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冬对话倪海厦

2019年04月26日 14:58

字号 :T|T

  教师是学校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最根本的资源,“名校要靠名师支撑”已经成为广大学校领导的共识。时下,关于教师的培养与成长是教育界的一个热点话题,广大学校和教师都把研究型教师和专家型教师作为教师发展的不断追求,各级各类教师培训也把提高教师的教科研能力和水平作为一项重要内容来抓。走进学校,走进教师,走进学生,通过深入的调查研究,又使我产生了深深的忧虑。教科研作为教育教学的动力支撑,理应与学校的教育教学实践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但当前的学校教科研似乎有一种好高骛远的倾向,散发着很重的功利色彩。一位颇有才气的年轻教师在和我交谈时说道:“我要不断努力,使自己尽快超越‘教书匠’这一群体,成为一个专家型教师”。

    地区和城乡差距造成教育不公平

    “人们追逐时尚,不是因为它适合自己的气质,而只是因为大家都是如此。”

    当然,我们也必须清醒地意识到第一代语文名师的历史局限性。我们以为,这种局限性至少表现在两个方面。

    曾几何时别的学科都是必要的,母语教育却成了首先要减负的“负担”。作为一个中国人,对持有这种观念和意识的做法,只能唏嘘感叹。一位有识之士指出:“现在很多学生往往以人文知识的缺失为代价来换取专业学科知识的高积累。在专业知识的高墙之上,却面临心灵闭锁、沟通障碍和情感脆弱等人格危机。”不重视人文教育,所带来的后果恐怕还不仅仅如此吧?看看都德《最后一课》中是怎么说的:“亡了国当了奴隶的人民,只要牢牢记住他们的语言,就好像拿着一把打开监狱大门的钥匙。”一个国家、民族的语言,是这个国家民族文化的载体,离开了本民族的语言,就等于抽去了民族文化的脊髓,更何谈传承民族文化的传统?

    对于1020万考生及其家长而言,过去的两三天,是他们十几年来一直为之努力、辛苦准备、满怀期待同时又略带不安和思虑的几天。尽管录取率的不断提高,已让“千军万马挤独木桥”的状况发生了根本改变;“一考定终身”也不再是一些人的唯一选择,但对于大多数考生——尤其是寻常百姓的孩子、身处社会底层的人群而言,高考依然是他们改变自身命运、实现梦想的难得途径。

    学校作为专门的教育场所,其根本职能是培养人的。任何对学校教育的改革,都只能是为了强化这一职能。从社会层面来看,学校正是以其进行着有计划、有目的和有系统的文化传授活动,才在社会分工中获得了独立的地位。然而,从我国教育实践尤其是近些年的教育实践来看,我国的学校教育却走进了误区:把学校办成了一个小社会,办成了一个经济实体,而不仅是一个教育机关。

    “江苏省自1996年在全国率先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后,优质教育资源供给不足及分布不均问题,日益受到关注。此次启动义务教育优质均衡示范区建设,择校等热点难点问题有望明显得到缓解。”省教育厅有关人士解释,公办学校择校生比例低于招生总数的10%,意味着“择校空间”将被大大压缩;而热点高中将不少于2/3的招生指标均衡分配,意味着花大钱上小学、初中,将来未必一定能进热点高中——还是要靠孩子自身的实力,这会让家长们对择校的热情降降温。

    相国曹参的儿子曹窋照惠帝吩咐问曹参为何不理朝政,遭曹参鞭笞二百,就发生在“洗沐日”。

    基础教育是国民教育的基础,是人才培养的基础,是国家竞争力的基础。基础教育在规划纲要中处于非常重要的地位:基础教育是国民教育体系的组成部分,包括学前教育、义务教育和高中教育。  

    “为了维护高考加分公正性和严肃性,有必要对其项目进行一番清理,对先前设置的项目进行论证,该调整的调整,该取消的取消。”周洪宇建议,当前,应从设计、制定、审核高考加分项目入手,清理加分项目,压缩人为操纵的空间。对于体育特长生、艺术特长生和三好学生的加分等质疑颇多的项目,应该逐步取消。“与此同时,对加分的考生名单、加分项目、理由等信息,进行全面公示,由社会进行监督,避免违规加分现象发生。”

