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中国网

2019年04月02日 23:05

字号 :T|T

    今天中国的各类教育机构看上去很像一个缺乏远大理想的企业。在基础教育领域,对教师的业绩考核标准是学生的考试成绩,所以每一个教师都不得不变成拿着皮鞭的监工,要把学生的最后一丝力气都榨出来以获得好的成绩,这样他(她)才会获得更高的收入。至于什么对学生的长远发展有利,怎样才能培养出优秀的创新性人才,已经不再是教师考虑的问题。这样一来,学生和老师的关系在某些情况下就发生了根本性的异化:不再是师徒关系,而是赤裸裸的利益关系。成绩不好的学生被老师弃之如敝履,因为他(她)们对增加教师收入不但毫无价值,反而是巨大的负担。而成绩优秀的学生对老师也没有感激之情。因为他(她)们既痛恨大规模的重复性训练,也很清楚老师关注自己的功利性原因。因此,难怪学生和家长对教师不再给予尊重和敬畏,因为你和他(她)们没有区别——而原来是有区别的。在高等教育领域,对教师的业绩考核是科研论文的发表数量和引用率,教师当然不会把本科生的教学视为最重要的工作。喜欢做科研的人把精力全部投入到科研上,不喜欢做科研也做不了科研的人把精力全部投入到兼课赚钱上,又怎么可能保证本科教学的质量呢?

    不妨回顾一下广东开平的女生被辱事件。

    无论文章怎么为“体罚”洗白,体罚终究是体罚,孩子是要受皮肉之苦的。我们在【新新家长】社区发起了一场讨论:给老师体罚孩子的权力,作为家长你答应吗?

    2、主要事迹:赵久富,男,60岁,湖北团风镇黄湖移民新村党支部书记。

    6、7月份是毕业季,一批大学生离开了校园。作为一个毕业生,我在整理东西的时候,才知道大部分的东西都是带不走的,最后我只带走了平时常用的玉兰卡和我对大学的所有记忆。

    刘长铭:这样的学校起了一个很坏的导向,这不符合规律,另外还有一些社会培训机构在助推,背后有经济利益的驱动。所以说教育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

    我没有做过更详细的调查,不知道目前在中国的1400多万专任教师中,有多少人是真正喜欢做教师的,有多少人仅仅是以此谋生的,还有多少人是完全不喜欢但不得不去当老师的。我不知道,当师范院校招生时,招生人员有没有问过填报志愿的学生:你喜欢当老师吗?我也不知道,当学校招聘教师时,人事部门有没有问过前来应聘的毕业生:你喜欢当老师吗?

    当时,就有论者指出这种做法的弊端:“拘拘以问题为主,我却有点疑惑,这简直是开学术演讲会、教授批评会和什么问题讨论会,什么学校联合辩论会了,还说什么教授国文?文学本是一种美术,一种技能。中等学校虽不能说研究文学,然而既称中等学校模范文,当然于意思之外,还重修辞……这种不研究,反专门研究问题,——不是不要研究问题,是比较起来,不应重此而轻彼。”〔7〕实际上,当时这种做法,有着深刻的社会文化背景。既然读经不再通行,于是用新观念、新思想、新文化来充实这一空间,它在很大程度上包含了思想启蒙的诉求,即在语文教学中开启民智、培植新知,将语文学科的视野扩大到现实生活层面,让语文学科负载起思想文化重塑乃至国民改造的重任。虽然这样的“新语文”所承载的内容与旧式教育是完全不同的,但在偏重语文学科内容这一点上,其精神是基本一致的,即以一种适宜于时代的“综合”代替了另一种不适宜于时代的“综合”。

    公办学校办学活力不足,始终是困扰基础教育发展的一大难题。建立现代学校制度,激发学校办学活力,离不开体制机制的创新。据媒体报道,成都市武侯区在四川大学附属中学西区学校率先实施“两自一包”改革,将“人权”“财权”“事权”下放给学校,鼓励学校进行改革发展。这样的改革探索值得期待。

    记者了解到,在一个地区,有的县每年都有几个甚至几十个学生考上北大清华,有的县多年来没有或只有很少几个学生能考上北大清华,家长对“北清率”的看重,往往会导致生源跨县流动,甚至有省城生源流向县城。

