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科技大学继续教育学院

2019年04月25日 12:44

字号 :T|T

    因而在媒体曝光、舆论谴责之外,一个善意的建言是,相关方面应该藉此掀起一轮排查整治行动。根据12月11日《人民日报》报道,目前大部分独立学院正面临转型,转为脱离公办高校“母体”的纯粹的民办高校,但还有一些学校尚未转型。

    另一项重要的改革则出现在考试科目变化上。

    什么是好的教育?我认为,能够满足家长关于孩子教育需求的教育就是好的教育:能够让孩子养成户外运动的习惯,拥有强健体魄的教育就是好的教育;能够让孩子拥有一颗乐观积极的心灵,勇敢面对生活中种种挫折和不如意的教育就是好的教育;能够让孩子明辨是非,知道做人做事的底线的教育就是好的教育。满足这些简单的 需求并不难,只需要教师有一颗爱孩子的心,把别人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就可以做到。最关键的是,考试招生制度改革要与之相配合并加以引导,使那些接受了良 好教育而不是接受了大规模重复性训练的学生能够进入自己理想的大学。做到了这些,我们在家门口就可以满足对孩子的教育需求,为什么还要把孩子漂洋过海送到 异国他乡去接受“人家的教育”呢?

    校长的观点无疑极具针对性,似乎指明了教育走向卓越的必由之路。一方面,当下的教育无视个体的成长规律,分数的获得和升学率的追求成为教育孜孜以求的“同”,个体人格的完善与健全、个性的张扬与发展则被无情地忽略。另一方面,教育的“不同”多为管理者殚精竭虑致力于学校外在的显性的“形”,诸如晦涩牵强的办学理念,文字游戏的学校愿景,言行不一的办学目标,似曾相识的文化建设,流于形式的课程建构。也许,现实教育中对“大家不同,大家都好”的认识还莫衷一是,但如果不从教育的终极意义——促进人自由而个性的全面发展——去理解“大家不同,大家都好”,仅着眼于学校诸多“形”的不同,教育一定会步入抓“末”放“本”、重“文”轻“质”、刻舟求剑的误区,更将会陷入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的险境。

    3月是申请关键期

    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让乡村教师培训的触角更加多元化。河北计划到2020年,省属高等师范院校全部建立教师教育学院,初步建成政府统筹培养需求、高等学校实施教育工作、中小学校参与实习的教师培养机制;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通过实施“团场学校教育硕士师资培养计划”和“服务期满特岗教师免试攻读教育硕士计划”,提高乡村教师学历层次。

    一位学者说:大自然造人的时候,只造了人的一半,另一半是靠教育。人的本能中有着一种求知的需求,由教育来完成。教育是为了人更完善。

    开设“专班”冲“北清”的高中绝非个别。河南省南阳市某高中“实验班”班主任,曾到过周边省市多所高中交流学习,据他介绍,这些高中也都有类似 培养北大清华“种子选手”的“实验班”。然而,在他看来,培养北大清华的“苗子”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他所在的高中,在2012年考上北大清华人数比较 少,学校面临的社会压力比较大,于是决定在2013年选拔15名学生,也组成一个“实验班”,培养能考上北大清华的学生。

    正如《大学的观念》(《The Idea of a University》)的作者约翰·纽曼(John Henry Newman)所说:“只有教育,才能使一个人对自己的观点和判断有清醒和自觉的认识,只有教育,才能令他阐明观点时有道理,表达时有说服力,鼓动时有力量。教育令他看世界的本来面目,切中要害,解开思绪的乱麻,识破似是而非的诡辩,撇开无关的细节。教育能让人信服地胜任任何职位,驾轻就熟地精通任何学科。”

    3月份至少两次征求意见

  因年龄原因,钟秉林不再担任北京师范大学校长职务。从2001年4月调任北京师范大学校长,到2012年卸任……十二年一个轮回,象牙塔的学子几经更迭,人才辈出;十二年时光,足够懵懂孩童成长为国之栋梁,但在钟秉林的身上,时光却只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他发已花白,但双目炯炯有神,睿智而健谈、深沉而含蓄……

    如果你只进过卖粗糙、劣等货的商店,以为那个就是好东西,那见识、品味就是另一回事。进过精品店,有了这个见识,就曾经沧海难为水了。

    成都市民、学生家长王先生:“就近入学”打消了我为孩子择校的念头

    一位在某县城非重点高中任教的高三年级老师,在谈及她所在高中“清华北大升学率”时显得没有太大兴趣,“考上清华北大都是县一高的,我们学校都是二流的学生,考不上清华北大。”

    越薄弱的地区,教师的工资越要相对高一些

    跟美国教育界一位同行的交流,加深了他的这种忧虑。曹勇军曾问美国佛罗里达大学教师学院教授傅丹灵,“美国中学如何上阅读课”。傅丹灵介绍,美国的九年级学生(高中一年级学生)每周的阅读内容,除了精选的作业(平均每周3~4篇故事和散文)外,还有13个短故事和7个说明性文本。学生在家里阅读,在课堂上讨论,课后还要完成一篇文章。

