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仑贝尔大草原

2019年04月08日 13:41

字号 :T|T

    教师是什么?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们需要不停地追问,但就目前而言,不要再用其他职业来比喻教师,也不要给教师太多美丽的光环。无论如何,我们都会承认,在我们每一个人的成长道路上,给我们以深远而重大影响的,除过父母之外,就是敬爱的老师了。教师就是教师,是一个人,是一个专业工作者,是“教”者更是“学”者,是“教”者与“育”者的统一体,是通过与学生对话而不断促进自我反思与发展的人。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两句家喻户晓的名言,是明末清初的爱国主义思想家、著名学者顾炎武提出来的。顾炎武自幼勤学。他6岁启蒙,10岁开始读史书、文学名著。11岁那年,他的祖父要求他读完《资治通鉴》,并告诫说:“现在有的人图省事,只浏览一下《纲目》之类的书便以为万事皆了了,我认为这是不足取的。”这番话使顾炎武领悟到,读书做学问是件老老实实的事,必须认真忠实地对待它。顾炎武勤奋治学,采取了“自督读书”的措施:首先,他给自己规定每天必须读完的卷数;其次,他限定自己每天读完后把所读的书抄写一遍。他读完《资治通鉴》后,一部书就变成了两部书;再次,要求自己每读一本书都要做笔记,写下心得体会。他的一部分读书笔记,后来汇成了著名的《日知录》一书;最后,他在每年春秋两季,都要温习前半年读过的书籍,边默诵,边请人朗读,发现差异,立刻查对。他规定每天这样温课200页,温习不完,决不休息。

    教师或将成为矛盾的焦点

    其中,人力资源包括优秀的教师、学生与管理人员。大学有没有优秀学生,以及他们能否在一流教授的指导下,在人文、科学技术的前沿探索方面或为社会服务方面,以极大的兴趣与好奇心,夜以继日地努力奋斗,是大学能否成为世界一流大学的必要而充分的条件。

    强制性与标准化的后果就是一切都是为了学习,一切个性都要让位于共性,创造力被扼杀。少年强则中国强,试问,一个没有“独立之人格,自由之精神”的“合格人才”如何担任起振兴中华的伟大任务呢?不鼓励发展学生个性,又怎能使民族树立在世界民族之林呢?

    中国当代文学丢了什么?

    在这样的体制大环境下,教师和学生实际上都是被无奈操作下的受损者,师生之间原本融洽和谐、充满伦理温情的“教学相长”式教育关系,不得不因此蜕变成一种极为简单功利、相互利用的关系———以考试分数为最终载体和目的的赤裸裸的利益交换关系和权力从属关系。显然,如此扭曲异化的师生关系,既非学生所愿,亦非教师所愿,更非教育本身所愿。这正如在医疗卫生领域,医患关系的紧张、“医闹”现象频仍,其实同样既非患者所愿,也非医生所愿,更非医疗卫生本身所愿。

    孩子们的时空得到了禁锢

    不难看出,立法者也与普通公众一样,对有偿家教的认识存在争议。其实,有偿家教现象的存在不完全是教育本身的问题,还与社会、现实有着密切联系。只有跳出单一的教育眼光审视,才有可能厘清种种被遮蔽的事实和存在的模糊认识。

    这个时候,我把我的经验感受变成一种研究行为,开始有组织地进行调查研究,即怎样提高大学生的教学效率,让不管出于工作需要,还是有志于从事教育行业的人,都能够真正理解教育、感受教育。经过一定的采访和调查,我发现,大家有一个普遍的感受,公共教学课程内容单一,信息量少,教学效果不好,不能满足学生的需要。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开始改革大学教材,根据大学的实际情况进行教育学改革试验。这个试验把教育学课程大大压缩,相应丰富了其他方面的内容,其中我带头上了一门课,就是“教育新理念”。