    华东师大教育学系教授吴遵民表示,“权势侵入,使高考加分制度变了样、走了形,伤害了社会公平,使孩子的受教育权利变成了成人的游戏。”教育界人士认为,高考加分乱象背后,还形成了加分培训等等一系列的产业链,这在一定程度上会使许多不当行为规模化,更值得忧虑。

    虞烈 西安交通大学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90年前,为“外争国权、内惩国贼”,北京青年学生奋起抗争,掀起一场声势浩大爱国运动。这场运动,拉开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序幕,中国历史由此迈入新的历程。

    1954年,人民教育出版社开始自编中小学全套教材,这套教材于1956年开始使用,是全国通用的第二套中小学教材。这套教材在思想性、科学性以及文字等方面比第一套教材都有显著提高。

    2、评改及时,交流广泛

    “如今大学的育人功能被研究和服务功能严重挤压,成了‘失去灵魂的卓越’。”龚放表示,不少高校过于专注学术研究的卓越,将人才培养这一本质特性和最重要的职能边缘化,不考虑学生的感受和个性发展。“教育要回归‘育人本位’,重树为学生成长和发展服务的理念。”龚放认为,建设和谐的高等教育与和谐的大学,必须将育人放在中心位置。对学生而言,应当自主选择,投身学习并体验探索的乐趣和登顶的喜悦;对教师而言,需要对自身的工作进行重新定位。

    西华大学教务处处长马力否认“毕业论文被枪毙”这一说法。马力同样认为,《中国高等教育十年发展之怪现象》根本就不是论文,因此谈不上被枪毙。

    三要以身作则,行为世范。教育是心灵与心灵的沟通,灵魂与灵魂的交融,人格与人格的对话。不久前有一个学生给我写了一封信,他提到:现在青年学生自杀的很多,小小年纪厌世甚至走上绝路,总理能否在9月1日开学时专门和学生在网上对话,告诉学生要珍惜生命,热爱生活。他所说的事虽然是极个别,但必须引起重视。教师个人的范例对于学生心灵的健康和成长是任何东西都不可能代替的最灿烂的阳光。好的老师是孩子最信任的人,有些话甚至不对父母讲也愿意跟老师讲,老师能帮助他解决思想问题包括实际问题,做到这一点不容易,没有爱心是不可能的。惟有教师人格的高尚,才可能有学生心灵的纯洁。教书者必先强己,育人者必先律己。我们不仅要注重教书,更要注重育人;不仅要注重言传,更要注重身教。广大教师要自觉加强师德修养,坚持以德立身、自尊自律,以自己高尚的情操和良好的思想道德风范教育和感染学生,以自身的人格魅力和卓有成效的工作赢得社会的尊重。

    这是复旦附中特级教师黄玉峰,面对当前基础教育的现状发出的声音。

    看过葛先生那篇博文,只要你仔细一推敲一下,就会发现他玩弄“语文教师教国人撒谎”的噱头,目的是自荐新书——《上海地王》,想通过强调他的“说真话”精神来作为卖点,葛先生为了个人的一己私利,把教中国人撒谎的罪名归为“语文教师”,这样做恐怕不够厚道吧?

    加分是好经,但被念歪了

    而社会各界的不同反应不仅没有帮助邹欢微为她艰难的选择理清思路,反而让她更加无所适从。

    春帆楼上条约订,马关之约逆臣签。大沽台上炮声隆,将士陈尸国门前。

    我们大家都看到,教育部近些年推出了许许多多的教育工程,教育工程就是计划,教育工程越多,教育计划性越强,是典型的计划经济思维在教育战线上的表现。如果说我们经济体制转轨了,可是我们的教育体制依然还停留在集权制的体制。大一统的体制与大学独立自治是对立的。

   教师工作量计算及绩效工资发放办法:

    自我在宝中第一次接触这种全新的课堂模式到现在,已经有一个半学期了,但最初的那种激动仍难以忘怀。它不仅让我们学得更加主动,更加自信,而且让我们变得更爱学习,更会学习。它激发了我们学习的探究欲,调动了我们的思维,提高自我展现的意识,培养团结合作的能力,让我们在各个方面都得到充分发展。我们已习惯大胆地表达自己的见解和看法,同学间的合作交流、鼓励评价也越来越多,老师们在评价我们时增加了鼓励与肯定,极大地调动了我们的积极性。现在的课堂,充满了活力,充满了思维碰撞的火花,这样的课堂,才是值得我们信任的课堂。

    中国丧失了自己的孩子。

    试题材料还处处渗透着人文思想。比如句子仿写的材料来源于学生生活,对象是与自己朝夕相伴且是最亲切的母亲,这能激发学生的感恩之心。散文为《向一棵树鞠躬》,通过写榆树在恶劣环境中的十八年艰难成长,来表现乡村老人十八年不畏艰辛、乐观生活的精神品格。阅读此类文章,对培养学生良好的人生品质具有积极意义。文言文阅读的两篇短文,内容都关乎友情,歌颂了朋友间要言而有信、注重情义的优秀品质,今天读来,仍有很强的现实教育意义。古诗阅读材料选用了宋代曾巩的《城南》,其中诗句“一番桃李花开尽,惟有青青草色齐”颂扬了坚韧不屈的精神品质,发人深省。

    向使六国各爱其地,则胜负之数,存亡之理,当与秦相较,或未易量。

    2.大家都在嘲笑俄罗斯,但我知道俄罗斯将来一定会发达,因为那里的人2天没吃

    汉字连续使用二千多年而不废,它成为中华文化不断发扬光大的载体。汉字必须不断改良,才能继续担负历史重任。

    营造良好的教育和学术氛围。自从上世纪90年代末一些教育主管部门甚至是政府官员提出“教育产业化”的口号以后,由于教育的指导思想和办学方向错误,导致学校行政化、教育政治化、学术商业化,学校行政、勤杂人员比例已接近甚至超过教师、科研人员,不仅极大地增加了办学成本,更为严重的是,学校已完全沦为官场,学校的管理、学术的探讨、教学的实施都已官场化、政治化、商业化,学校被官员操纵,学术向官员低头,教学受官员左右;学术日渐功利化、庸俗化,不论是论文还是科研成果,都已成为逐利敛财的工具,由于创新的成本高、难度大、周期长,而现成的东西来得容易、收益快、成本少、风险低,人们纷纷去抄袭、剽窃、盗版,弄虚作假严重。由于教授、院士终身制,新人难以有出人头地的一天;由于院士的特殊待遇,院士们害怕新人威胁甚至取代自己的地位,千方百计打压新人,扼杀创新。教育部作为国家教育主管部门,对这种现状的产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更应该从法律政策、体制机制、监督管理等方面进行正本清源、兴利除弊、除旧布新,使我国的教育重新走上正轨,营造求真务实、锲而不舍、科学严谨的学术风气。

    启示3:学校发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发展目标也不可能“一劳永逸”,需要不断充实修正。在事业发展进程中,校长要不惧困难,不怕挫折,意志坚定。

    一是我国职业人才缺口较大,市场供需不平衡。进入就业市场的劳动力结构,大致分为三种:一种是具有中专、职高、大专及以上学历,具备一定专业技术的劳动力;然后是初中以上学历,年龄在18~45岁之间的低技能劳动力;再是初中及以下学历,无技能、高龄劳动力。这三种劳动力占市场比例约为30%∶30%∶40%。而目前企业需求量最大的,是第一种,其次是第二种,三种需求的比例约为50%∶40%∶10%。