    比如,各地高考主管部门可以成立专门机构,确定责任主体,发生失误后迅速启动应急预案,第一时间介入;对不同类型的失误应该有一个基本预判,第一时间解决问题,避免层层请示延误处理时机;对于考生所受影响的程度,建立家长、教育部门甚至第三方参与的协商机制,并将处理结果与依据公之于众,避免引发“次生灾害”。

    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

    但线联平透露,最终方案要以经过批准后的正式消息为准。臧铁军表示,是否将提前公布,需要经研究而定,但最迟将公布在下发给考生的高考考生手册中。

    第三是教师职业特性的影响。教师职业的天然优势是每年有两个假期,工作比较稳定,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教育自己的子女,为子女选择较好的学校、班级和老师,是子代向上跃升的中转站。经验观察发现,许多教师的子女都比父代职业的社会阶层要高。为了下一代而当教师是许多人的现实考虑。

    巴金曾对文学下过定义,他说,什么是文学,文学就是让人变得更好,让世界变得更好。我们不妨套用巴老的话说,教育是什么?教育就是要让人变得更好,让世界变得更好!

    去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了《反思教育:向“全球共同核心利益”的理念转变》的报告,提出教育不仅是个人的问题,而且是人类的共同利益和财富,学习也不是个人的事。这是用人文主义精神认识教育的本质。工具主义认为,教育要为诸多方面服务,现在,教育要以人文主义为基础培养人尊重生命、尊重人类尊严、尊重和平,要对人类的持续发展负责。要做一个受学生、家长欢迎和爱戴的好教师,首先要对教育的本质有这样一个认识。

    工程的废除,改变的是一种分配机制一个学生选择大学的时候首先应该考虑的是能否在大学中国获取知识而不是这所大学是不是”985”“211”,同样用人单位在聘用员工的时候首先考量的是应聘人员的能力而不是她是否来自“985”“211”高校。

    因为家长们担心孩子成绩受影响,这项改革自推行起就风波不断:两年里遭遇两次大的反对浪潮,以及一次群体性事件。

    语文课,本质上即阅读课。无论对老师或学生,我的建议都是丰富阅读,并使之成为一件快乐的事。如今的教学,似乎太注重单篇文本的理析和深度挖掘,有“开采过度”和“玩术”之嫌;在命题和答案设计上,“归纳性”“排他性”过强,参与空间小,谈判机会少,阻断了学生的想象和议论。其实,这等于剥夺了学生在阅读理解上的主权。我有许多文章被用于了试题,而我做那些“作者认为”的题目时也颇感痛苦,因为它们缺少谈判空闻。文学的本性是浪漫的、多义的,可它常遭受“物理”“数学”的待遇。

    也有人担心,“综合评价”是否会成为“造假”的温床?在综合素质评价的丰富性和可验证性之间,改革方案作了仔细权衡,进入信息平台的都必须是可验证性高的信息,且有信誉等级制度、公示与举报投诉制度等监管举措予以保障。比如,提供公益劳动的社会机构必须经过筛选和资质认定,相关信息才能被录入到综合素质评价信息平台中;再比如,录入信息管理系统的比赛活动项目和荣誉学生称号等,有着严格的限定。

    我不是教育理论家,我更不是出色的教育实践家,我仅是一名全心全意、踏踏实实想做好我的本职工作的一线教师,在课改的漫漫征程中,我将继续上下求索,只为能在已经选择的三尺讲台上站出我尽力的风采,陪伴一群群花季少年健康快乐地走过他们的青春年华季时少留点遗憾……

    如无必要,勿增实体。社会对于高考的准备应该抱有这样的从容心态。当社会资源的整合、动员与保障考生的正常心态之间形成最佳的平衡,才称得上最好的“为高考服务”。这也有利于整个社会更理性更从容地看待高考。当然,从根本上,我希望高考制度改革的跟进以及青年成长成才道路的多元化,能真正稀释社会之于高考的过度紧张感与过度保护的心态。

    确保女性安全,尤其是女学生的人身安全,自然是学校和社会应当承担的责任和义务。但是,女性成长过程中来自家庭的安全常识辅导和教育也尤其重要。提高女性的自我安全意识和保护意识,还需要家庭与社会协同努力。

    还有些高考作文题的题意不清,缺少必要的规定性。如山东卷题目是乡间有谚语:“丝瓜藤,肉豆须,分不清。”意思是丝瓜的藤蔓与肉豆的茎须一旦纠缠在一起,是很难分辨的。有个小孩想分辨两者的不同,结果把自家庭院里丝瓜和肉豆纠结错综的茎叶都扯断了。父亲看了好笑,就说:“种它们是用来吃的,不是用来分辨的呀!你只要照顾它们长大,摘下瓜和豆来吃就好了。”要求考生根据这则材料来自拟题写作。这道题的毛病是缺少必要的规定性,是提示从生活看结果,还是说探究也需要分类?无论哪个角度都有些牵强,让人无从下手。这是命题的忌讳。