    二、育人目标:美国不太重视“基础知识”的学习,极其看重学生“创造力”的培养,因而才会有美国白领不会算10减6等于几貌似“可笑”的事情发生,他们觉得要趁孩子年龄小时抓紧培养创造性思维,而中国教育特别重视所谓的“双基”,重在练“基本功”,不重视对学生创造力和思维能力的培养。美国的学生低分高能,中国的学生高分低能。因而世界500强企业,一般不愿意接收中国学生,在他们看来,中国教育是培养知识的奴仆,而不是在“育人”。

    ——胡适方法。读书的方法,有两个条件:叫一精,二博。一精。从前有“读书三到”的读书法,实在是很好的;不过觉得“三到”有点不够,应该有“四到”,是眼到、口到、心到、手到。眼到,是个个字都要认得。书是集字而成的,要是不能认清,就无所谓读书,也不必求学。口到,前人所谓口到,是把一篇能烂熟地背出来。现在虽然没有人提倡背书,但我们如果遇到诗歌以及有精彩的文章,总要背下来。心到,是要懂得每一句每一字的意思。手到:标点分段、查参考书、做札记。二博,就是什么书都读。所谓“开卷有益”。为什么要博呢?第一,博是为参考。比如我们要读《诗经》,最好先去看一看北大的《歌谣周刊》,便觉《诗经》容易懂。倘先去研究一点社会学、文字学、音韵学、考古学等等以后,去看《诗经》,就比前更懂得多了。倘若研究一点文字学、校勘学、伦理学、心理学、数学、光学以后去看墨子,就能全明白了。大家知道,达尔文研究生物演进的状态的时候,费了三十多年光阴,积了许多材料,但是总想不出一个简单的答案来。偶然读那马尔萨斯的《人口论》,便大悟起来了,了解了那生物演化的原则。所以我们应该多读书,无论什么书都要读,往往一本极平常的书中,埋伏着一个很大的暗示。书读得多,则参考资料多,看一本书,就有许多暗示从书外来。第二,博是为做人。像旗杆似的孤零零地只有一技之艺的人固然不好,但是什么都能说、然而什么都说不精的人也不好,仿佛是一张纸,看去虽大,其实没有什么实质。我们理想中的读书人是又精又博,像金字塔那样,又大、又高、又尖。为学当如埃及塔,要既能博大又能高尖。

  目前正紧张起草中的《中长期国家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对高考改革也有所涉及,并初步提出三个改革方案。三方案各有侧重,共同目标在于“允许学生多次参加考试,多给学生一些机会”,主要是解决考核学生的综合素质和一次考试定终身的问题。

    51岁的朱永新,现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民进中央副主席,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对于教育,朱永新一直不放弃任何机会鼓与呼,并积极推行着“新教育实验”。

    国民教育的普及程度是一个国家现代化基础水平的标志。占世界1/5人口的中国如期实现“两基”目标,是中国教育史上最有标志性的成就,也是世界全民教育的重大突破。据世界银行的计算,1999年中国人均受教育年限为7.11年,世界平均水平为6.66年。

    就在记者采访的当天,任洁给班主任王文田的信,将弃考的人数刷新为5。

    还有一次,俞敏洪带儿子去野外露营,大家搭着帐篷睡了一夜。结果回到家里儿子在床边也搭了个帐篷,天天钻进去睡。有一天,儿子口里突然蹦出了一个让他特别难忘的问题:“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再睡在星星下面?”