    倡导教育家办学

    第三部分是布置作业。一是完成教材上的“研讨与练习”第一题和第二题。二是写一段写景的文章,反映观景时的真实心情。这个作业比较简单,也缺乏个性。

    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

    两型首次亮相的国产预警机均系中国空军的最新装备,今年年初接装到位。预警机团所在的空军某航空兵师也是建师57年来首次参加国庆阅兵。

    语文老师蔡玉英说,得知蒋昕捷高考作文得了满分她既高兴又很惊讶,蒋昕捷真是闯出的一匹黑马!因为班上有好几个同学作文都不错,在区里市里作文比赛还得过奖,蒋昕捷却不在其中,但再想想他能得满分也在情理之中,因为他的语言功底是最好的,感悟力也非常强。平时每周都要求大家写一篇随笔,题目不限,蒋昕捷就常常用古白话文写作,非常简练,有的只寥寥数笔,却很有灵气。由于语文功底不错,蒋昕捷在语文上几乎不花工夫,除了平时爱看课外书。学校给高中学生开出了20多部中外名著,他都阅读得非常认真,对古文和章回小说尤其感兴趣。有一次语文课上讲到方苞的《左忠毅公逸事》,老师要求学生上黑板将相关内容编写成对联,蒋昕捷编得最好。《三国演义》中很多描写人物的对联他都能倒背如流。但平时考试他的作文却并不十分突出,尤其是写议论文,总感觉很不顺手,对那些可以自由发挥率性而为的作文则常常一挥而就。这次高考作文,蒋昕捷可以说是扬长避短,发挥出最佳的一面。

    北风卷地白草斩,胡天八月即飞雪。

    教改纲要应把握教育本质

    链接:教师节大事记

    教育部发布的数据显示,自2005年以来,中职就业率一直保持在95%以上,分别是95.6%(2006年)、96.08%(2007年)、95.77%(2008年)。与此相对的是,高等教育毕业生就业率却落后了。数据显示,2008年全国高校毕业生532万人,平均就业率仅为70%,比同期中职就业率低25个百分点。

    试题材料还处处渗透着人文思想。比如句子仿写的材料来源于学生生活,对象是与自己朝夕相伴且是最亲切的母亲,这能激发学生的感恩之心。散文为《向一棵树鞠躬》,通过写榆树在恶劣环境中的十八年艰难成长,来表现乡村老人十八年不畏艰辛、乐观生活的精神品格。阅读此类文章,对培养学生良好的人生品质具有积极意义。文言文阅读的两篇短文,内容都关乎友情,歌颂了朋友间要言而有信、注重情义的优秀品质,今天读来,仍有很强的现实教育意义。古诗阅读材料选用了宋代曾巩的《城南》,其中诗句“一番桃李花开尽,惟有青青草色齐”颂扬了坚韧不屈的精神品质,发人深省。

    数学老师兼班主任钱老师眼中的龚民,有着超越年龄的成熟:课堂上安静而认真,课后经常主动找老师请教。更难得的是,他还懂得为他人着想。

    重庆高考加分造假

    以淘汰制作为主要方式层层筛选出“高分精英”,这是我国义务教育的主导理念。康健前段时间刚去了趟英国,参观他们的学校,发现英国的学生只上半天课,于是很纳闷地问校长,校长回答:“只要学完了规定课程,其余时间完全让学生自主支配,没必要知道他们都干嘛去了。”两种教育理念出现了巨大差异,到底哪种才能培养出真正的精英?

    5、有条件的学校教师还可以带领学生去参观历史博物馆或名楼古刹或古墓碑刻,教会学生辨别墨宝真伪,欣赏其风格特征。让学生从中领略中国汉字、中国书法的艺术魅力,以便他们在学习工作中把书法这种特长发挥得淋漓尽致。

    第二,教育要符合时代发展的要求。我们说教育要面向未来、面向世界、面向现代化,归根到底就是要与时俱进,赶上时代发展的步伐,办出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现代化教育。这就要求我们必须放眼看世界,牢牢把握社会发展和科技进步的潮流,学习和借鉴人类优秀的文明成果。同时,也要深深地懂得中国,结合中国的实际和国情,推进教育改革、优化教学结构、更新教学内容、改进教学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