    学生实际把握了什么?仅仅知道学生原来学了什么还不够,还要了解他们的实际把握情况,这才是他们“起跳”的基点。因此,教师必须以平常教学、作业反馈、检测、访谈及观察等因素为依据,正确估计学生的现实水平。比如英语教学,学了并不代表就把握了,因为缺乏语言运用的环境,有些知识学生很可能很快就还给老师了,所以在刚开学的一段时间里,教授新知识时还得特殊留意温故。同样,学生没学也并不代表不懂。众所周知,现在家长要求孩子学英语的意识和劲头很足,他们很舍得课外投资。因此,一个班可能有一部分孩子早就把握了课上要学的内容。假如教师没有找准这些孩子的最近发展区,他们很可能根本就不想摘你“树上的桃子”。这是对学生最大的浪费,同时也可能会给教师带来信任危机---“我们的老师还远不如我的课外辅导班的老师呢”。

    “北京市打算把高考语文,由150分,提高到180分,反映了母语基础地位的回归,是件大好事。还听说北京的高考作文,打算设计一大一小两篇。我认为这也应该得到充分肯定。”金陵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喻旭初表示,为了适应信息时代的需要可以设置一个情景,让学生写一则微博,字数控制在200字左右。这可以考查学生的概括能力,也可以看出学生语言是否简洁。南师大一位教写作的副教授,也表示对于北京高考方案中作文的改革是赞同的。

    1、颁奖辞:偏见如同夜幕,和大山一直把村庄围困。你来的时候,心里装着使命,衣襟上沾满晨光。像一名战士,在自己的阵地上顽强抵抗。像一位天使,用温暖驱赶绝望。医者之大,不仅治人,更在医心。你让阳光重新照进村庄。

    “读书改变命运”的教育目的不变,“读书无用论”也就不会绝迹。因为在这样的目的下,如果改变了命运那就是有用,否则就是无用。如果实现了由“改变命运”向“改变人本身”的转变,社会上的人都已经是通过读书而改变了自身的读书人,谁还会说“读书无用”呢?

    怎样维护考试招生的公平公正?

    看看,人造工程大学的实施,让学生刚踏入社会,就饱受身份歧视之苦,更严重的是,这种学历歧视加剧了我国基础教育的“名校情结”和焦虑,在某种程度上反过来又影响和制约了中国高等教育的健康可持续发展,这种南辕北辙的行为,又怎能让中国大学进入世界一流大学的行列呢?

    一方面,是城里面的“一位难求”;另一方面,农村学校萎缩等问题,也同样突出。

    虽然其中存在着一种极端情况——因为资源实在太少,即使再怎么努力,也没有机会上清华北大。但不可否认的是,依然有许多出身“寒门”的学生能够凭借“自己的努力”考入名校。

    阅读表达部分试题设计精巧且多样化,从多角度考查考生的英语阅读和表达能力,66、67题考查考生准确把握篇章信息的能力,68、70题考查考生对相关信息进行准确判断并概括归纳的能力,69题考查考生根据语境进行逻辑推理的能力。其中69题的设置尤为巧妙,既有较强的上下文提示和逻辑关系限定,又给考生一定的发挥空间,考生可从多个角度作答。

    不仅阅读题,连作文,也有统一的标准,统一答案。有一年考试,题目是对冰心的一首小诗写评论:

    再加上这些年在中国,许多做母亲的不知道溺爱会害了孩子,让自己孩子永远长不大。比如,在我原来任教的一个大学里,一位中国教授已经三十出头,没有结婚成家。尽管他已经拿到终身教授职位,但还是不成熟,因为到那时,他母亲还是每天跟着他、盯着管着他的一举一动,结果她儿子就没机会长大成人。

    专家:公益一类应严格限制编制管理,公益二类可以放开

  2013年江苏高考作文试题可谓独领风骚。原题是:阅读下面的材料,按照要求作文。

    大学文学教育缺乏什么?