    (二)

    此次《通用规范汉字表》恢复了51个异体字的使用。恢复使用的异体字主要用于人名、地名,是为了尊重大众用字习惯。一是大家仍在大量使用、禁而不止的人名和地名;二是目前仍要多次使用的历史用字,如“瑷珲条约”中“珲”;三是正字无法替代的。

    15.阿房宫赋杜牧

    [赏读]

    要点:“非兵不利,战不善”用否定句式排除异说,保证了后一分句“弊在赂秦”正面肯定的确凿性。事物之间的联系是复杂的、多方面的,单纯肯定“弊在赂秦”,并未排除“弊在兵不利”等其他因素,论述逻辑性受损。“或曰”句以设问呈疑,代读者提问,而径自作出回答,对论点进行了补充,从而把论述向前推进一步。两个分论点实际上是论证中心论点的两个论据,从“赂者”和“不赂者”正反两方面进行论证,容不得人反驳,加强了中心论点的严密性,增强了事理逻辑性。因为“赂”是主要的,“不赂”是次要的,所以不能颠倒顺序。

    此外,招生所有的过程是也要经过北京大学招生纪检部门来全程监督、全程参与的一个过程。

    目前,我国已有部分高校开始试行自主招生。可惜,还只有70多所,招生名额所占比例太小,最多也只占到5%—15%,对整个高中教育还没有产生根本性影响。

    改革创新要有宽松的环境,特别是舆论界要支持创新,支持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要用挑剔的眼光看待创新,怀疑创新。例如,这次北大招生改革,39所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本来是一种改革创新的尝试,但是媒体炒作得很厉害,而且据说八成人不赞成,这种宣传势头似乎是想把这次改革的尝试扼杀在摇篮里,这种舆论环境很不利于改革创新。我想起鲁迅在80多年以前,1924年在北京师范大学附中的一次讲演,题目叫做“未有天下之前”。 他在演讲中说:“天才并不是自生自长在深林荒野里的怪物,是由可使天才生长的民众产生。”他又说:“在要求天才的产生之前,应该先要求可以使天才生长的民众……譬如想有乔木,想看好花,一定要有好土,没有土就没有花木了,所以土实在较花木还重要。花木非有土不可。”他还批评一些“恶意的批评”,说:“恶意的批评家在嫩苗的地上驰马,那当然是十分快意的事,然而遭殃的是嫩苗——平常的苗和天才的苗。”当时,鲁迅在北师大附中讲演的那一年,钱学森正在该校读书。当时的校长是我国现代教育的创始人林砺儒。钱学森正是在使天才生长的民众中产生出来的。我们的中小学不可能使每个学生都成为天才,但要使天才有生长的土壤。因此,我希望我们大家都来做泥土,培养出美丽的鲜花和参天大树。

    记者:我国教育事业一直有着未来视角,邓小平同志曾提出“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教育总是在“三个面向”中不断反思,从而促成不断的改革,使中国教育不断进步。

    和平岁月忆往事,史海沧茫不亲见。今春南岭雪满天,雪映梅花忠魂骨。

    语文教改理论体系的建立是关键

    某新型地地常规导弹方队接受检阅。这一型常规导弹能够全天候、全方位对多种类目标实施精确打击。

    但是,无论如何,回避现实,回避这个时代苍凉的景物,回避让人沉重的公共事件,回避本应该让考生具有的公民意识、公民担当,刻意地营造一种充满诗意和哲理意味的窠臼,让他们绞尽脑汁地建造华丽的文本,让他们装作优雅,去抒发无病呻吟的叹息,去在风花雪月中撒娇,在装腔作势中编造生活的智慧,这也未免太缺钙、太飘渺了。“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疾于文风浮靡,时人主张文章应言而有物,应贴近现实。诚然,鬻声钓世、淫丽烦滥的文章,贻害不浅,让人“胸中无丘壑,眼底无性情,虽读尽天下书,不能道一句”。

    “这次期中考试,儿子数学考了第20名,错了两道很简单的题。而就在考试前一天,他做了张很难的试卷,却考了全班第二名。”说起男生的学业劣势,家长单女士感触颇深,她认为如今的考试特别强调仔细,导致不少男生在竞争中处于劣势。“除了学业成绩差异外,我还发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学校的少先队大队干部清一色都是女孩。”报童小学陈宏书记坦言,他们还曾经为此专门召开了讨论会,考虑是否要发展男生干部,可经过全校民主选举,“重点保护”的“男代表”还是落选了。“除了女生的学业优势外,她们较男生更自律,因此,得到大多数同学的认可。”

