只是他业余时间对中国高等教育现状的一些思索。”马力说,那篇文章,被杨锐贴上了毕业论文的封面,这才被媒体称之为“史上最长毕业论文”。

    那时的学校环境也很“养人”,虽然对青年教师“政治思想教育”控制较紧,但在教学上还是敢放手的。业务上的好多事,校方并不插手,而且没有什么具体的管理措施。信任,就给了我们那一批教师自然发展的机会。

    人+动作+话,人+动作+表情+话,人+动作+心理活动+话。这样的“语段写作公式”实际上是用概括出的文章内容的思维语法或一般思维模式来训练提高学生观察、思维、想像、表达的能力。从主观上看,分格训练法已经注意到写作智能的培养,也有利于推动作文教学的科学化,但是,它关注到的写作智能只是一种表层的语言思维模式,而不是写作思维过程的深层思维操作模型,因此从客观效果来看,也一定程度地限制了学生的思维和创造性。

    同志们想想,这就是我们的字典,这怎么教育孩子?它能有文化吗?

    但是,百年来中国在一波又一波的反传统浪潮中,儒学都首当其冲,成为攻击的最主要目标。儒学式微最直接的后果就是中华民族丧失了自己的民族精神,学到的西方文化及其西学又不能转化为自己的民族精神,结果中国人灵魂四处飘荡,无所归依。同时,由于儒学式微,中国国家的文明属性也逐渐丧失,出现了严复所哀叹的“国性不存,国何以为国”的状况,中国逐渐退变为一个地理国家,而不再是文明国家。怎么办呢?解决的办法就是复兴儒学,通过复兴儒学来重塑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因为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自古以来就体现在儒学中,儒学就是中华民族民族精神最集中的载体。在今后的岁月中,儒学也将再度体现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实现“为生民立命”的历史使命。另外,也只有通过复兴儒学,才能恢复中国的“国性”,因为中国的“国性”自古以来都是儒学赋予的。中国具有了“国性”,就意味着现代中国同古代中国一样,再次成为一个“文明国家”,从而使中国在当今世界以文明划分国家属性的国际交往格局中找到自己的文明定位,实现近来以来无数中国学人追求中国“国性”的愿望,不再被西方人视为“精神分裂的国家”。 因此,中国现在不仅要增强“国力”,更要回归“国性”,因为“国性”才是中国所以成为中国的根本标志。

    对于上世纪40~70年代出生的中国人来说,语文教材更像是一个工具,一个具有鲜明政治色彩的读本。

    社会、学校、家庭都无不要求学生“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希望他们能上大学。在千军万马拥向高考这座“独木桥”时,其结果必然是也只能是优胜劣汰,败多胜少。为了成为胜者,似乎唯一的办法就是,天天做没完没了的作业,学生不敢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这严重影响了学生的心理健康。因为缺乏必要的劳动和体育锻炼,学生的身体健康也受到严重威胁。

    最后王老师总结说,学生写作能力有其发展过程,评价学生作文,要看到这个由低到高、由简单到复杂的过程,不能遵循一个标准随意评判。因此,如果记者提供的文章是高中生写的,可以给比较高的分数,但对小学生绝不打高分。

    该教案由几个模块组成——

    我充分相信,只要上下努力,胡锦涛总书记所说的“努力办好让人民群众满意的教育”的目标一定能实现。 (本报记者姜泓冰整理)

    全社会要弘扬尊师重教的良好风尚。一个国家有没有前途,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个国家重视不重视教育;一个国家重视不重视教育,首先要看教师的社会地位。要注意提高教师特别是中小学教师的待遇。从今年起,在国家财政比较困难的情况下,按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的原则,实行义务教育阶段教师绩效工资制度。中央财政今年已准备120亿,全国计算大概是370亿。这不是简单的涨工资,应该把薪酬待遇和个人工作成效密切挂钩。这是对教师辛勤劳动的尊重。我们要继续发扬中华民族尊师重教的优良传统,不断提高教师的政治地位、社会地位和生活待遇,把广大教师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更好地发挥出来。各级政府都要满腔热忱地支持和关心教育工作,积极改善教师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吸引和鼓励高素质人才从事教育事业,尤其是到基层、农村和边疆地区任教。中小学教师非常重要,有些国家让最优秀的人教小学。要像尊重大学教授一样尊重中小学教师。要大力宣传教育战线的先进事迹,特别是终身从事中小学教育事业的典型,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让尊师重教蔚然成风,让教师成为全社会最受人尊敬、最值得羡慕的职业。

    书目需要多元化

    朱:无论我们从事什么行业,

    主持人:

    四是推进高等学校管理体制和招生制度改革。进一步落实高等学校办学自主权,鼓励高等学校适应就业和经济社会发展需要,调整专业和课程设置,推动高等学校人才培养、科技创新和学术发展紧密结合,激励教师专注于教育,努力建设有特色、高水平大学。创建若干一流大学,培养杰出人才。中央财政要加大对中西部高等教育发展的支持。