    文综选考模块有删减要注重知识间内在联系和其他学科相比,文科综合中的三个学科变化都不算大。中山市教研室政治、历史、地理教研员称,考试大纲修订对备考不会带来特别大影响,但备考时,要注重知识间的联系。

    第七招,让孩子猜题提升考试注意力。

    如今,杨乃彬已经考上了大学,成为了河北工业大学机电专业的学生。他希望用自己的努力回报父母,回报老师,回报所有帮助他们的人。

    标新立异还是故弄玄虚

    一线教师备课、上课、批改作业,往往负荷很重,可除了这些正常工作之外,还常常要承担诸如组织学生捐款、承办校园晚会,甚至打扫街道、入户检查等额外工作。  

    以前上大学,选个好专业便可高枕无忧。如今,很多人发现,报考了热门专业并不意味着好就业,动画、表演、旅游管理等近年来被广泛追捧的专业也被亮了“红牌”。在校生表示“压力山大”,而考生则揪心地表示是在“下赌注”。

    尽管择校的基因古而有之,但孟母却不曾想象2000多年后的“择校之难,难于上青天”。推优、共建、特长、点招、占坑、子弟、寄宿、直升、随班就读、密选、自选、双拥、定向、条子和私立……林林总总、眼花缭乱的择校之路如同根根细线,将家长绑上小升初的战车,这些线与权力、金钱纠缠在一起,成了择校的灰色地带。

    前些日子,网络上流传一篇文章:《你的背景是这个时代》。它讲述了“你”曾经的失意:要毕业了,可中意的几家金融机构你连简历都没有投进去;女朋友家境优越,在家人的反对下和你分手了。像所有刚刚走上社会要靠自己打拼的年轻人一样,“你”抱怨“官二代”、“富二代”横行,“别人有的是背景,而我有的是背影”。但是,“你”忘记了,“你的背景其实很硬,你的背景就是这个时代”。因为成长在一个处于上升通道的国家,就如同登上了一艘最大的“飞船”,“如果站得远一点,就会发现你的未来与任何人无关,只关乎自己的奋斗”。 

    见到记者时,马敏掰着手指,列出了这样一组数据:全国农村小学由1999年的468527所减少至2012年的155008所,减幅达66.9%;教学点则由165374所减少到2012年的62544所,减幅达62.2%。这组极富动态变化的数据背后,实际上勾勒出了农村教育近几年快速萎缩的历史脉络。其代价是,农村偏远地区学生上学距离过远,交通隐患增加,家庭经济负担加重。

    现在,纷纷扬扬的各种教育改革,都是教学内容改革,或者是课程改革,简称课改,从来不会也不屑关注教育对象,关注人的教育问题。教育主管部门热衷于各种物化的评比,自满于硬件设施的达标,宣扬教育手段的现代化,恰恰忽视了对人的关怀。即便有一些思想品德课程,往往又涂抹太多的意识形态色彩,以一种高蹈的道德宣言取代了基本的“人的教育”。

    中高考加重考查古诗文

    说校方没错,是因为校方和教师签订的聘任合同书中有“就职9年未评职称的老师必须离职”的条款。而且,校方将这一条款写进与教师签订的合同里作为条款也是有政策依据的。1994年,清华出台规定,讲师、副教授在规定时间内学术成果不足以提高职称,应自行走人,即“非升即走”,后来调整为非升即转,为此专门成立人才流动中心。因此,可以认为,校方不再续聘教师的做法不是专门针对哪一个教师的,而是针对所有不符合续聘政策的教师的。

    语文教材必须立足于学生,从学生的语文学习和全面发展出发,系统安排语文教育的内容,使中小学语文教材一体化;协调与统筹教材中语文能力维度之间的关系,形成以“读”为中心,以“写”为出发点,使听、说、读、写融为一体,整体提升学生的语文能力与人文素养。

    西方政治学的核心观念在于多元制衡,而受中华传统文化影响,政治道德上提倡中庸的中国是不是就不存在制衡、平衡了呢?对此,王蒙说:“也有,但不是同时的三四五股势力的制约,而是时间纵轴上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先贤用这句话告诉我们:诚勇,是卓越的前提,是卓越人才最基本的素质。

