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责任审计报告

2019年04月17日 15:22

字号 :T|T

    小学语文教科书“有毒”。这是语文老师郭初阳的判断。为了支持这一结论,他和他的伙伴们刚刚出具了一份“化验报告”。检查样本,是目前国内广泛使用的人教版、北师大版及苏教版小学语文教材。这三个版本在市场上占据了约80%的份额。

    2.问题探究

    所以我说,我们现在要降低对中学生写作能力的要求。语文教育是一种审美教育,应该把文学性、艺术性放在首位,把阅读能力放在首位,现在我们的问题是我们教会了学生写那些八股的作文,却没有教会学生真正的用自己的脑子读文字作品,一个中学生如果他连鲁迅的小说都看不懂、读不顺,能写作文对他又有什么意义呢?语文教会中学生的应该是文学欣赏力,应该让他们学会读———阅读理解能力,例如:鲁迅、周作人、余华等现当代作家的作品。爱好这些作品,自然会掌握好中文,但是,我们现在恰恰是本末倒置,教了他们太多的写作方法,教了他们太多的支离破碎的语法知识,教了他们肢解范文的方法,例如:中心思想,写作大意等等,却恰恰没有教他们什么是文学,如何读文学作品,怎样用自己真诚的灵魂和生活经验去和作品的描写呼应,去受作品的感染,许多高中毕业生甚至读不了一本电子产品说明书,我看这样的学生,即使有了高中文凭,其实还是文盲。

    虽然从审题上难度并不大,但具体从哪些角度写才算不跑题?张胜老师认为,学生可以从以下五种角度写作:

    我们现在社会政策什么都往学历倾斜,我们公务员必须要什么什么学历,不是博士不行,不是硕士不行,有些是需要的,有些是不需要的。我们现任发改委主任的学历是大专,刚公布时,很多人担心这么一个重要岗位,学历这么低大家会不会有什么反应?结果没想到社会上一片叫好。这说明什么?说明人们对于过于重视学历问题已经有所逆反,这是调整用人政策非常好的时机。

    我在对这个年轻教师的远大报负深表钦佩的同时,又生出些许忧虑和不安。在他的语气中,分明表达了一种对“教书匠”的不屑和鄙视。我无从考证“教书匠”这个称谓的由来,但从时下人们说话的语境中,“教书匠”带有明显的贬义色调,在他们的脑海中,“教书匠”是指那些具有较为熟练的教学技能与丰富的教学经验,但仅以教书为谋生手段,缺乏更深的理论和更高的境界的教师。但我觉得,按照人才培养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来看,研究型教师和专家型教师一定是从广大的“教书匠”队伍中逐步凸现出来的,如果没有前期的积累与铺垫,是很难迈上更高层次的。由此我想,教师,应该从“教书匠”做起。

    分级阅读材料是个复杂的工作。传统的阅读能力准则是建立在对句子、词语和音节的数量分析上的,但我们知道对于不同读者来说,文章的难易程度取决于很多不同的因素,这些因素也正是美国建立分级阅读标准的重要参照因素,这包括:1.书本的长度;2.页面布置和表现形式;3.插图提供信息量的多少;4.概念的复杂和相似程度;5.文本的可预测性;6.重复使用字词的多少。

    学校参与推动暑期阅读

    内容 说明

    在玉树强震中远去的生命,原有着不同的名字,原有着不同的面孔,原有着不同的命运,但是,此刻他们都只有一个名字:中国公民,他们只有一个面孔:尊严,他们只有一个命运:受到国家和民众的深切悼念和至高尊重。

    因此,有专家表示,如果国内欲学习美国的SAT的考试方式,必须要营造一个具有竞争氛围的空间,以利于考核工具的不断提升。

    兔子是历届小动物运动会的短跑冠军,可是不会游泳。一次兔子被狼追到河边,差点被抓住。动物管理局为了小动物的全面发展,将小兔子送进游泳培训班,同班的还有小狗、小龟和小松鼠等。小狗、小龟学会游泳,又多了一种本领,心里很高兴:小兔子和小松鼠花了好长时间都没学会,很苦恼。培训班教练野鸭说:“我两条腿都能游,你们四条腿还不能游?成功的90%来自汗水。加油!呷呷!”