    中国古代一位教育家说,学贵知疑。美国学生在答题中,能在看似无疑处生疑,疑中国学生所不疑,疑教师所无疑。学生开始都不吭声,是脑子里有了疑问正在思考。首先,加州打鸟犯法,这道题的真实性存在吗?其次,发现了构成题目的条件与问题有诸多模棱两可的地方:树,单株的还是多株?鸟都有听觉吗?都能飞吗?枪击有声吗?还有几只,指剩在树上、树下的还是树周围的空间?于是引出了课堂上的那一连串幼稚而可笑的提问,在注入式教学看来纯属节外生枝、不以为然的提问,实际上是他们欲扬先抑,每道都关系到答案准确程度。孩子一旦澄清了模糊,便得意地回答出难得推翻的答案:打死的要挂在树上,就剩一只,如果掉下来就一只不剩了。如果未打死的当中,有失去听觉的,一定留在树上;如果是无声猎枪,那胆大的,不会飞跑……他们从简单中演绎出复杂,又从复杂中归纳出简单。

   据了解,关家乡中心校并非平常意义上的学校,而是由原来的乡教育办转换而来,中心校校长就是原来的乡教育办主任。“所以,老师们心甘情愿去送礼捧场,完全是‘权力’在作怪。”署名“冯新”的评论文章认为,校长掌握着老师们的职称晋升、优秀评选、绩效评定等。

    “举秀才,不知书;举孝廉,父别居”,在执行环节,究竟有哪些潜规则,正在侵害着高考加分的公平公正?

    推崇有机食品的郭初阳声称,这些课文中,有一半以上的故事属于严重的“农药超标”。而更让他痛惜的是,“小孩子恰恰都很迷信课本”。

    在科学的领域里人人平等。然而,在中国的学校,老师永远是不可挑战的绝对权威,学习就是模仿,独立思考是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小学作文,春天一定是美丽的,不能是疾病盛行的;中学作文,节日一定是欢庆的,不能是疲惫的;读硕读博,就是跟着导师亦步亦趋。

    《21世纪》:因为学校之间差距的客观存在和应试教育的压力,这些年,不但择校风愈演愈烈,而且应试教育压力逐年下移——不能上重点高中,就无法进入名牌大学;为了进入重点高中,需要进入重点初中的重点班;为了能升入重点初中的重点班,就要在小学胜人一筹,甚至从幼儿园就要开始接受各种培训。清华大学一位老师,他儿子才上幼儿园大班,他已经让他上了奥数班,我问他,你的孩子肯定可以上清华附小、附中,你报这个奥数班干吗?他说我附小没问题,但是不报奥数班就不能考上清华附中的龙班、虎班,那么就很难考入重点高中,不上重点高中,就可能考不上好大学了;上海某出版社的一位副总编辑的女儿要上小学了,他找了一圈,也向别人请教经验,最后他发誓要与应试教育共存亡——你既然不能改变现状,就及早地适应它吧。不然就是不负责任的家长。面对这种情况,家长们感到无比痛心,但又不惜甘做应试教育的帮凶。

    四、持有长期有效身份证的人,其“有效期限”标注为从某年某月某日到“长期”,“长期”是一个过程,不是临界点,没有“到长期”一说。

    征求意见稿提出到2020年,实现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40%,其中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达到20%以上,具有高等教育文化程度的人数将比2009年翻一番。

    温总理的教育之思既是发问,更是要求。本报从温总理讲话中归纳出5个问题,以“五问中国教育”为题,分别约请来自高等教育学校和基础教育学校的5位知名校长,听他们就每一个问题发表真知灼见。同时,还分别采访了5位社会知名人士和学生,从他们的视角,建言献策。希望这些观点能启迪思考,引发深层次探讨,在全社会形成教育共识,共推中国教育改革的前进脚步。

    现代文阅读必考题——文学类文本采用的是散文《上善若水》,作者是“宠辱不惊的传奇作家张笑天”,新浪网称“张笑天的作品着重反映当前社会生活,探索人们的思想、情操、道德、信仰、法制、人性等问题”。原文刊2008年9月《吉林日报》,长约3700字,命题者将其精简为1000余字。但文章主旨切合江苏卷一直秉持的对现代文明的忧思。从高度发达的媒体文化可以把我们“娱乐死”(2005年《波兹曼的诅咒》)到对关中农民勤劳朴素积极乐观生活的无限憧憬和赞美(2006《麦天》);从对无限美好的农耕文明的礼赞和依恋以及对其即将消失的无限惋惜(2007《一幅烟雨牛鹭图》)到对中国农村洋溢着的朴素的人情美、亲情美的讴歌(2008《侯银匠》)……,江苏高考语文卷命题者一路走向2009年,对“原始”“原生态”的呐喊,对“生命之泉”“绿洲”的企盼,依旧是文本贲张的血脉。

  教育部8月底针对教师不敢管学生出台“批评教育权”的新规热议未休,随后不久,《广州日报》的一篇“劝阻学生打架老师被刺身亡”的新闻又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蔡建才老师的悲剧犹如一盏警示灯,再一次提醒我们当前的中国教育出现了不容忽视的问题。那么,中国教育遭遇尴尬的原因究竟出在哪里?

    孙鹏介绍,到西方的幼儿园去考察时,经常能看到这样的情景,老师不是站着也不是坐着而是趴在地上,“这不是在做游戏,而是一条教育原则”,因为成人只有放下身段才能真正和孩子站在同样的高度,才能真正走近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