    【2015年福建省高考作文题出炉!】根据以下三句话,以路为话题,自拟题作文:①世上本没有路;②走错路会发现新的路;③世界上没有走不通的路只有不敢走的路。(记者 钱嘉宜)

    [袁贵仁]:

    还是回到当下的母语教育。

    传统节日不只是民族历史的记忆,更是一种民族意识的载体和时代精神的资源,对于弘扬优秀的民族传统文化,培养现代人的爱国主义意识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都具有特殊意义和效果。爱国主义精神是贯穿中华民族历史最为悠久的文化传统,也是传统节日中最为亮眼的精神内核。清明、端午、中秋、重阳等节日的由来中,都包含了这种爱国思贤的传说故事,也体现出中华民族敬祖尊老的传统美德。

    长期以来,关于高考制度的争议,本质是公平与效率之争。维护大一统的全国统一高考,可有效地维护考试与录取的公平,使得社会阶层之间能有序流动,尤其是身处底层社会的人有机会向上流动,令寒门仍能够保持出“贵子”的希望,从而维护社会公平。从这也可看出,高考制度从来不是单纯的教育制度,也是一项政治制度和文化制度,承担着多种功能。

    每年高考放榜,超级中学因“瓜分”北大清华大部分在本省的录取名额而广受关注,对于超级中学,舆论又爱又恨,爱的是能有这么多学生考进清华北大,证明学校办学牛,而恨的是,这加剧了当地的升学应试竞争,一所或几所超级中学的存在,不是当地基础教育的福音,而是对基础教育生态的严重破坏。但值得注意的是,每年这样的讨论,都草草收场,到了最后,支持超级中学者通常拿出的反击利器是,对于不发达的农村地区学校来说,超级中学给农村孩子考进名校改变命运的机会,何错之有?不发达地区的学校,能像城市学校那样对学生进行素质教育吗?有舆论嘲笑国内超级中学盯着北大、清华,而城市家庭已经把目标对准国外名校,这非但不会让超级中学降温,反而会更让他们来劲:城市学生可以拼爹出国,农村孩子只能靠自己。

    同样,现代信息技术与教学的融合也存在一定障碍。“不同高校针对同一门课程制作了大量的慕课、微课,这就好比当年高校普遍自编教材,导致好的教材得不到推广应用。怎样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和网上优秀资源提高教学质量和效率,目前高校做得并不理想。”马知恩说。

    张女士的担心,得到了上海另一所普通市级示范高中的化学老师米开(化名)的印证。米开告诉记者,新高考方案对一些偏科的理科生尤其不利,确实有一部分理科尖子生家长在考虑送孩子出国念高中,“以前他们可以靠理、化成绩弥补语文的不足,现在确实不行了”。

    以笔者来看,这种质疑并非没有道理。从全国范围看,河北、江苏、山西、河南、江西等省份都曾先后出台政策,严禁普通高中“跨市招生”,但成效似乎并不明显。就河北而言,早在2008年,包括石家庄市一中、二中以及衡水中学等在内的公办省级示范性高中校长郑重承诺:不跨区市招生,200多所公办中学校长还首次签订了《规范招生承诺书》。但是,据报道,2013年该省某重点中学一个高考班110多名学生中,市外生源高达70余名。很显然,有的高中没能履行承诺,而教育主管部门也没有深入追究相应责任。

    “家庭结构完整,并不等于家庭教育完整。不能以增加收入、促进社会经济发展等原因掩盖教育损失,要以经济发展与教育发展双赢的思想解决留守儿童教育问题。”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研究所副研究员洪明分析,“农村留守儿童家庭教育的首要问题是由于空间分离造成了家庭功能性缺失,家庭的监护、保护、教育、榜样等作用弱化,教育生态断裂。有的只是希望通过挣钱改变家庭经济状况,为孩子创造更好的教育条件,但是忽视了家庭自身教育功能。有的属于不负责任,把孩子扔给祖辈照看,逃避家庭教育的责任。有的属于没有家庭教育意识,忽视家庭教育价值。这都属于家庭教育缺失,给孩子的健康成长埋下隐患。”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如何鼓励民间资本进入教育领域成了代表和委员热议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