  昨日,由省教育考试院编写的《2015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湖北卷)考试说明》(简称“高考大纲”)新鲜出炉,本报第一时间邀请华师一附中名师进行解读。

    今天市面上能讨价还价的东西很多,也存在不能和没商量的,如一些政府部门的收费、罚款等,还有一些属于垄断行业或特殊行业如医院、殡仪馆等说一不二价格没商量的地方,学校也属于这种没商量的牛逼地方,说多少就是多少,不能讨价还价,丝毫没有回旋余地,家长们只有心怀不满但只能认夘的份儿。价钱学校说了算就说了算吧,你把价格与质量相吻合本不算难事儿,但就是两者背离甚或是严重背离,家长花大价钱买回来的是质量极普通或质量低劣的垃圾货,这才是家长有意见的根本所在。

    “绿色语文”的核心是以人为本,在语文教育的过程中,对学生进行听、说、读、写能力的培养,其实质是使人的智力和潜能得到全面发展,人的精神素质和人生境界全面提高,为学生打下“终身发展的底子”和“精神的底子”,最终促进学生精神的健康成长、个性的健全发展。

    鲁迅先生说:“北大是常为新的,改进的运动的先锋,要使中国向着好的、往上的道路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吹响了全面深化改革的号角,也对深化我国高等教育改革提出了明确要求。现在,关键是把蓝图一步步变为现实。全国高等院校要走在教育改革前列,紧紧围绕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加快构建充满活力、富有效率、更加开放、有利于学校科学发展的体制机制,当好教育改革排头兵。我也希望北京大学通过埋头苦干和改革创新,早日实现几代北大人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梦想。

    浙江制定了《浙江省普通高校招生工作实施意见》,按照规定,高中时,见义勇为和思想政治品德方面有突出事迹,需受到省级及以上的党委、政府表彰,方可加分10分。高考加分名单须经学校、市县、省相关机构的三级审核、三级公示后才能获得相应加分,但今年没有一名考生获得该项加分。

    此外,对于处于教育发展滞后的贫困地区,国家也要求高校为寒门学子开辟了专门通道。比如,清华大学去年扩大了“自强计划”的实施范围,面向832个国家级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及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县的中学招生。

    出国留学使家长多了一种选择

    “探索全国统考减少科目、不分文理科、外语等科目社会化考试一年多考”。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中涉及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的内容,关于“不分文理科”问题,是这样表述的。应该说,这一改革思路顺应了国际教育改革的潮流,那种把物理、化学、生物和历史、地理、政治分别绑在一起,变成一个理综、一个文综的方式,让学生在选择考试时非此即彼的做法应该休矣。

  ]如何科学地评价与选拔,历来是教育改革牵一发动全身的“七寸”所在。从只看“冷冰冰的分”到关注“活生生的人”,一系列凝聚民智与共识的高考改革方案将渐次出台。

    在 国家总督学顾问陶西平看来,学区房热的根本原因还是供需矛盾,优质教学资源供给不足,教育资源的不均衡发展,“解决择校问题的根本路径同样是供给侧改 革。”他认为,促进教育公平,不光是保证入学公平,更要标本兼治,在学校标准化建设、教育预算、师资力量均衡等方面也要直面现实,循序渐进改进,才能真正 促进教育资源均衡。

    梁启栋

    许多朋友一听到自己子女想学历史、文学、艺术,或者心理学、政治学、社会学,就很生气,认为这些“软本事”没任何用,不便于找工作,等等。但是,他们不知道,这些“软本事”恰恰是使一个人更加有意思、有趣味的基础。

    赞成早期教育坚决反对早期训练

    就业问题是系统问题 各有职责

    这不是耸人听闻的话题。一代人的风度深刻影响着一个社会、一个民族的素质,而关于风度的教育,应当是从小、从家庭就开设的课程。

    如果换做我,我不会花那么大的精力去买学区房,当然我也买不起,我会把更多精力放在改善家庭教育上。

    比如考大学多少有一些偶然的因素,差一分没有进这个学校,可是低一分比高一分的水平差多少呢,我们看不出来,但是今天就是这样一个规则。如果说没有考进这个学校,这辈子都完了,这种观点就太过了,完全没有那么严重。我们很多从普通学校出来的学生,后来的发展也非常好,马云也不是顶尖大学毕业的。

    所有大学,几乎没有一个不说自己是以学生为中心、全面育人的。但这个口号已喊了几十年,还在不断重复,其实是因为没做到或者做好!

    农家子女支撑乡村义务教育大厦

    突出才能类:在语言、逻辑、智力、记忆、国学等方面具有特殊天赋或才能的学生。