    在现阶段,繁体中文仍在国内社会的不同层面遭到限制。例如正式获承认的招牌或logo字店名等,按规定是应以简体挂出来。但这又碰上一个矛盾﹕当今天强调老字号的翻新,模仿百年老店旧招牌的字体,难道可用简体字?最近前门的全聚德烤鸭店,复古重开,首要宣传噱头就是把当年的创店牌匾从故宫封尘的仓库中挽救出来。这些字,这些历史,都不可能用简体表达。

    二要努力钻研、学为人师。当今时代知识更新换代的周期越来越短,每个人都需要不断学习才能适应工作要求。教师是知识的传播者和创造者,更要不断地用新的知识充实自己。要想给学生一杯水,自己必须先有一桶水。教师只有学而不厌,才能做到诲人不倦。广大教师要崇尚科学精神,严谨笃学,做热爱学习、善于学习和重视学习的楷模。要如饥似渴地学习新知识、新科学、新技能,不断提高教学质量和教书育人的本领。要积极投身教学改革,把最先进的方法、最现代的理念、最宝贵的知识传授给学生。刚才座谈时有的老师提到要给教师创造培训的条件,我完全赞成。要建立包括脱岗轮训、带薪培训的制度,当然要讲求实效,把好事真正办好。

    命题人的思维、视野都很成问题

    这次我们设计了北京奥运会吉祥物“福娃”,有人给我提意见了,说韩美林不时尚。不时尚就是不“日本动漫”,不“美国动漫”,因为我们天天在看他们的动漫。

    这是一个悲剧。这与我们长期以来语文学科的性质和目标定位摇摆不定,与我们语文教育工作者自身在语文学科科学化建设方面付出的努力不够、成效不彰,都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那有老婆逼着自己老公出去花~~

    这是一支敢打必胜的英雄部队。抗美援朝战争中,涌现出了特级英雄黄继光等一大批英雄模范,进入新的历史时期,参加了中外联合军事演习、’98抗洪、神舟飞船搜救等重大任务。

    8.影片将记录今天的阅兵盛况,两部有关国庆阅兵和庆典的纪录影片将在年内推出。1999年的阅兵盛况只是留下的真实记录的VCD碟片,至今我仍然保留着,时不时拿出来欣赏。

    “春秋战国在中国历史上曾被认为是个大变革,它与‘五四’以后的变革相比,简直微不足道。”任继愈说,“西方侵略国家挟其船坚炮利的余威,给中国的经济生活以破坏,连带引起社会生活、政治生活以至家庭生活的变革。”

    五是加强教师队伍建设。从多方面采取措施,吸引优秀人才投身教育事业,鼓励他们终身从教。重点加强农村义务教育学校教师和校长培训,鼓励优秀教师到农村贫困地区从教。加强师德教育,增强教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胡适方法。读书的方法,有两个条件:叫一精,二博。一精。从前有“读书三到”的读书法,实在是很好的;不过觉得“三到”有点不够,应该有“四到”,是眼到、口到、心到、手到。眼到,是个个字都要认得。书是集字而成的,要是不能认清,就无所谓读书,也不必求学。口到,前人所谓口到,是把一篇能烂熟地背出来。现在虽然没有人提倡背书,但我们如果遇到诗歌以及有精彩的文章,总要背下来。心到,是要懂得每一句每一字的意思。手到:标点分段、查参考书、做札记。二博,就是什么书都读。所谓“开卷有益”。为什么要博呢?第一,博是为参考。比如我们要读《诗经》,最好先去看一看北大的《歌谣周刊》,便觉《诗经》容易懂。倘先去研究一点社会学、文字学、音韵学、考古学等等以后,去看《诗经》,就比前更懂得多了。倘若研究一点文字学、校勘学、伦理学、心理学、数学、光学以后去看墨子,就能全明白了。大家知道,达尔文研究生物演进的状态的时候,费了三十多年光阴,积了许多材料,但是总想不出一个简单的答案来。偶然读那马尔萨斯的《人口论》,便大悟起来了,了解了那生物演化的原则。所以我们应该多读书,无论什么书都要读,往往一本极平常的书中,埋伏着一个很大的暗示。书读得多,则参考资料多,看一本书,就有许多暗示从书外来。第二,博是为做人。像旗杆似的孤零零地只有一技之艺的人固然不好,但是什么都能说、然而什么都说不精的人也不好,仿佛是一张纸,看去虽大,其实没有什么实质。我们理想中的读书人是又精又博,像金字塔那样,又大、又高、又尖。为学当如埃及塔,要既能博大又能高尖。