    一直以来的重点校制度是以升学率为主要标志的,它是以牺牲一批没被设定成重点的人为代价的,不仅大大挫伤非重点学校老师和学生的积极性,而且一时间,择校成风,学区房、乱收费、寻租现象、“奥数”暴利、分校分班分层等等不公现象越来越为人们诟病。王晋堂给记者举例说,比如为数众多的学生想进好学校所出现的供大于求,导致在“小学升初中”时,好学校就会提出种种苛刻条件:如连续三年三好学生、奥数考试优胜、文体特长证书等等,有的中学还给小学毕业的学生在双休日办综合班,不仅加重了家长的经济负担,也加重了学生的学业负担。

    在调查中,不少学生表示,综合素质评价存在人为因素,还是分数最显公平,有能力就上,上什么学校,一切以分数说话。

    黄玉峰:而技术主义的教育方式,很容易使有才华的学生变得灰头土脸,使朝气蓬勃的少年郎变成习题的奴隶、考试的奴隶、教辅书的奴隶,甚至成了出版商的奴隶。这样,独立的人格不见了,独立的思想不见了,自由的精神不见了,“人”不见了。

    袁振国:从大的角度来说,讲教育质量也好,教育学生也好,培养人才也好,首先是教师,教师的水平、修养决定了学生发展的程度。我们都做过学生,我们每个人一生中都极大地受到教师的影响,有时候一两个教师会对学生产生终生难忘的影响。那么,这些教师是凭借什么东西打动了学生?根据我们的经验和感受,那就是对人、对教育和对自己的理解。一个好的教师,不是把教师作为一个工作,而是作为一个生命过程、一种事业。在这个过程中,不仅是为了教知识,为了完成工作量,而是要把学生的成长看作自己的使命。如果把教师单纯地理解为教授知识,就比较糟糕。教师是传授知识,但有一点要注意,即教人知识一定要对人了解。

  同事乘车百公里到Z市聆听省内某著名特级教师的高考复习讲座。我知道,该特级教师常在学科杂志上发文介绍高考复习经验,就像许多别的特级教师一样,也是高考题(或中考题)研究专家。这大概是中国式的特级教师的特色吧。取经回来后,同事及时而认真地做了传达,我虽非毕业班教师,也欣然前往恭听,因为我想,特级教师一定会抖出点什么绝招,否则,明年的讲座可能另请高明了,反正,什么老师都缺,就是不缺这类考试研究专家。

    难道有一种叫文字认识的DNA?外形改了,但藏在人类基因中对中国传统文字的熟悉天性,变成一种中国人与生俱来的本能?或者,就称之为民族语言潜意识吧。

    我平常接触最多的就是高考之后或者大学毕业后前往国外留学的人。而在中国孩子留学的目的地中间,美国又是最主要的一个。美国也有类似于高考的考试制度,学生也会面临进入大学之前的考试和选拔,不过对比之下,中国和美国的这一次人生大考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第四,重视和挖掘科学教育的人文意义。科学教育也不必然违背人文精神,关键在于以什么样的指导思想来运用科学技术,来开展科学教育。科学主义与人文精神是对立的,而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却是相通的。我国以往的科学教育,注重了科学知识的传授,但忽视了引导学生去掌握科学方法,更没有注意培养学生正确的科学价值观和科学精神,这是今后科学教育中应该予以改进的地方。此外,我们可以借鉴国外的经验,开设STS课程,把讲授科学知识与了解科学技术的社会运用结合起来。

    1999年《季羡林文集》(24卷)获第四届国家图书奖。

    李镇西获得的“荣誉”很多,“成都市十大优秀青年”、“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2000年被提名为“全国十杰教师”,2007年被评为“十大感动四川年度人物”。不过,20多年来一直身处教育一线的他说,自己最看重的还是“成都市武侯实验中学教师”这一身份。

    45.过零丁洋文天祥

    全国卷2:材料作文 道尔顿发现色盲

    多丽丝?莱辛,英国女作家。1919年10月22日生于出生于伊朗,原姓泰勒。父母是英国人。在莱辛5岁时她全家迁往罗得西亚,此后20余年家境贫困。她15岁(又有说是12―13岁)时因眼疾辍学,在家自修。16岁开始工作,先后当过电话接线员、保姆、速记员等等。她青年时期积极投身反对殖民主义的左翼政治运动,曾一度参加共产党。莱辛曾两次结婚并离异,共有3个孩子。

    一天之中的有效救援,告诉我们,尽管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中国在汶川大地震之后仍然取得了可贵的进步。比如,及时、沉着而有序的救援表明,汶川大地震留下的精神遗产正在转化为一整套有条不紊的抗震救灾的制度性安排,社会主义中国拥有迅速集中全国人力物力抗灾救灾的效率和力量;对任何生命坚决不抛弃,不放弃,举国期待一个又一个生命奇迹的发生;同胞相亲,守望相助,显示了中华民族亘古相传的大善与大爱,这善良与爱,将凝聚全国民心。而汶川曾经留给我们的血的教训、泪的经历、与灾害抗争的经验,也将凝聚成抗御灾害的坚固堤防,护佑生命,改写生离死别的天灾剧本。

    四、我们需要学会写伦理,写出人情之美。需要关注国家、民族、人生、命运,这方面我们还写不好,写不丰满。但是,我们更要努力写出,或许一时完不成而要心向往之的是,写作超越国家、民族、人生、命运,眼光放大到宇宙,追问人性的、精神的东西。

    (5)将化学问题抽象成为数学问题,利用数学工具,通过计算和推理(结合化学知识),解决化学问题的能力。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一首《示儿》表现了陆游一腔爱国之情。他虽病卧床铺,却不忘“铁马冰河入梦来”的沙场;他虽身住茅屋,却有着“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胸襟。他是紫色的,深沉而稳重,满腹豪情,紫色如他,内在而沉稳。

    文学评论家、云南师范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副院长胡彦认为,顾彬对中国当代文学的评价一针见血。“改革开放30年,中国文学也到了总结这30年功过的关口。”

    6. 探索淀粉酶对淀粉和蔗糖的作用

    到学校研究机构和宣传、出版、新闻、文化部等有关单位。

    然而,中国自古以来就落得了一个新事物一来就訾议蜂起的病根。诸多的批判随着新课程的广泛推进亦是风起云涌,诸如“新课程轻视知识”、“新课程太洋,西方观点太多”、“好是好,应该在三十年后搞,太超前了”、“走形式、搞花样,没有实际意义”、“忽略中国的国情,崇洋媚外的劳民伤财”等等等等奇谈怪论严重阻碍了教育改革的进程与步伐,许多地方甚至还出现了“课程改革是做给领导检查时看的”,或者“穿新鞋走老路”的现象。

    在一个国家,权力越是能够成为主宰,决定个人乃至社会的命运,知识、教育以及个人的努力,就越显得微不足道。成为替考的牺牲品后,罗彩霞通过二次高考,好不容易上了大学,却面临被取消教师资格证书等一系列问题;有一个“官爸爸”的王佳俊,却能通过冒名顶替,顺利考上大学、顺利毕业……所谓“天地不仁”,大抵不过此吧!

    3月2日教育部举行的发布会上,教育部学生司司长王建国表示,高考制度要坚持,但必须改革。他表示,千校一张卷子是不行的。王建国提出两个基本原则:一是高考制度要坚持,因为高考是国家保障社会公平的一项重要制度;二是高考的内容和形式必须要改革,中国要逐步建立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的招生考试的新机制。

    中国教育学会会长、纲要素质教育课题调研组组长顾明远表示,扩大优质教育资源、实现教育均衡无疑是解决择校问题最重要的办法。“择校并不是中国特色。”顾明远说,在教育发展过程中,总会有不均衡现象产生,美国、加拿大等教育发达国家也是如此。“只是中国目前择校现象突出,需要缓解。”   

    李元元:钱老的“世纪之问”,我们应更多地理解为他对中国涌现出一批拔尖创新人才的殷切期望,以及赋予我们大学教育工作者的一种重大责任。我们要以百倍的努力来回答好钱老提出的问题。

    不要问我到哪里去, 我的心依着你

    是国际惯例还是制度例外

    在教育的问题上,国家不可能担保一切,学校也不可能承诺一切。受教育者的成长与发展,既需要外在的条件与环境,也需要自身的努力与奋斗。但有一点则是国家必须向公民担保、学校必须向受教育者承诺的,这就是:机会——公平的教育机会!国家有责任采取各种坚决措施,为每个公民提供就学的公平机会,提供就读优质学校的公平机会。学校也有责任探索各种有效方式,为每个受教育者提供充分参与教育过程的公平机会。首先是就学的机会,然后是就读优质学校的机会,最后是充分参与教育过程的机会。这至少是从我国整个国家学校教育系统来看的教育机会公平实践的三部曲。而我国目前的基本状况是,“就学机会公平”的实践目标接近基本实现,“就读优质学校机会公平”的实践行动正在逐步展开,“教育过程参与机会公平”的实践取向得到日益广泛的支持。有鉴于此,笔者以为,善始善终,全面实现“就学机会公平”;趁热打铁,加快推进“就读优质学校机会公平”;大力倡导,积极探索“教育过程参与机会公平”,应成为我国当下教育机会公平实践并行不悖的三项任务。