    与余海琼和杨家富比起来,开县中学高三学生任洁的弃考决定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这种教育走到自己的终点了吗?

    著名歌唱家宋祖英日前获“2009中华文化人物”称号。她在央视《艺术人生》中说。而金铁霖对宋祖英的评价则是:“最刻苦的一个学生”。

    上了高中后,我喜欢去学校阅览室看书阅报,在老师眼里,经常“不务正业”,我却越来越感到老师课堂教学的乏味和学校教育的无聊,并认真思考上学受教育的真正意义,深切感到教育“目中无人”,学生只是考试的机器和分数的奴隶。我那颗原本安分的心越来越叛逆。高中的3年、痛苦的3年。终于,没有出乎意料地高考落榜了。在失落迷惘的同时,我也暗自庆幸:终于可以逃出“地狱”去奔向自由王国了——去广东打工、闯荡世界是我当时最迫切的想法,然而,在老父亲的威逼和亲朋好友的苦劝下,我只有硬着头皮踏上返校复读之路。一年不成又复读一年。按往年的录取线,1992年原本可以考上本科,结果当年,为遏制复读现象,给应届生更多上大学机会,湖南省出台土政策,开全国先例,给复读生的录取分数线加分,文科加了28分,我因此只上了一个“收费包分配”的专科(即每年多交2000元学费,其它待遇与正取生相同)。要发放录取通知书了,我辗转几百里,去地级师专问消息,招生办的老师说:交500元押金就可以取录取通知书。我返家借款,只借到200元,看来我今生与大学无缘,铁了心不再复读。借了100多元路费,别无选择南下广东当民工。

    有了真情实感,不等于就有了好文章,如何巧妙的谋篇布局,如何灵活的运用语文学科知识中的方法,则是检验文章是不是写得有章法,是不是好文章的一把尺子。此文从作者考察工作写起,插叙了胡耀邦同志在同一地区考察的回忆,既是文章的主体,也是撰主工作经历中的一个重要侧面。文中写到:“第二天清晨,耀邦同志带着我和中央办公厅几位同事从安顺出发,乘坐面包车,沿着曲折的山路在黔、滇、桂交界处的崇山峻岭中穿行。耀邦同志尽管已年过七旬,但每天都争分夺秒地工作。他边走边调研,甚至把吃饭的时间都用上,每天很晚休息。离开安顺后的几天里,耀邦同志先后听取贵州镇宁、关岭、晴隆、普安、盘县和云南富源、师宗、罗平县的汇报,沿途不断与各族群众交流,了解他们的生产生活情况。他还在罗平县长底乡与苗族、布依族、彝族、汉族群众跳起《民族大团结》舞。2月7日傍晚,耀邦同志风尘仆仆赶到黔西南州首府兴义市,入住在州府低矮破旧的招待所。”看,胡耀邦同志曾经工作的场景真实生动,历历在目。

    5.观沧海(曹操)

    模式化培养不符合教育规律

    教师流动是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