    再比如实现“两基”——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和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的战略目标。值得提及的是,2001年1月1日,时任国家主席的江泽民,在全国政协新年茶话会上的讲话中庄严宣布:中国如期实现了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和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的战略目标。毋庸讳言,实现“两基”是中国教育史上一个里程碑。从提出到实现,我们所耗费的时间不到20年。1985年,《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首次提出“要有步骤地实施九年义务教育”,1986年颁发的《义务教育法》,则为普及九年义务教育提供了法律保障。

    (3)诵读形式:范读或指名学生诵读,或分段分组集体诵读。让学生在读中疑、读中悟、读中品。

    (1)能把握所学知识的要点和知识之间的内在联系。

    (一)作文题

    其次,叶老对语文教材的注解和练习也表述了十分重要的意见,他说:“我以为作注之事略同于语文教学。吾侪虽优案命笔干编辑室,而意想之中必有一班学生存焉。凡教课之际宜令学生明晓者,注之务期简要明确。……学生所不易明晓者,必巧譬善喻,深入浅出,注而明之。”“语文课令学生学习若干文篇,无非举一隅耳,意盖期学生能以三隅反,……欲臻此境,而我人亦与有责焉。”他又说,练习题要就本课文的内容与形式,抉其至关重要的基本点,俾学生思考之,辨朽之,熟谙之,练习之。“宜通一册之诸课而为安排,宜通六册之诸册而为安排,始可面面俱到,无遗无漏。吾人尚少措意,今后所宜致力也。”

    谈到日前公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征求意见稿),黄玉峰也注意到,这一次的征求意见稿与以往不同,提出将人才培养体制作为教育改革的重点。为此,他倍感高兴:“这说明教育正在回归‘以人为本’的原点! ”

    《21世纪》:为了促进和发展教育公平,在本次规划当中,您和您的团队给出了哪些针对性的政策建议?

    在新中国成立之后、改革开放之前的近30年时间里,中小学语文课堂教学的突出问题便是课堂结构的僵化与雷同。凯洛夫提出的“五环节”(即“组织教学、复习旧课、讲授新课、巩固新课和布置作业”)长期主宰着中小学语文课堂。文学教学过程更是清一色地被划分为三个阶段:一是起始,介绍作家作品、时代背景,解释生字新词;二是阅读和分析,朗读作品,分析人物和情节发展过程;三是结束,概括主题思想,总结写作技巧。时至今日,诸如解题、作者介绍、时代背景、分段、概括段意、归纳中心、分析写作特色,依然是我们几代人对于中小学语文课的共同记忆。因此,致力于课堂革新的第一代名师痛切地感到:变革课堂,必须从打破板结的课堂结构开始。此其一。其二,因为“文革十年”的教学荒废,从整体上说,当时处于教学第一线的语文教师,无论其理论水平、知识功底还是教学能力都相当有限。在这种背景下,为他们提供一种既有理论内涵又极具教学操作性的课堂教学“程序”,不失为一种合乎时宜的现实选择,它有利于效仿、推广与普及。其三,20世纪80年代以后,苏式教育理论的影响逐渐隐退,源自欧美的新的教学理念极大地启发了名师们对于课堂结构的探索思路。比如美国心理学家布鲁纳的“课程结构”理论、斯金纳的“程序教学”理论、巴班斯基的“教学过程最优化”理论、莫扎生的“单元教学”理论都深刻地影响着名师们的教学思想。他们善于用“课堂结构设计”来生动地表达心中的学生观、教学观和文本观。

    如何解决大学生就业难?答案有很多,国家也做了不少努力。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改变认为职业学校不如本科院校的观念。现在有不少企业很缺优秀的蓝领,但是很多学生还是宁愿读三本,也不愿意去职业学校。这种观念急需转变。

    我却悲哀起来。我昨天刚向高二学生第N次鼓吹阅读8部中外名著的重要性,什么滋养人生啊,什么提高个人品位啊,什么提高写作能力啊。我对福建省高考语文推出考查名著阅读的做法一向极力拥戴,甚至认为这可以当作高考改革的一个大方向。只是现在的学生功课紧,腾不出时间“啃”名著,即便余出一点时间,还得“照顾”家里的电视、电脑。更要命的是,如今,他们比谁都讲究实惠,年纪轻轻,许多人已染上严重的市侩气息:读书就为了高考,能得分的学科多学,少得分的学科少学,或者不学,比如语文,差不多就沦落入后一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